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驻深办主任》福建驻深办历届主任 下克上 驻深办主任圣水

更新时间:2019-11-29 00:11:37

《驻深办主任》福建驻深办历届主任 下克上 驻深办主任圣水 已完结

《驻深办主任》

来源:作者:斯力分类:出版主角:韩江林,兰晓诗

独家完整版小说《驻深办主任》是斯力最新写的一本出版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韩江林,兰晓诗,书中主要讲述了: 省里两会在欢乐气氛中落下帷幕。每次大会都会有一些成果产生,苟政达和韩江林首先享受到了大会的胜利成果。白云召开干部会议传达省两会精...展开

《驻深办主任》免费试读

省里两会在欢乐气氛中落下帷幕。每次大会都会有一些成果产生,苟政达和韩江林首先享受到了大会的胜利成果。白云召开干部会议传达省两会精神,会议的另一项议题是,李副部长代表市委,宣布了白云县主要领导的任职文件,苟政达出任白云县委书记,韩江林的副书记位置被用文件明确排名在杨副书记之前,另一张没有宣读的文件提名韩江林作为白云县人民政府县长候选人,需要按照法律程序进行选举。

散会后,李副部长有事要赶回南原,白云县委领导就在会场前面送李副部长上车。李副部长的车刚走出人们的视线,苟政达对班子成员说有事,匆匆跳上车走了。韩江林坐上自己的车后,不由得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当初兰晓诗给他设计升官路线图时,他曾经认为兰晓诗是痴人说梦。没想到才过了短短几年的时间,升官路线图中的职位不仅全部实现,甚至突破了当初的路线图规划,走到了前面,算是超额完成了任务。

思想有多远,人就能够走多远。他想起这句话时,不由得对兰晓诗充满了感激。才女兰晓诗让他从一个目光短浅、人格卑微的懵懂青年,变成了一个充满思想和理性的领导型人才。在他看来,兰晓诗是一个策划大师,经过她的妙手调理、精心点拨,能让一个平凡的人从里到外焕然一新。然而,这位大师却远在异国他乡,没有看到他的今日成就。此时此刻,他是多么希望兰晓诗就在眼前,俩人共同举杯,庆祝一桩经典策划案例的成功。

韩江林打开手机,短讯的铃声此起彼伏,看了几条都是表达祝贺的。有的甚至要为韩江林设高升喜宴。在等待任职的日子里,韩江林对担任县长一职有种种天真而美好的想法,但是,今朝一旦拥有,当初设计的美丽蓝图忽然像肥皂泡一样破灭了。人们对渴望的东西因为幻想而美丽,而不是因为拥有而美丽。职位往往意味着职责,韩江林想到从此以后将要对白云几十万百姓负责,心里忽然多了几分压力。

吴传亚沿着人行道回家,韩江林示意车子靠近他停下。

上车吧。韩江林招呼一声。

吴传亚上了副驾座,看了看时间,说,县长大人高升,要宴请我们吗?

请你个头呀。老同学吴传亚也这么俗,韩江林很生气。

吴传亚被韩江林骂,乐呵呵地传过身来,一将功成万骨枯,如果县长大人高兴,我十分乐意把我的头割下来,铺垫县长大人的更加高升之路。

废话少说,前次召开信访工作会,安排清理陈年旧帐的事,大地乡落实得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吴传亚气愤愤的,你想要政绩明说呀,要我们清理旧帐,又不给钱,我们把旧帐清出来了,还要通过法院判决后,强制执行,还不得把政府那两栋烂楼卖了还帐?

如今他的地位不同了,人们见到他都是毕恭毕敬的,很少在他面前表露真情,即使是老同学,也是一口一个县长,嘴巴像抹了蜜一般。吴传亚是率真的人,所以敢在他面前发发牢骚,耍点小脾气,已是十分难得了。韩江林嘿嘿一笑,用中学时代的语气说,树不浇水不成材,人不逼迫不成气,逼一下,大家都有了解决矛盾的愿望,不然,大家都捂着盖子,总有一天腐气臭气还会散了出来,到时候会臭不可闻。

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你要求下面解决老百姓的白条问题,可给的也是一张空头支票,这不是把我们的级别都提升了吗?

提什么级?韩江林不解吴传亚的话外音。

陆军转空军啊,高空作战,空对空啊。

小刘也笑了起来。韩江林笑着说,我不是给了每个乡镇五万块钱吗?

吴传亚苦笑道,五万块用来还老百姓的白菜钱也许还差不多,可乡镇欠的都是上级领导下去检查的接待费,是一笔笔的狗肉帐,用白菜钱还狗肉帐,怎么还?

