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留洋手记:造梦先驱》 圣水 留洋手记:造梦先驱耽美

更新时间:2020-02-03 08:01:42

《留洋手记:造梦先驱》  圣水 留洋手记:造梦先驱耽美 已完结

《留洋手记:造梦先驱》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沃德尔分类:体育主角:陈剑,吴天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沃德尔原创的体育小说《留洋手记:造梦先驱》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陈剑,吴天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手术后,方济舟半躺在病床上,右手掌至上臂处紧缠着绷带,固定在胸前。他怅然若失地望着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天色已晚,争相辉映的繁...展开

《留洋手记:造梦先驱》免费试读

手术后,方济舟半躺在病床上,右手掌至上臂处紧缠着绷带,固定在胸前。他怅然若失地望着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天色已晚,争相辉映的繁星镶嵌在深远无边的天幕上。方济舟侧着头,一边凝神仰望,一边沉浸在这恬静的冬夜里。星星逐渐从视线中失焦,麻醉药剂不断阻断着他的思维,醒来不久,便又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门开了,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还感觉有人在挠自己的脚底,方济舟定了定神,才模糊看到吴天长站在床尾,旁边还有几个熟悉的身影。

“嘿,舟哥,你还好吧?”

方济舟靠在床头,勉强挤出一丝笑意,说:“你们都来了啊。”

“说什么呢?我不来谁来?”吴天长走上前,说罢顺势拍了一下他的大腿。方济舟哎哟一声,忙瞪眼道:“你给我轻点!”

吴天长笑嘻嘻地看着他,忽然又猛地一拍,说:“还能发脾气,看来也没什么大碍嘛。”

“啊!——你小子别得瑟,等我好了再收拾你!”

病房很小,只有十几平米。一番慰问过后,见四下都没有能坐的地方,只有一张沙发椅,大家就都错落地站着,跟方济舟聊天。其实也没什么可聊的,随意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话题就自然而然转到了吴天长跟队友置气的事情上。

方济舟尴尬地笑了笑,说:“这家伙一向做事不带脑子,大家别放在心上。”

吴天长没好气地说:“你这话可不够意思啊,我还不是为了你!”

“省省吧。你这一闹,万一人家怪到我头上来,岂不是有理说不清了……”

众人都安静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方济舟才接着说:“其实这事得怪我自己。不知怎的,来这边以后总觉得不太适应,可能是没休息好吧……当时跑着跑着,好像有点脚根发软,人就给摔了。”

站在窗边偷偷吸烟的小潘,回过头问:“是不是住得不舒服?怎么不事先跟我说呢?”

“不是,我也不太清楚……你不是也会吗?”

“我只是那天酒喝多了……”

陈剑豪皱着眉头,冲方济舟说:“你不是吧?都来好几天了,难怪我老觉得你一脸没精神的样子。”说完他又问陈谨吾和吴天长:“你们呢?”

两人摇了摇头,吴天长还故意露出自己的肌肉道:“我身体好着呢!”

方济舟苦笑着说:“老实说,我在国内踢球的时候,最大的不足就是体能,来这边感觉更严重了点……这也是我最想加强的地方。”

“先好好养病吧,这种事情急不来的。”

“关键是循序渐进,不要太勉强自己,不然像今天这样反而得不偿失。”

听得陈谨吾连着两句心灵导师似的劝告,方济舟不由得点点头,笑道:“道理我都懂……好了,你们先回去洗洗睡吧,明早还得上课呢。”

吴天长说:“我留着陪你?”

“又不是什么大病,再说这里还有护士呢,用不着你操心……好了你们回去吧。”

“OK。有事给电话。”

“放心吧。没事也用不着专程过来,待个十来天就出院了。”

※※※※※※

戈维亚把他们送到医院后,有事回了家一趟。此刻才又驱车过来接他们。得益于小潘和他的私交颇深,才有这么个免费司机一直跑前跑后为他们服务。

经过了一天的课程和训练,小伙子们都觉得很累了。一行人纷纷向戈维亚道了谢,到宿舍后倒头就睡。

次日上学,身边缺了方济舟,吴天长的话唠症无处排解,把一肚子的话都撒向了陈剑豪。陈剑豪迫于无奈,只好硬着头皮跟他聊天。其实两人互相都有些看不上,若不是苦于无人可谈,吴天长也懒得跟他多嘴。

至于陈剑豪,则更多是不喜欢吴天长口无遮拦的性格,特别是吴天长仗着自己身体强壮,一言不合就喜欢用拳头说话——不过陈剑豪似乎忘了,自己骨子里也是这种人,只是随着年龄增长,挥拳之前懂得先过一过脑了,但也常常会有刹不住车的时候——非要说两个人最大的不同,也无非是陈剑豪显得傲,吴天长显得愣,仅此而已。

但缘分往往就是这么奇怪,两人独处了一个上午,竟然也亲近不少,连上厕所都得凑在一起。而且两人的身高体型相差不远,皮肤一样的黝黑,脸上都长着不少青春痘,发型也差不多,除了一个红发一个黑发,外人乍看之下还以为是亲兄弟。唯一让陈剑豪不满的是,吴天长的嘴真是好生不消停,从教室聊到厕所,又从厕所聊到教室,路上看到什么都能议论一番,就像个娘们一样,听得他耳茧子都快磨出来了。好不容易熬到放学,陈谨吾从另一幢教学楼走来,吴天长才终于迎来另一个聊天对象,把他从苦海里解救出来。

陪吴天长聊了一个上午,原以为可以消停一会了,结果前脚刚踏出学校大门,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既陌生、又似乎在哪里听过的女孩的喊叫:“陈剑豪——陈剑豪——等等!”

