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县委组织部长2:机关纵横》县委组织部长 69文 县委组织部长2:机关纵横YAOI

更新时间:2019-11-29 00:07:30

《县委组织部长2:机关纵横》县委组织部长 69文 县委组织部长2:机关纵横YAOI 已完结

《县委组织部长2:机关纵横》

来源:作者:斯力分类:出版主角:屠晋平,韩江林

经典小说《县委组织部长2:机关纵横》由斯力所编写的出版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屠晋平,韩江林,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第二天上午十点,常委会准时召开,会议并没有进入议程,屠晋平和苟政达毫无节制地发挥自己的口才,你唱我和,谈古论今。 韩江林参加常委...展开

《县委组织部长2:机关纵横》免费试读

第二天上午十点,常委会准时召开,会议并没有进入议程,屠晋平和苟政达毫无节制地发挥自己的口才,你唱我和,谈古论今。

韩江林参加常委会次数不多,发现几乎每次是屠晋平和苟政达一唱一和地表演相声。其它常委似乎习惯了这种情形,人大主任杨国超和政协主席郑建民坐在习惯坐的位置上,埋头记着笔记。常委副县长刘志伟勾着头玩着掌上电子游戏机,机子发出的叽咕声清晰可见。其它常委充当了忠实的观众,对于两位县级主官的插科打浑不时来点喝彩,附和几句。

两人天马行空一回,终于脚踏彩云,回归现实。

屠晋平拿着议程说,现在各地都发放菜篮子补贴,我们县里的老干部把这个问题都告到了省里,省里责成县里研究解决,下面请苟县长对菜篮子补贴问题作个说明,大家讨论一下,看看能不能发放,如何发放,给上级一个汇报,给下面一个交代。

苟县长拿着菜篮子工程补贴的文件,以及收集来的情况,向常委们作冗长的说明。因为涉及到切身利益,开始大家还有点兴趣,听到后来,明白了苟县长的意思,按照县里的财政状况,保工资都成问题,根本不可能再增加什么菜篮子补贴。令人眼馋的菜篮子终是空中画饼之后,常委们兴味索然,昏昏欲睡。

县长提议对于菜篮子补贴问题,等经济发展、县级财政收入增加再予以考虑。屠晋平提议就这一议题进行表决,全体常委一致举手通过。

屠晋平说,原来我们不理解为什么发展是硬道理,在菜篮子补贴这件事上,我深有体会,只有发展,才是解决现实问题的根本出路,一个老百姓曾经说过,书记县长当得好不好,就看能不能给老百姓碗里添两片肉,朴实的话说明了一个深刻的道理,不发展就没有出路。

他说,从沿海的经验来看,贫困地区要发展,扩大投资规模是唯一的选择,各县都把扩大招商引资作为县域经济发展的重头戏,因此,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调研,县委办拟定了《白云县关于招商引资奖励办法的暂行规定》草案,大家仔细研究讨论一下,通过建立完善的奖惩制度来扩大白云的招商引资渠道和规模,促进县域经济的全面发展,当然,重点是把国道两边开发起来,形成一条富有活力的马路经济带。

至此,韩江林终于弄明白了屠晋平昨晚考察国道的意图。

常委会轮流就草案发表意见,气氛稍为热烈起来。

王朝武副书记说,开源还要节流,千方百计搞增收,结果被拿来吃饭了,关于清理机关聘用人员的政策,我想可以开始执行了,按照目前统计来看,全县应当清退聘用人员二百二十四名,加上一百多代课教师,工资加各项补助,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苟政达插话说,关于支出情况可以具体分析,很多单位聘用人员的工资,是靠自收自支解决。

这还不是一个意思吗?现在平均二十五老百姓养一个财政人员,这里面包括老弱病残,加上聘用人员,老百姓差不多二十个人养一个管理人员,上面清退聘用人员是为了减轻老百姓的负担,是一项惠民工程,使政府朝小政府、大服务的方向迈进。

减掉的这些聘用人员,难道就不要吃饭了吗?

把管理人员向劳动领域分流,能够扩大财政增收的基数,归根结底是有利于减轻政府负担的。

屠晋平见两位副书记争得面红耳赤,举起双手止住他们发言,说,好啦,这个问题放到以后再议,在人事问题上,不争第一,也不落最后,等别人有了成熟的方案,我们照搬照用,能够事半功倍。

王副书记一向对不按上级政策办事、不坚持原则的人疾恶如仇,生气地说,要是都这么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谁来落实政策,我们又哪来别人的方案可以参照?

屠晋平看了王副书记一眼,加重地语气说,上级啊,从中央到地方,哪一级没有聘用人员?市委坚决执行了,我们依样画葫芦。

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火药味。王副书记自知顶撞书记不对,埋头记着什么。屠晋平深吸了一口气,环视众人,问,大家对刚才的方案有什么意见?

