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宠婚:重生嫡女不入宫》重生嫡女不入宫全文免费阅读 娘受 宠婚:重生嫡女不入宫男妃文

更新时间:2019-10-09 16:02:46

《宠婚:重生嫡女不入宫》重生嫡女不入宫全文免费阅读 娘受 宠婚:重生嫡女不入宫男妃文 已完结

《宠婚:重生嫡女不入宫》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兰初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桑落,殷远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宠婚:重生嫡女不入宫》的小说,是作者兰初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无论是殷纵横还是穆战北,他们在他们直属的军队上,刻下深深的烙印,永不磨灭!这样的军队,除了刻下灵魂的那一人之外,将是谁都无法指挥...展开

《宠婚:重生嫡女不入宫》免费试读

无论是殷纵横还是穆战北,他们在他们直属的军队上,刻下深深的烙印,永不磨灭!这样的军队,除了刻下灵魂的那一人之外,将是谁都无法指挥的。

殷纵横的军队驻扎在京城外十里处,这个距离拿捏的很好。既不会让人觉得皇室是在忌惮殷纵横,不会因为距离太远万一发生事情延误时机,又可以恰当的防备一下殷纵横,有个万一还能有机动时间。

桑落一路策马狂奔,距离军营尚有五里的时候就知道她过来的消息已经传向军营了。远远的看到军营大门,也顺带看到了站在大门口,手持武器警戒着的一列士兵。

“来者何人?”

桑落跳下马,双方的距离只余下五六步,这才停下脚步,视线瞬间锁定最中央的那个中年男人。

中等身材,五官平凡,下巴上有一条狰狞的伤疤。可他就是那么简简单单的站在人群当中,再出色的人,也无法遮掩他的锋芒!

那是一种从血海里厮杀出来的血腥气,是一种踏着白骨走到最后的戾气!

最难得的,是他那双幽深不失锐利的眼底沉淀着的从容和不符合他年纪的干净!这是一个真正的,也是一个没旁门左道心思的,纯粹的军人!

桑落挺直了背,惯有的笑容缓缓消散,抿紧了嘴角,直直的与这男人对视。

中年男人眼底陡然暴起一团精光,倏然上前一步,无形的杀意在瞬间仿佛化为实质,犹如一把出鞘的宝剑一般,势如破竹般的刺向桑落!

桑落脸色微微一白,却被激起骨子里的倔强和不服输的脾Xing。她不但半步不退,反而跟着上前一步,清澈的眸底洇出浅浅的血色,竟是硬顶着这杀意,有心凭借己身力量对抗!

就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那中年男人身上的杀意来的快,去的也快。看着仍然傲然而立的桑落,男人的眼底多了几分好奇。

“殷小姐!”中年男人淡淡颌首,“您来这里可有事?”

桑落背心汗湿一片,闻言也知道自己算是通过这莫名其妙的考验了,又恢复了平日里笑眯眯的样子:“这位大叔,我来找我大哥,他可在?”

男人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并没有因为她的身份而对她另眼相看:“无关人等,若无元帅首肯,不得擅入军营!”尤其是女人!

桑落笑眯眯的掏出早上顺便从殷大元帅那儿顺来的令牌:“来前已经告知爹爹,这是爹爹给的令牌!”

男人虽然觉得有些意外,不过令牌也是做不得假的。至于其他的,他都是没想过这是桑落偷来的。毕竟谁都知道殷大元帅疼爱女儿,可是殷桑落这个废材小姐对殷大元帅却一直都不亲近。要说不惊动大元帅就偷到他的令牌,恐怕那是不可能的。

若是这些人知道桑落现在跟殷大元帅父女关系修复的话,恐怕就不会这么认为了。

既然有了大元帅的令牌,男人也只好带着桑落进了军营。

“殷小姐,军营重地,还请不要擅自走动。万一您出了差池,不好跟元帅交代!”

桑落笑着应声,又反问道:“大叔,您跟我爹爹很熟?”

男人看了她一眼,淡然道:“曾跟在元帅身边当了几年的副将!”

桑落仍然在笑,心头也是微微一惊。

跟在殷大元帅身边当了几年的副将,明显这人至少也是将军级别的。没想到他居然还肯留在殷家的军队里,而没有选择自立门户。

对于这样的人,桑落的确是有敬重的。尤其是她也是部队出身,同为军人,那种喜悦是做不得假的。

她这里喜悦不已,男人——李光——也是暗自意外。他跟殷大元帅很亲近,自然是知道殷桑落是个什么样的人。刚才爆发杀气,一来是看到她的眼神所以就心生试探,二来则是想逼她离开。没想到这位传言中的废物小姐,不但抵挡住了他的杀气,转眼竟然就跟个没事人似的!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个废物?

