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殇城祭》殇城桅璃 精彩内容 殇城祭HE

更新时间:2019-08-27 00:07:56

《殇城祭》殇城桅璃 精彩内容 殇城祭HE 连载中

《殇城祭》

来源:作者:零飞雪落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南宫萧,张文允

独家完整版小说《殇城祭》是零飞雪落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南宫萧,张文允,书中主要讲述了: “我要杀了你!”以生平最快的速度,两手拿着大刀冲上来! 即便是死,他也不在乎!他只要她死!他知道自己不是她的对手,或许他就连她的...展开

《殇城祭》免费试读

“我要杀了你!”以生平最快的速度,两手拿着大刀冲上来!

即便是死,他也不在乎!他只要她死!他知道自己不是她的对手,或许他就连她的一根手指都碰不到,尽管她已经受了重伤。

无声的。

大刀狠狠地穿过了司徒璃的身体!

对,她没有躲开!她完全可以躲的却没有躲!

所有的人都希望她死不是吗?

他都如此了,她还能怎么样?若杀了自己能减轻他的痛苦……

若是这样可以赎罪……

然后,她笑了。

嘴角勾勒出最完美的弧度,没有眼泪也没有痛苦,更没有恨。笑得跟雪莲一样美。

“额?”张文允松开了手,刀已经穿过了司徒璃的肚子!如同五雷轰顶般,他有了意志。

张文允跄踉退了一步,瞪大着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沾满司徒璃鲜血的双手。

“啊!不!”他抱头大喊了一声,表情极其痛苦。

“我不是有意的!你明明可以闪的!明明就可以……我没有杀人……不……我没有……啊……我杀人了……”疯了一样冲出了庭院。

张文允走后,司徒璃的表情开始曲扭,十分痛苦!不知是心痛还是伤痛!还有或许两样都痛!

都无所谓了,生与死又怎么样?

因为,他都不在乎了。

“噗!”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身体无力地倒下……

就在她倒下的一瞬间,一个白影一闪接住了她的身子。

“这便是触犯了情的后果!”南宫萧泠用内功帮她拔出大刀,这样会减轻一点痛楚。随后帮她点了穴,血立即少了很多。背上的伤口的血已经不流了,但是肚子上的伤口太大,即使点了穴,血还是流……

“真是过分,把我家璃儿伤成这样。”看了看司徒璃背上那道长长的伤口后,南宫萧泠脱下白色的外衣,遮住了她那若隐若现的背上的肉。

才刚刚为她披上自己的外衣,那鲜血就已经渗透过了,染红了白衣,仿若一朵红梅。

“没死吧?”淡淡地问,又淡淡地看了一眼司徒璃。

眼神呆滞的司徒璃。

“我们回家吧。”抱起司徒璃,南宫萧泠说。

她的血开始蔓延到他的白衣上,鲜红鲜红……

不知道是因为难过还是因为听到主人那句淡淡的‘我们回家吧’,司徒璃一下子缩在主人的怀里抽泣。

看了一眼这般模样的司徒璃,

“怎么,就连平时最爱的蓝衣也不穿了么?”竟然说了一句无相关的话。

******

寒宫山庄,医阁。

“帮她包扎上药。”南宫萧泠把司徒璃放在柔软的床上。

正在外面忙碌包扎的少女听到此话后,交待身边的几个婢女几句就开门进来了。

“姐姐?”还没有看清容颜,刚一进门,那青衣少女‘姐姐’二字就脱口而出。

她的脸庞赫然跟床上的司徒璃的一样!只是此时一个是黄衣,一个是青衣;一个受伤,一个安然罢了。

“我去去就来。”南宫萧泠安置好司徒璃后关门而去。

双胞胎是心有灵犀的吧。

“伤得那么重!”

司徒璃没有话语,只是静静地躺着。

“来,我帮你脱了这身脏衣服。”

“呃!”帮司徒璃脱了衣服,看到司徒璃背上长长的刀伤后,司徒琉不禁捂住了嘴巴,然后调过头,不忍心看!后来她甚至还看见,除此之外,司徒璃的肚子上还有特大的伤口!怕是穿过身体了吧。

“姐姐,很痛吧?”司徒琉一边替姐姐上药一边抹着眼泪。

“姐姐,这两个月去哪儿了?泠一直在寻找你的消息。今天终于知道你的去处。随后他竟然亲自动身前往,可见,他多疼你。可是,我刚刚看到他脸色不太好,怕是生气了。这还是我在这十二年来第一次见他生如此大的气呢!而且好像还很严重的样子。”司徒琉小心翼翼的帮姐姐缠着纱布,完后拿着干净的抹布替她擦拭背上的血。

“小时候,你的剑没有练好,泠总是很耐心地教你。或许他有时候很严厉,却从不生气。对于别的弟子可没有那么好的待遇了。姐姐,泠可是完全把我们姐妹两当家人看了。”洗了洗沾满血的抹布,司徒琉继续擦着,说着。

“你看咱们在山庄里的地位,可以说是泠之后,就连轩枢院那几位长老都一直对我们恭恭敬敬的。”顿了顿,她继续道,“我们可要好好地报答泠啊!他也只是比我们年长两岁不是么?可他肩负的是如此的重任。明明应该是青春喧嚣的时期,他却有了同年龄不该有的成熟与稳重。”

司徒璃沉默而静谧,不,准确来说是晕迷过去了。

司徒琉依旧说着她的话……

“所以,我们要助他一臂之力,虽然我们的力量是如此渺小。而且我又自幼多病,别说照顾被别人,就连自己都要泠来照顾。天知道泠作为庄主有多忙!姐姐,你可要努力练好你的剑法。呵呵。”轻笑了两声,“不过不用我说姐姐也很努力,因为啊,这几年姐姐进步很快呢!”

“你是不是对于十二年前旧庄主的死还耿耿于怀?所以你才一直叫泠主人。又那么拼命地干事,是为了报答旧庄主的恩惠,显然,泠是旧庄主唯一的儿子。我说得对么?”边说边帮她穿上白色内服。

“好了,泠也该到了,好好疗伤吧。”司徒琉凝望着床上安静的人好一会儿才拉上门出去。

司徒琉刚刚出去一会儿,南宫萧泠便穿着干净的衣服进来了。

拉上门,他便看向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的璃儿。

他明明早就警告过她的,情是不能犯的,可是她就是不听,结果就是遍体鳞伤。

看着她伤痕累累,他突然想起自己曾经发过的誓,一旦璃儿触犯了情这个禁忌,他便会毫不犹豫的杀了她。

是啊,毫不犹豫地杀了这个由他亲手养大并且训练成顶级杀手的女儿兼徒弟,只是,真的下得了手吗?

摸了摸胸口的地方,他问自己。

《殇城祭》精彩评论:

我个人认为这《殇城祭》惟一值得指摘的就是又太监了。就小说论,挺有意思的世情讽刺小说,三教九流写的非常精彩,令人手不释卷。然后我们谈作者(零飞雪落),毫无疑问他是个河殇派,因为他骂中国舔西方。我个人很喜欢他骂中国的部分,虽然偏激但骂得很有趣味;作为西方的舔狗,他也配信上帝?呸。但是我们不能带上作者(零飞雪落)评价作品,尤其是当作品没有暴露出那些不堪的私货时。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