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秦娇》秦娇老师 LOLI控 秦娇平胸小受文

更新时间:2020-02-14 08:03:45

《秦娇》秦娇老师 LOLI控 秦娇平胸小受文 连载中

《秦娇》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慕子柊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裴顾,蕙芷

经典小说《秦娇》由慕子柊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裴顾,蕙芷,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欧阳桓还有些愣愣地看着蕙芷鬓边的金芙蓉花,欧阳沐低着头还在自责,蕙芷陷入了深深的思索,怎么都找不到答案,而裴顾,则涌入了记忆的漩...展开

《秦娇》免费试读

欧阳桓还有些愣愣地看着蕙芷鬓边的金芙蓉花,欧阳沐低着头还在自责,蕙芷陷入了深深的思索,怎么都找不到答案,而裴顾,则涌入了记忆的漩涡。

阴差阳错相遇的一行人站在壁影前后,各有所思。

最后还是蕙芷再抬头看向裴顾和欧阳桓的时候,发现气氛的尴尬。拉了拉欧阳沐的衣袖,笑着道:“沐表姐我们快回去吧,一会开宴了,万一姨母和母亲找不到咱们两个,找了过来可怎么办?我可不想回去被母亲罚抄书呢。”

欧阳桓听到她的声音猛然清醒,裴顾也轻轻地晃了晃脑袋,幅度为不可查。回忆旧事,现在这个时候不大合适,还是回去了再好好想想。

欧阳沐急忙附和,匆匆带着蕙芷穿过壁影进了二门。

辛亏夫人们去了后面赏梅花,她们两个连走带跑地追了过去,被大家误以为她们去了净房,也没有指责。

可是蕙芷一回到承安侯府,就被母亲罚抄《女则》,欧阳沐也被禁足了十日。

于是蕙芷刚好趁抄书的时间,细细地理了理最近发生的种种事情,最后决定去找父亲问个清楚。

...

两人走了以后,欧阳桓自己也失神了很久,并没有发现裴顾的异常。他连忙道歉说自己没有事先安排云云。裴顾并不责怪他,反而让他心里更加过意不去。宴席和赏园结束了以后,欧阳桓又多送了裴顾几幅字画。

旁家的公子们都笑他“一个腹中没有什么墨水、只懂得耍耍刀剑,乱买东西的世子,用得着你这样交好吗?武威候府真的交到他手里,恐怕离夺爵也不远了。”

然后就是一阵哄笑。

裴顾却在着一阵哄笑中策马安然离去,姿态肆意而优美,一旁的马车里坐着武威候的年轻继室杨氏。

杨氏的声音从马车中传了出来,十分甜腻婉转:“你妹妹喜欢南城长庆楼的糕点糖果,劳烦世子去买一些来。”

往常这般,他会亲自去买,显得孝顺听话。但今天他见到了小丫头,心里想到往事不平静,只安排了身边的半夏去办。

杨氏在马车里隔着帘子听到他的安排,神色晦暗不明起来。

等到了武威候府,裴顾直道宴席无趣,与那帮公子哥们相处十分费劲,喊着累直接回了听风堂,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去看杨氏所生五岁的裴颜。

听风堂里装饰地很富贵,颇有点炫耀的样子,并不着重高雅或淡泊,连书架上都没有几本像样的书。

裴顾瞧着故意这样装饰地屋子就十分烦闷,两个漂亮的丫头过来服侍,被他呵斥出屋子,自己换下衣服,躺在一张罗汉床上,静静地想着事情。

他被传出“纨绔”的名声,杨氏就把他当纨绔一样养着。花重金给他买了匹马,还为他填平了园子里的小池塘,修成跑马的小Cao练场。

精挑细选出漂亮妩媚的丫头放在听风堂伺候...

不过是内宅乌七八糟的事情,再糟心也不过是这样了,他在无音谷学过这么多,还怕她杨氏一个女子么?

何况还是父亲并不十分喜欢的女子。否则怎么她只生了一个裴颜,就再也没见什么动静;又或者父亲只给掌管内院的事项,外院的管事们办事回事是从来不会经过杨氏的手的。

杨氏是沈贵妃的哥哥做的媒嫁给父亲续弦的。

他又想起了今天在诚意伯府见到的秦六姑娘,或者说当年的暖暖小丫头。

...