难道是传言有误?

李光没往深处去想,他原本也不是个喜欢探人隐私的人。

殷远之正在练兵,他与军中另外一名将领各自率兵百人,各自列阵厮杀。桑落眸子轻轻一眯,这些士兵手中拿着的全都是真刀实枪,殷纵横领兵之所以可以百战百胜,跟平日里点点滴滴的训练也是分不开关系的。

桑落跟着李光站在一旁,看着两方厮杀。百人的队伍中三人为一小组,十人为一小队,指挥起来得心应手,上峰的指令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传达到每一个士兵。阵型不断变化,有受伤的会被同伴在第一时间顶替,受伤的则是退出对抗。

半个时辰之后,终于分出胜负,殷远之获胜。

受伤的士兵被送下去包扎,殷远之则是在交代完事情之后走向桑落:“落儿,你怎么来了?”

殷远之比桑落足足高出一个半脑袋,桑落不得不抬头看着他:“大哥许久不曾回府了,我想大哥了,所以过来瞧瞧大哥。”

殷远之微微一怔:“你有心了!”

桑落有点头疼,看来又是个被自己伤透的人。这话说的,太生疏了。

“大哥,这是我亲手做的卤肉,爹爹说很好吃,你尝尝?”桑落厚着脸皮,大言不惭的自夸。

殷远之的眸色有些深沉了下来,深深的看着桑落,半天没吱声。

桑落带着微笑,坦然面对他的审视。

半晌之后,殷远之终于伸手接过:“好!”

停顿了一下,殷远之又开口:“你早些回去,莫要让家里人担心。”

桑落笑着应了一声:“我出门之前跟祖母报备过了,大哥放心就是了。”

殷远之心中微动:“可跟家里其他人说了?”

桑落哪里会不清楚他想要知道什么,乖巧的一一回答:“爹爹被召进宫里了,二哥和三哥一大早就出府了,说是有事情要办。”

殷远之不动声色的看了她一眼,见她的确没有再说话的意思,哪里还会不明白她的意思。

想起前些时日殷宁之跟他说的那些关于桑落的事情,殷远之也有些迟疑了。看来是真的跟小李氏生分了,出门都不曾告知。

难道落儿伤了一次,当真Xing情大改?

殷远之目光复杂的看着桑落,不知道是不是能再信她一次!最疼爱的妹妹变得不可理喻,且跟他们父子关系恶劣,殷远之心中一直是难受的。可是,他也害怕桑落还会变成以前那样,刁钻跋扈。

“大哥,那我就先回府了!要是吃着好吃,下次我再给大哥送来!”殷家大哥跟二哥那个妹控不同,好感度不是那么好刷,桑落觉得已经差不多了,欲速则不达,干脆的告辞。

殷远之送桑落出了军营,桑落利落的翻身上马,回头眨眨眼,问:“大哥,我还能来找你么?”

殷远之停顿了一下,淡淡颌首:“若是你有空的话,可以!”

桑落立刻笑弯了一双眸子:“那太好了!大哥,那我先走了!对了,那些肉你快些吃了,下回我再来的时候,再下厨给大哥做些其他好吃的。大哥,我走啦!”

说罢,一扬马鞭,马儿立刻扬蹄,踏尘而去。

桑落并不知道在她离开之后,一道熟悉的昂然身形出现在殷远之身畔,深邃如夜空的眸子紧紧的盯着桑落远去的方向,眼尾状似不经意的又扫过殷远之手里的大瓦罐,眼神晦涩不明。

“还有事?”殷远之回头看到穆战北看着桑落背影的眼神,下意识的不喜。

穆战北收回目光,漠然道:“三日之后宫中设宴,你可能去?”

殷远之皱了皱眉头:“若是当日无事,或许会去。”

穆战北闻言有片刻的迟疑,本想问一问殷桑落会不会去。可是转念一想,他这么问一个未婚女子,未免有些过火了。再者,他也只是觉着那人有点意思而已,要是问出口了,说不定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意料外的麻烦。

这么一想,穆战北也就放弃了询问的念头。

只是临走前,眼角余光还是忍不住朝着殷远之手中的瓦罐再看了一眼。

卤肉什么的,他真的一点都不好奇!

真的!

《宠婚:重生嫡女不入宫》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兰初)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桑落,殷远)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兰初)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宠婚:重生嫡女不入宫》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桑落,殷远),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