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深紫觅途》深紫红色 GV 深紫觅途cp

更新时间:2020-01-14 16:08:13

《深紫觅途》深紫红色 GV 深紫觅途cp 已完结

《深紫觅途》

来源:作者:巫白衣分类:古代言情主角:陳永泰,紫小姐

主角叫陳永泰,紫小姐的小说是《深紫觅途》,它的作者是巫白衣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這路上,寶瑩緊拉我的手一刻不肯松懈,弄的我手心一團濕,看樣子她確實有些害怕去這場宴會。剛才還硬撐著說要自己一個人去,說明這丫頭性...展开

《深紫觅途》免费试读

這路上,寶瑩緊拉我的手一刻不肯松懈,弄的我手心一團濕,看樣子她確實有些害怕去這場宴會。剛才還硬撐著說要自己一個人去,說明這丫頭性格也挺好強,或者說是勇敢。我很想問些什么,可是現在還不了解她,覺得這事兒還是慢慢來好了。

穿過有假山的花園,看到一座建筑物,我就聽到了隱隱約約的奏樂和喝彩聲,這會兒應該正是高潮部分。突然對于這具身體的二娘我也有了幾分興趣。無意間回頭時,發現已經看不見我出門的屋子。

原本以為我和寶瑩是可以直接去宴席給新人道喜,可是我身邊的綠焉在我們快踏進宴會場時竟然攔住了我的去路,說話的語氣也不恭維,道:“紫小姐,老爺有吩咐,任何人去宴會都要事先稟報一聲,請兩位小姐等候奴婢稟告老爺。”這個任何人是指我吧?

寶瑩看了看我,目光閃爍,我微微一笑,說道:“那你去吧,我們就在這兒等著。”,猜想可能是因為我這具身體之前一直病榻在床,怕我出現不吉利吧。

乘這會兒我倒是看清了這具身體的家,它并沒有我想象的那么氣派、豪華,也沒有隨處可見的丫鬟和奴才,不遠處燈火通明的宴會場倒是有幾分生氣。雖然沒有電燈泡,但是看得出他們也挺時髦,五彩的燈籠\散射五彩繽紛的光線,讓宴會場看起來一點兒也不遜色于中國的大酒店,照以前我就會豪放的感慨一句,“啊…真浪漫。”,無意之中我又想起了我的陳永泰,心里不免有些失落。

“紫小姐,寶瑩小姐,老爺準許我帶你們進宴會場,請跟奴婢來。”說完,她便走在了我們的前面,只見寶瑩沖她背后又吐舌頭又做鬼臉,我被逗樂的忍不住去捏了她的小臉,這妹妹真是惹人愛。而眼前的綠焉眼里確有幾分敵意。

我不知道這里是不是男尊女卑分的情節很嚴重,但是直到現在,我已經能斷定我這具身體和她的妹妹在這里并不受重視,以至于這個丫鬟的態度都很冷漠,看來這‘福’字我也只能用在寶瑩一個人身上了。

“銀紫,你的病真的好了?”我還沒穩住腳,只見一位留著一束胡子的男人已經擋在了我面前,滿面油光、一口酒氣,看樣子有三十多。沒等我回答,見他又獨自大笑起來,道:“哈哈…哈哈,夫人,你真是我的福星啊,這算命先生說的沒錯,銀紫生病就該沖喜,你看,這人還越來越風韻了!”說著,他一伸胳膊就摟住站在一旁的女人,那女人大紅一身,媚眼四射。

“銀紫帶寶瑩給爹爹和二娘道喜來了,聽說今天是為了給銀紫沖喜,所以身體好了自然想著來道謝二娘,銀紫謝過二娘。”說著,我欠了欠身子,一旁的寶瑩也跟著我做了,不過她抬頭一直凝望著的人是我,眼神里透露出一份驚愕、愁悶。

胡子男人微愣,隨意點點頭后,也不再多看我們一眼就轉身離去和賓客侃侃而談,而我眼前的紅衣新娘還在打量著我和寶瑩。那雙丹鳳眼上了艷妝后勾人心魂,想來這胡子男人被電住也是合情合理。