政府给的是启动资金,韩江林笑道,我们要通过启动还债这件事,让老百姓看到我们在做实事,是一届讲诚信的政府。

吴传亚瞪大眼睛通过后视镜看着韩江林,你没有糊涂吧,这哪里是启动政绩工程,是启动老百姓来找我们的麻烦,我不知道其它乡镇的情况,我们乡镇的出纳每天跟着一群人,吓得她请假逃避,不敢上班了,要帐的每天踏破门槛,我们口水说干了,没有起到任何效果,只好按照县长大人的意见,请他们在法院上见。

吴传亚的话让韩江林产生了一种复杂的感情,一方面他要解决上访问题,树立法律观念的愿意部分地落实了,另一方面,乡镇,包括县政府在今后的几年内,将面临着空前的还债压力。

这是因为体制原因我们必支付的代价,韩江林默念道,笑着对吴传亚说,今天我们改变下乡喝醉,进城拍背的习惯,我请你吃饭。

吴传亚笑应道,难得县长大人有闲,恭敬不如从命。

两人找了一家路边小店,吴传亚要找电话叫其他同学一起过来,韩江林不想在这种特殊的时候扬张,说,把欧成钧叫过来就行,别的同学,以后有的是见面的机会。

欧成钧如约而至,把手里提的东西放到桌上,闻了闻扑鼻了香气,说,真香呀。

韩江林知道口袋装的是酒,仍然警惕地问了一句,那是什么东西?

酒,二十年茅台。

欧成钧真是一个有心人,韩江林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胸口忽然紧了起来,鼻子一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心想,如果养父还在世,肯定会为他感到骄傲,并为他举行庆祝家宴的,如果遗弃他的父母,知道他有今日的成就,不知该作何感想。韩江林端起杯,侧转身悄悄甩掉了眼角的泪水,把杯中酒滴了几滴敬土地老爷,祭奠在天上看着自己的养父,心说,父亲,今天没有姊妹祝福我,没有亲生父母祝福我,你在上天要祝福我啊,父亲。

韩江林仰望上苍,泪水再一次夺眶而出。

欧成钧、吴传亚和小刘三人同举杯,默默地等候着韩江林履行完仪式,才向他表示祝贺。

欧成钧说,这是我父亲珍藏了二十年的茅台,市面上价值差不多万把两万,我一直舍不得喝,心想,要遇到重大喜庆事情才喝,江林的高升,也是我们兄弟的喜事,不能不喝了。

谢谢,韩江林尽管定力很强,这会儿也不由得动情起来,哽咽道,我韩江林没有兄弟,在座的都是我的亲兄弟,没有大家的支持,就不会有我韩江林的今天,希望大家一如既往地关心、支持我。

韩江林一番话说得回肠荡气,让大家想起韩江林一路走来的种种不易。吴传亚说,吉人自有天相,韩江林能有今天,是自己努力的结果,希望你一路走好,在更高的地位上为人民服务。

韩江林一饮而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想当初两位弟兄地位都在他之上,转眼间翻了个个儿,他们没有任何妒意,而是一心一意地支持他的工作,拥有这种胸襟十分难得。韩江林主动拿起酒瓶,给他们倒了酒,再敬他们一杯。心里想着县长的职务还是挂秋天树枝头的苹果,还没有摘到手,算不得数的。虽然绝大多数选举不过是一种形式,用组织部门常挂在嘴边关于选举的魔鬼词典:所谓选举,就是把不合法的事情合法化。只要经过了法律的程序,不管是牛头还是马面,都可以理所当然地履行法律所赋予的职责。但并非没有意外的情况发生,如果在选举的关键时刻发生意外,不但拟任的职务不能够当任,以后的政治前途肯定大受影响。情况糟糕到那种地步,真可谓折戟沉沙、永无翻身之日了。韩江林故意说,选举也是一道鬼门关,不知道能不能过得去呢。

两人会意,即刻表现出为了兄弟两肋插刀的豪气,把胸脯拍得嘭嘭响,为了江林老弟,兄弟们就是鬼门关上的把门将军,这段时间叫兄弟们都好好地盯着,只要风吹草动,只要潜流暗涌,咱们都把它消灭在萌芽状态。

韩江林感动之余,不忘叮咛一句,要注意方式方法。

吴传亚说,放心,咱手里握着组织意图这把尚方宝剑呢。

酒逢知己千杯少,几杯酒下肚,抚今追惜,又是一番嘘吁。席间不断有同学打电话来,韩江林只得关了机,其它同学找不到韩江林,又把电话打到吴传亚的手机上,问韩江林的踪迹。吴传亚谎称不知道,同学就直白吴传亚,说看见他上了韩江林的车。

韩江林感慨县城真小和作为一个公众人物的艰难,一举一动都被人看在眼里。在人们的心目中,他永远是兰晓诗的老公,是兰氏家族的核心人物,即使他和兰晓诗公开宣布离婚,依傍兰氏家族生存的政治生物们,也不会轻易放弃可以遮风挡雨的大树,更何况兰晓诗和他根本就没有宣布离婚呢?这么一想,他这才明白,罗丹为了他的政治前途做出了多么大的牺牲。一个在生意场中滚打、徐娘半老的女人,好不容易遇上自己的真爱,何曾愿意放弃?只是为了他能够继续拥及良好的名声和政治基础,她选择了放弃,就像罗丹和他开玩笑时所说的,“遇上你,是我做生意以来最大的一次赢利机会,我却选择了放弃。”想到刚才同喝庆功酒时,他却没有想到罗丹,难道这个浑身宜香、温柔善良的女人,注定了一辈子与寂寞为伍么?想必他和罗丹的风流韵事,大家也是心知肚明,嘴上没有说,是因为尊重他,不让他下不来台吧。韩江

《驻深办主任》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斯力)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韩江林,兰晓诗)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斯力)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驻深办主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韩江林,兰晓诗),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