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凤祸天下:女帝》凤祸天下女帝番外全集 罗御 凤祸天下:女帝字母文

更新时间:2019-11-26 00:06:36

《凤祸天下:女帝》凤祸天下女帝番外全集 罗御 凤祸天下:女帝字母文 已完结

《凤祸天下:女帝》

来源:作者:淡看浮华三千分类:职场主角:顾星,寸许

火爆新书《凤祸天下:女帝》是淡看浮华三千所创作的一本职场风格的小说,主角顾星,寸许,书中主要讲述了: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等着杀君临的那方人已安静蛰伏了许久,好不容易等到君临露出这么大破绽,隐藏在山林里的刺客们拔刀而出,直抵君临...展开

《凤祸天下:女帝》免费试读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等着杀君临的那方人已安静蛰伏了许久,好不容易等到君临露出这么大破绽,隐藏在山林里的刺客们拔刀而出,直抵君临后背。

此时长善已被人纠缠住无法前来相救,只能大声呼喊着“小心背后!”君临正往前飞,白绫缠着顾星楼无法回头,她清晰地感受到身后的杀机不过寸许距离,却无能为力。

“该死的!”君临愤愤地低骂一声。

“噗嗤!”顾星楼听得她这声粗鲁至极的骂声,忍不住发笑。

他撞进君临怀里,修长的手臂不失机会的轻薄了她一番,反手揽住她细若杨柳的腰姿,忽然转身,与君临脸颊相贴,可见他睫毛纤长,鼻尖微勾,甚至可见他隐藏在多情面具之下的凉薄性情,他薄唇微启:“我顾星楼从不欠人人情。”

刀剑入身,血染墨袍,他笑意轻然。

君临心尖一颤。

“疯了!”君临又骂了一声,已解了危机的她跃出顾星楼怀抱,腾出手来,一道白绫如惊龙似游鸿,翩然轻盈中蕴含着悍莽霸道之力,击打在人胸口,震得刺客心脉俱损。

“你没事吧?”长善冲过来连声问君临。

“我能有什么事,这些人给我留一个活口。”君临一边挥舞白绫一边说道。

与她平日的嬉笑怒骂不同,她一出手,必取人性命,无一虚发。

两方杀手,共计三十余人,皆是个中好手,顾星楼受了些伤,但在血流干之前,他尚未失去杀人的能力,或许于他这样的人而言,只有还尚存着一口气,都不会任自己的性命由别人宰割。

派来杀君临的人知道君临会些拳脚功夫,却不知道将体内压制内力的金针取走之后的君临,是个绝顶高手,本就天赋过人的她,天机山寒来暑往苦练十一年,岂会是平庸之辈?

长善怕死,故而面对再弱小的敌人都会用尽全力,如同狮子搏兔一般。

更不要提顾星楼,深藏不露,动则雷霆的顾星楼。

直到那浅浅的河滩被血染红,鱼虾惊得不敢游动,摇摆的树木也静止,三人背靠而立,四周一地死尸。

“噗!”顾星楼忽然呕出一口黑血。

君临收起白绫扶住顾星楼要倒下的身子,看他脸色发青嘴唇微紫,低声道:“他中毒了。”

“我不会解。”长善老实承认。

“我知道你不会!”君临有些气结,长善说话永远跳脱在她的思维之外。

“师父应该会。”长善想了想又说。

“离诸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上哪儿找他去?”君临恼火道,“先送他回自在处,让他的那些手下操心去吧。”

顾星楼却一把拉住君临的手,摇了摇头。

“你想说什么?”君临把耳朵凑过去听他说话。

“木……小树。”顾星楼话音一毕,便歪倒在君临怀里。

顾星楼本就中了毒,后来又替君临挡了一刀,紧接着又大战一番,血液流动得极快,带着毒素走得也极快,再拖下去只怕真的要性命不保。

君临看着眉目紧闭的顾星楼莫明心中烦燥,若顾星楼不替她挡那一刀还好,她大可一走了之。偏生顾星楼要多事,她此时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你去自在处找一个叫木小树的女子,就说我找她唱曲儿,把她带到此处,不要告诉旁人顾星楼中毒受伤之事。”君临对长善吩咐道。

“为什么?”长善当真好问。

“去啊!那里那么多为什么!”君临气得大叫一声。

她未发现,歪倒在她怀中的顾得楼,狡黠一笑。

其实君临早就看清楚了,那些来杀顾星楼的人手中所握的刀剑皆非羲和国所常见的,那些兵器更像是离玦国的武器,而且“花开成海”这毒也只有离玦国皇族才有,所以来杀他的人应该是离玦国的人。

她知道顾星楼作为一个太子还被送来羲和国作质子,本身就是一件很怪异的事情,唯一的解释就是顾星楼在离玦国的地位处境极为恶劣。那他孤身一人在羲和国,自然会有人想悄无声息将他灭口,彻底摘走他的太子之位的。

只是这些事,她作为羲和国的子民,实在是懒得多想多管,说白了就是关她何事?