韩江林想说话,看见刘志伟收起了电子游戏机,正想开口发言。屠晋平抢了话头,说,大家没有意见,方案原则通过,有什么疏漏,一边执行一边改进。

接下来需要讨论的事都是近期的热点和大事,本以为会有一番争议,由于时间临近十二点,领导家人的问候电话,和星期天找领导吃饭的电话纷纷来到,常委会议室手机铃声此起彼伏。韩江林观察屠晋平,以为他会严肃会风,让大家关掉手机,屠晋平似乎对此视而不见,继续让分管的同志把议程上的事草草过了一遍,说,这些事如果大家没有不同意见,就按照分管同志的意见办。然后分别和几位正县级领导打过招呼,说,几位还有什么事需要议没有?

会议室气氛惶惶,几乎领导照顾大家情绪,点头回应,没有了。屠晋平站起来宣布散会。退场的时候倒是秩序井然。武装部政委磨蹭蹭的收拾笔记,等在后面,似乎有什么话需要和屠书记私下交流,屠晋平听到政委打招呼,说,有事到我办公室说。

两人一起出去,在门口时,屠晋平临时转身,对韩江林说,江林,等会一起吃饭。

韩江林问,安排了吗?

屠晋平只是看了韩江林一眼,似乎言如金玉,不愿轻易抛出。韩江林只得打电话回绝了同学约请吃饭的电话。他想回组织部办公室,无奈钥匙没有带在包里,见王朝武副书记办公室的门开着,走进去打个招呼,顺便坐下来等候屠晋平。

王朝武保持着军人的好习惯,端正地坐着翻看什么东西,满脸阴郁。韩江林不管他的心事,环视着敞亮的办公室,心想,他在这里有一间办公室,为什么还要到组织部那边坐呢?究竟是把职位看成了地盘,属于自己的就要坚决占有?还是为了更好地领导组织部的工作?换一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想法,王副书记坐阵组织部,是不是县委对他不放心,有意让王副书记监督组织部和韩江林的工作?

监督?这个念头让韩江林一怔。这可是屠晋平惯常使用的策略,在县二级班子提名人大常委会任命时,有几名干部群众反应不好,屠晋平担心这几个局长无法在人大常委会上获得通过的过半票数,在开会投票这一天,派出了县委的三位副书记、组织部三位部长和干部科长,共七位列席人大常委会,而且事先周密的安排,列席人员分坐不同的角落。县人大计九名常会,县委列席人员有七位,加上其他列席人员,一位人大常委身边有一位监督人员。这次投票,提名人员几乎满票通过。韩江林认为,这样的监督似乎是对民主赤裸裸的强奸,但他不能表达任何异议,只能忠诚地执行。事后,他曾经感慨民主进程之艰难,认为时下某些民主形式,不过是把不合法的问题合法化而已,民意并没有得到自由、公正而公开的体现。

不执行政策,上级骂,执行政策,下级骂,两头受气。王朝武把手上材料往桌上一摔,下一次我向县委建议,你还是回到组织部,一心一意抓这边的工作。

权力的欲望让韩江林心里一喜。像所有的年轻人一样,他太希望获得有权、受社会尊敬的感觉了,何况一个孤儿从小受到社会歧视,如今有咸鱼翻身的机会,他怎么会不紧紧抓住而轻易放过呢?不过,他相信王朝武说的并非真心话。作为一个退伍军人成长起来的干部,他最大的特点就是听话,对领导的指示忠贞不二,何况他也有权力欲望,现在只当副书记,上有书记,下有部长,副书记实际就是空头书记,因此,屠书记不叫他撤退,他会以领导命令这个高尚的理由,坚守阵地到最后一秒的。

韩江林怎么就想不明白,以社会的角度评价,王朝武与屠晋平相比,屠晋平吃喝嫖赌样样俱全,自从和杨卉的关系闹得沸沸扬扬,社会上已有人称他为五毒书记;王朝武还保持着军人严谨作风,工作上能够急群众之所急,生活上没有任何出格的行为,可韩江林就是对他亲近不起来,甚至对他有意见。水至清则无鱼,是不是他严谨的作风令人敬而远之?还是因为他直接分管组织部,在心里上对自己产生了一种威压,于是,就像伦理学中的隔代亲现象,对自己的父母亲感到害怕,亲切隔代的爷爷奶奶?

王朝武好像遭遇了什么,心神不宁。韩江林问,没什么事吧。王朝武看了韩江林一眼,确信他是真正的关心之后,伸出把桌上的材料轻轻推过来。韩江林拿起材料,边看心里沉重起来。

材料自市邮局递给,落款为白云一公民。上面列举了近三个月来到王书记家走动的所有干部的情况,包括他们带了一些什么东西。甚至还有几张照片,清晰地照出了几位聘干和副科级干部提着东西上王朝武家的情形。韩江林抬头看了王朝武一眼,心说,没想到还有那么多人上门求你?

王朝武懂得他目光的含义,拍着胸脯说,我以党性保证,我没有收过任何东西,有些人我当场退回去了,退不掉的,我让办公室退了回去。他头一低,当然,农村老百姓来看我,带了一些农产品,我不好意思退,但是,我请他们吃饭,花钱买礼物打发他们

《县委组织部长2:机关纵横》精彩评论: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县委组织部长2:机关纵横》,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斯力)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