“銀紫…”那女人調著假音,男人聽起來可能心軟、腿軟,可我金莎莎聽起來就有點想吐了,她繼續道:“銀紫果然國色天香,難怪你爹爹一直禁足你,看來今年的‘皇女’有的看頭了。”說完還捂著嘴‘咯咯…’作聲,聽的我毛骨悚然。

皇女?我還以為是秀女呢。我淡淡笑道:“二娘過獎,銀紫今日見到二娘美若天仙、談吐不俗也很是替我爹爹高興,銀紫再向二娘道喜一次。”說完,我又欠了欠身,這以后的日子還長著,不為自己也要為我可愛的妹妹寶瑩著想。

那女人眉頭稍皺,隨即又松平,笑道:“好好,好…銀紫可真不像萬寶說的那樣性格蠻橫,脾氣古怪,今日一見,倒是讓我松了一口氣,看來這往后的日子也可以舒坦些,不過這寶瑩妹妹還得讓銀紫多費心,小孩不懂事我可以忍讓忍讓。”說著便向前挽住起我的手,拍了拍,笑的陰冷。

性格蠻橫、脾氣古怪?我思量下,淡笑著應道:“銀紫之前不懂事,今日二娘替我沖喜,便是對我有恩,以后的日子自然相處融洽才是。”說完,我感覺到了寶瑩的小手在扯我的裙子,只是裙擺很大看不出她在做小動作。

說到這兒,我還在暗喜這趟沒白來,至少我知道了這具身體的爹爹姓銀,名叫萬寶,妹妹則叫寶瑩,而我就叫銀紫,不過一直銀紫…銀紫的叫,我不難想起諧音‘銀子’,看來剛才那胡子男人定是非常愛財。不過這事兒我不管,我只是來找我的陳永泰,從今以后我也會配合這具身體的身份,該叫的要叫,該做的要做。

簡單的打過招呼后,胡子男人讓我和寶瑩坐到離賓客不遠處已經擺放好的屏障后的席位,我不知道這是規矩還是習俗,不讓女孩子拋頭露面,所以只得先聽他的話,乖乖的帶著寶瑩坐到屏障后,這樣一來我就看不清賓客中是不是有陳永泰,心里有些不愉快。

不過,我現在倒是可以問寶瑩我想知道的事情了,伺候我們的綠焉站的比較遠,看她欣喜望外的樣子應該是沒把心思顧這里,眼睛一直在那熱鬧處。只要我們不大聲說話就不會被聽到。

寶瑩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就一直撅著嘴,我扯她的衣袖時,她就‘哼…’一聲拽過頭不理會我。心想是剛才我沒理會她扯我裙子所以她有些不高興吧。

“寶瑩好妹妹,別生氣了,姐姐不是故意的,你想二娘才剛進門,如果我們太失禮娘一定會不高興的。”說完,我才想起來我還沒有見到這具身體的親娘。沒等我說第二句,只見寶瑩已經淚水滿眶,但是沒有發出聲,看來她還是有點兒懂事的。

她嗚嗚的開口道:“紫姐姐…娘都已經不在了,她怎么會不高興,就算娘不高興,她也不會罵寶瑩。”圓溜的眼睛水盈盈一片,弄的我有些不好意思。原來她們的娘已經沒有了。不同我一樣,成年后也被母親捧著愛著。這讓我覺得她們還真有些可憐。

“不哭不哭…乖寶瑩,我們不提這些事兒了,以后有姐姐在,我定會像娘親一樣疼你愛你,不讓任何人欺負寶瑩。”說著,我憐惜的把她摟在懷里,知道沒了娘的孩子就像一根草,任風吹刮。