大概是五年前,他刚刚进入无音谷满一年的夏天。

无音谷后面的山上竹林飒飒,师傅闭关以后,他就住在师傅的竹意馆,每天在竹林里排布奇门遁甲、练习轻功,或是和江采琼一起由栖梧夫人教导制毒。

每天都过的很充实。

离开无音谷多年的三师叔带着小女儿进了无音谷,看望进谷许久的儿子,师弟明远。

小丫头扎了双丫髻,带着细纱做的珠花,穿着颜色素净普通的衣裙,他却能一眼认出小丫头的一举一动,都与出身京城里世家大族的贵女们一般无二,甚至更加自然,如同刻在骨髓里的传承。

但是小丫头一双眼睛干干净净地像刚刚被洗过的夜色,眼神亮的像星星,额发被风刮到脸上,她眨眨眼睛再揉揉眼睛的样子,让人十分想伸手揉一揉她的脑袋。

三师叔说她叫暖暖。

小丫头笑起来的时候,也的确像三Chun暖阳一样,让人心里熨帖的不行。

他却知道,这位三师叔身份贵重,一双儿女的名字当然做不的真。

栖梧夫人一见到三师叔的小女儿,就非常喜欢,要她做她的小徒弟。三师叔不置可否,只说暖暖不能进谷,栖梧夫人要派人去他府上。

而且不能透露府上的消息。

这样的条件,总是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栖梧夫人居然也能答应,当即就要求小丫头敬茶。小丫头也很听话,乖乖地敬了茶磕头行礼。然后和师兄师姐们见礼,甜甜地叫他师兄,声音糯糯软软的,让他无端觉得开心。

他只比她大了三岁,但他们一个满目沧桑,心中都是仇恨;一个却天真烂漫,生活的好不自在。暖暖入谷时,栖梧夫人正在教江采琼、弋鸢和他如何辨识毒药、配毒解毒。

采琼、弋鸢和他一样,也是身负血海深仇,甚至比他更悲惨一些。

他九岁那年随母亲萧氏回外祖家探亲,没想到却在路上被强盗杀人越货,母亲因为貌美被他们调戏,一怒之下撞剑而亡。

强盗居然对着母亲的尸体意欲不轨。他愤怒地拿出外祖萧大将军给他的匕首,第一次杀了人,脑子一热放火烧了母亲的尸体。

但是强盗却比他力气大,功夫也比他强。

第一个被他杀死的强盗大概只是因为大意,到后来他体力不支,功夫也只是世家子的三脚猫,不敌众强盗,再后来他身受重伤,匆忙跑到林子里。

就这样被在河对岸休息的师傅屠岸青发现并且救下。

而江采琼出身江南医药世家,叔父背叛家族,勾结外人杀了她的父母,被栖梧夫人救下时候,是在一座山崖下。她和哥哥江弋被追杀到山崖边,被迫跳崖,没想到被藤蔓挂住,最后落在了崖底的草丛上。

栖梧夫人在那山崖下面寻找一味很少见的药草,于是将他们两人带了进谷。

江弋改了姓名,叫做弋鸢。

他们三人平素在一起练功、生活,各自背负着血海仇恨,过的并不轻松,每日极少言语,只是盲目机械的拼命往大脑里填充师傅教导的种种。

这种不安又焦躁的情绪每日都积压起来,很快就到达了将要爆发的临界。

而暖暖正是这个时候出现的。

《秦娇》精彩评论:

魏十七走上前,将她轻轻拥入怀里,摸摸她的头,笑道:“你长高了,差不多到我胸口了,不能像以前那样,坐在我肩头了。”秦贞双手抱住他的后腰,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不哭,你看,我平安回来了,你也长大了,我们都很好,今后也会很好。”“是,我不哭……”秦贞在他衣襟上擦干泪水,仰起小脸看他,看见他瞳孔里自己的身影,脸颊火热,耳根慢慢泛起红晕。她真的长大了,眉目如画,肤光胜雪,魏十七心中一动,忍不住低头亲了亲她的嘴唇。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