但现如今顾星楼倒在她怀里,她便是想躲也躲不掉,顾星楼不肯回自在处自然是怕有人知道他中毒之事,好趁此危机彻底将他铲除。

而木小树……上次木小树说有个意中人,想来顾星楼是想让木小树带着他去意中人那里解毒,避人耳目了。

木小树是个好姑娘,不需要君临解释太多,她说:“公子中了毒,那我肯定是要救公子的,君小姐请跟我来。”

君临一向认为自己行事不拘一格,敢为天下人不敢为,但自从见了木小树的意中人,她觉得,木小树才是真正的女中好豪杰。

她的意中人是个僧人,她意中人住的这地方是个寺庙,还是国寺,天应寺。

“九楼,这是我家公子,他中了毒,要找个地方避一避,你能不能收容我们几日?”木小树扬起的小脸满满都是幸福,痴痴地望着蓄发修行的布衣僧人九楼。

那九楼双手合十,道了声佛号,说道:“出家人慈悲为怀,施主既然有难,小僧自无拒客之礼,诸位请自便即是。”

“多谢了。”君临也来不及多说什么,只起身应了一句。

“君小姐,我家公子就交给你了,我先下去了。”木小树一边说一边拉着那叫九楼的僧人往外走,那僧人躲避不及让她拉住了手心,只得苦笑:“女施主,男女有别。”

“我喜欢你,管他有别没别。”

九楼红了脸,低着头不敢看人,由着木小树拉着他退了出去。

君临一心看着顾星楼越见发青的脸色,嘴唇也由紫转黑,再耽搁下去,只怕真的要死在此处了。

“长善,替我把门,我替他行气走脉,看能不能先压制住这毒药。”君临解了脸上碍事的白纱,对长善吩咐一声。

“你的内力……不如我来吧。”长善难得发善心,担忧地看了一眼君临。

“你内力不够浑厚,没用的,出去吧,不要让人打扰我。”君临说道,又对长善笑了笑:“我有分寸的,放心。”

长善走到门口,又忍不住转身:“你不是什么菩萨心肠呀,为什么要救他?”

君临白了她一眼:“这是在寺庙里,看在菩萨的面子上你能不能口下留情让我积点德?”

长善终于还是出门去。

君临望着昏迷的顾星楼,叹了口气,就当是积德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不是?

她开始动手解去顾星楼的上衣,刀伤要先处理,至少要包扎止血,这些事对君临而言极为简单,做起来也顺手,只是当她褪去顾星楼的衣服之后,却有半晌不能动弹。

他的身上有许多许多的伤疤,狰狞地虬起在他古铜色的皮肤上,有些是旧疤,有些看上去不过是几个月左右的新的伤口,有刀伤,剑伤,甚至还有斧头造成的伤口,每一道都像是一次死亡的通牒。

君临习武,所以她清楚地这些伤疤的位置何等凶险,她仿佛都能看见顾星楼是在怎样的刀光剑影中艰难生存的。

“这京中有两个人,谁都想杀死他们,却谁也杀不了他们。”

当初顾星楼这样说。

现在君临知道了,原来想杀顾星楼的人,杀心和决心都远远重过要杀自己的人。

她的手指不由自主地触摸上那些伤疤,蓝色的眼眸中划过某些奇异的色彩。

“看够了吗?你在同情我吗?”顾星楼不知在何时醒过来,冰冷的声音带着些厌恶的情绪。

君临抬眼,看着他微眯的眼睛:“你这人真不讨喜,难怪想杀你的人那么多。”

“我不过贱命一条,他们想拿走却不容易。”

“没什么比活着更重要,死了,就是一柸黄土。”

君临素手搭在他肩上,微微用力扶正他的身子坐起来,他背后的伤口在左边肩胛骨下半寸,离心脏极近,她看着微微皱眉。

“我要帮你清洗伤口,既然你醒了,就不要喊疼。”

君临话音刚落,已端起桌上早就备好的烈酒,往顾星楼伤口上洒去,伤口极深,想必他极疼,所以他全身的肌肉一紧,形成好看的形状和弧度,但不吭一声。

如此反复几次,顾星楼终于受不了:“你是故意的是吧?”

“对呀,我还以为你不疼呢。”君临大大方方地承认。

……

顾星楼是真的气若游丝了,连跟君临斗嘴的力气都提不起来,由着君临胡闹。君临替他止了血,上了些刀伤药粉,拿起身边干净的白布,自左肩腋下绕过右边肩头,厚厚地缠了几圈,系了个结,她一边做这些一边说道:

“我没把握替你解毒,等下我会帮逼一部分毒素出来,可能会有性命之危,我的内力刚猛,连我自己都受不住,所以每过一段时间师父都要用金针替我压制,那么顾星楼,你最好先求菩萨保佑,你不会死在我手上。”

她柔软的头发挠在顾星楼后背和肩头,挠得他有些痒,身上淡淡的香味也在他鼻端来回萦绕,很好闻的味道,顾星楼半闭半睁的眼睛里有些东西正在慢慢消融。

原本,他不是很喜欢别人碰他的身子的,但君临似乎是个例外。

《凤祸天下:女帝》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淡看浮华三千)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凤祸天下:女帝》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