這寶瑩也算樂觀,我稍微哄哄又可以笑的很燦爛,這讓我欣慰,畢竟哭解決不了事情,何況我并不是她的親姐姐,擔心很多事情未必能勝任。

透過屏障能模糊的看到新人卿卿我我的,我心里的苦又滋溢出來了,若不是那王母娘娘不肯放了我,現在我早就和陳永泰夜夜相擁,甜甜蜜蜜,幸福快樂。

“寶瑩…姐姐昏迷多久了?”我突然開口問道,想這昏迷的日子里發生的事情我是肯定不知道了,所以問起來也是自然的事。

寶瑩毫不猶豫的展開她的小手,豎起三根指頭,我以為有三個月了,誰知道她竟然說道:“三天…”三天能做什么?無非是吃喝拉撒吧。

“哦,不久。”我淡淡笑道:“這三天寶瑩都做了什么?跟姐姐講講。”說著,用筷子夾了一片豬肉放在她碗里,發現桌子上有些食物我都沒見過。

“能做什么?”說著,她又來氣了,我真不知道這丫頭腦子里在想什么,曉得再怎樣可愛的小臉蛋一旦生氣,也就不再惹人喜愛,她繼續動氣的說:“爹爹為了這個妓女,就算你生病了也都不去看你,也不讓寶瑩照顧姐姐,說是到了今天才能見你。”噢~是該生氣,女兒生病了都不來看一眼,而且還為了…原來我的二娘是個風塵女子,難怪她的媚功夫如此了得。這會兒,她開始唱曲兒了,歌聲也倒婉約動聽。

“這樣啊?那寶瑩怎么知道爹沒來看姐姐呢?”我一口不信的語氣,或許是她對那胡子男人有點偏見,這做爹的怎么可能不會來看臥病的女兒?

只見小女孩又氣又無奈的說道:“紫姐姐,你這是怎么了?怎么覺得爹會變好呢?他對你那么兇,你是不是怕他再打你?不會的姐姐,大夫說你再也不能受鞭子了…”說著,眼眶里又漸漸閃出淚光。

他打我?@@那胡子男人打自己的女兒?家庭暴力?我的余光看到綠焉一臉黑面的看著這邊,便忙說道:

“寶瑩別生氣了,爹爹剛才不是說了嗎,是算命先生讓爹爹沖喜來著,也難得爹爹肯為了我娶來二娘,妹妹應該高興才是。”自從穿越后,我開始變得迷信,我開始相信算命先生的話了,何況我見過王母娘娘。至于那胡子男人打這具身體的事,以后再說,至少我沒感到傷痛。

寶瑩目光驚愕的看著我,一臉難以置信的樣子,看的我心虛,淡笑著故作夾菜吃,她的話猶豫著脫出口,輕聲道:“姐姐你不舒服嗎?為什么現在這么喜歡那個二娘?之前可是你一直不讓爹爹娶她進門的,說二娘心腸壞,怕她以后欺負我。”

不等我反應,她又抽了抽鼻子,眼睛像是在窺視著周圍,然后貼近我的耳朵,說道:“紫姐姐不要怕,寶瑩還是喜歡以前的紫姐姐,雖然那個妓女還是做了我們二娘,但是只要有姐姐在,寶瑩就不怕。”會這么說,就說明她心里在害怕。

看來,我的性格和這具身體的主人的性格有些不太一樣,我金莎莎雖然在家受寵但是天生乖巧,嘴巴甜。而她,性格似乎很烈,還跟寶瑩一樣有些叛逆、好強。

《深紫觅途》精彩评论:

这是一篇同人文(时尚大撕),不过完全不用在意那《深紫觅途》,这本同人文可以很独立,题材很新颖,算是公路文吧,两位主角(陳永泰,紫小姐)的足迹遍及欧亚非,作者(巫白衣)的知识面很广泛呐,貌似去过很多地方,所以描写的很深入,有细节。《深紫觅途》讲的是一男一女在伊斯坦布尔转机的时候意外遭遇美国FBI和黑客的机场对打,不幸卷入其中,遭遇FBI和黑客组织两方的追击,逃亡路线非常美好(哈哈),从伊斯坦布尔到巴黎,再到翡冷翠,罗马,亚历山大,沿尼罗河上游,到达苏丹,埃塞俄比亚等。快节奏,男女主(陳永泰,紫小姐)双商极高,对手反派也很强大。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