陈剑豪回过头,定睛一瞧,才懒洋洋道:“是你?”

原来是同班的中国姑娘。她跑上前,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还……还真叫陈剑豪。”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这么冷的天,姑娘竟穿着一条粉色的半身蓬蓬裙,露出修长的美腿。吴天长不由得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问:“你是班上的?”

“嗯。”姑娘眼都不瞧一眼,只顾跟陈剑豪说话,附着身子气喘吁吁道:“我……我在后面喊了半天,你是故……故意的吧?”

说罢,姑娘抬头发现三个男生都齐刷刷盯着她的腿,便捂着裙子道:“你们看什么?!”

陈谨吾和吴天长不好意思地扭头望向别处,只有陈剑豪依旧盯着她,说:“你穿成这样不就是给人看的?”

“你……”

吴天长赶紧拽着陈谨吾走人,然后偷偷凑到对方耳边问:“那家伙还真看不出来啊,刚来就搭了个美女?”

陈谨吾窘笑道:“我怎么知道,你们不是同班的吗?”

“真他妈奇了怪!舟哥前几天在飞机泡了个空姐,这小子刚来又搭了个学生妞——我草,这里是葡萄牙啊!就那么几个中国妞,这俩居然都能碰上?!”

听得吴天长又是“他妈”又是“草”,语气之惊讶,眼神之惶恐,陈谨吾也不禁觉得这件事实在太不可思议了。只是陈剑豪就在身边,不便吐槽,便扬手道:“我们先去队里吃饭,你们慢慢聊!”

见两人转身就走,陈剑豪也没有挽留的意思。陈谨吾话里带话,“我们”和“你们”立刻言明了双方的特殊关系,也有不作电灯泡的意味。不过姑娘倒好像听出来了,突然急道:“我跟他没什么!你们跑什么?”

姑娘嘴里一连吐出两个“什么”,反显得两人之间有种不可言说的暧昧。陈谨吾伸手晃了晃,表示告别,便头也不回地走了。他的肩膀被吴天长搂着,一高一矮贴在一起,扭扭捏捏地走着,就好像是在嘲笑他们。

姑娘瞪着陈剑豪:“你跟他们说什么了?”

陈剑豪轻描淡写地说:“我又不认识你,能说什么?”

见对方总是装作不经意地盯着自己的腿,姑娘索性抬起手:“……你看够了吗?”

“不然看哪?”陈剑豪的眼神往上移动,“看胸?”

姑娘恼羞成怒道:“臭流氓!”

陈剑豪干笑了一声,头一转,话题也跟着转道:“你找我做什么?”

姑娘还在气头上,哼了一声说:“没想到你是这德性!要不是我男朋友要我问你电话,我才懒得找你!”

“是吗?那你是要还是不要?”

陈剑豪的话说得模棱两可,姑娘也一懵,反问道:“要什么?”

“电话啊!”

“……”姑娘从包里抽出手机,恶狠狠道:“多少?”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我没工夫跟你扯淡,快说!”

陈剑豪作沉思状,故作高深道:“如果是你想要的话,我倒是不介意告诉你——如果是你男朋友的话,哦对不起,我对男人没兴趣。”

“……爱给不给!”姑娘脸一横,转身就要走。

陈剑豪一把喊住她:“喂!你都知道我的名字了,还想跟我要电话——那我不亏大了嘛?”

姑娘回头盯着他,咬牙道:“那你想怎么样?”

“你把名字告诉我,我给你电话,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两清。”

“……两清个屁!什么**喻!”

“算了,为了表示我的绅士风度,就先把电话告诉你吧,记着——193xxxxxxx。”

陈剑豪报号码的同时故意加快了语速,姑娘匆忙按着手机记录。她当然知道对方有意刁难自己,却又无可奈何,完事后便瞪着他,不情不愿道:“我叫吴熙琼!”说完也不作告别,扭头就走。

陈剑豪在后头想了想,拉长嗓子问:“哪个Xī啊?”

“康熙的熙!”

“哪个Qióng啊?”

姑娘停下脚步,回头骂道:“你他妈没文化是吧?!还能有哪个Qióng?!人名不都用一个‘琼’字吗?!”

陈剑豪啧啧道:“好粗,好粗……”

“粗你个头!”说罢,吴熙琼扬长而去,独留陈剑豪在原地回味,久久不能平息。

《留洋手记:造梦先驱》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沃德尔)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陈剑,吴天)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沃德尔)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留洋手记:造梦先驱》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陈剑,吴天),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留洋手记:造梦先驱》 免费阅读章节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