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神祭神迹》神级神级系统 健全文 神祭神迹强强

更新时间:2019-09-10 16:07:40

《神祭神迹》神级神级系统 健全文 神祭神迹强强 连载中

《神祭神迹》

来源:作者:清絮泠分类:玄幻修真主角:公孙杨,冷翊岚

经典小说《神祭神迹》由清絮泠所编写的玄幻修真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公孙杨,冷翊岚,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妖女的女儿怎么能当神祭?”“对啊对啊,不过妖女怎么会有女儿?”“她姓离啊,不会是……”“什么?你的意思是说她是族长的女儿?”“...展开

《神祭神迹》免费试读

“妖女的女儿怎么能当神祭?”“对啊对啊,不过妖女怎么会有女儿?”“她姓离啊,不会是……”“什么?你的意思是说她是族长的女儿?”“哎…你小点儿声,我只是猜测…猜测!”

离唯一仍是站着,目光未曾离开那老妇,而老妇也是淡定地对视着。听到人们毫不掩饰却假装小声着的议论,离唯一的身体却控制不住地颤抖着,好像极力抑制着什么。一旁的公孙杨一脸看戏的样子,嘴角是意味不明的笑:“大家静一静静一静,这位长得与谨莲姬非常相像的女子啊正是族长离落和谨莲姬的孩子,祈天皇族唯一的子嗣,我们祈天一族唯一的公主,伟大的神祭离唯一!”

“长老大人您说笑吧?妖女的女儿怎么会是公主?就算是族长的女儿也不行吧?怎么还能当神祭?”“就是,又来亡国吗?”“快杀了她!妖女的女儿也是妖女!”“对!杀了她!保卫祈天!”

公孙杨满意地笑了笑,正欲开口:“所以说……”

“原来祈天的人民竟这般能说会道…可是为什么谨莲姬是妖女?为什么你不是?你不是?你不是?公孙长老想说什么?所以说才让我用性命抵所谓的妖女谨莲姬所谓的亡国之罪?”离唯一压了压快要烧着的怒火,冷下脸色质问着。

一位性格爽辣的少妇见状忍不住道:“你这黄毛丫头休得猖狂!若不是那妖女将离族长迷得不离朝政,祈天又怎会陷至如斯田地?”

“如斯田地?那你倒是说说,离落担任族长期间祈天的利益何时受损过?”

大多数总是人云亦云,过过嘴瘾,看看热闹,见无人应嘴,也只好噤声,两眼却依旧瞟来瞟去,希望有个出头人,好让大伙儿继续看看戏。可大家毕竟也都是些平民百姓,对那些皇家秘闻并不清楚,可就是因为不清楚,那想要知道的欲望才那样的强烈。诡异而尴尬的气氛压抑着,人们继续跪着不是,起身走开也不是,只好干等。

终于,先前最先搅起大浪的老妇人徐徐开了口:“离落族长即位的第四年,他十六岁,兽族向我祈天西北方举兵进攻,直逼首城,离落族长和大祭司冷翊岚带领骁勇善战的紫卫、蓝卫、黑卫等与兽族在幺河泗水而战,因祈天由离落亲自带兵,紫卫之攻,蓝卫之防,配以黑卫压阵,兽族连连退败,答应退兵,但却提出了极为不平等的条约作为退兵的理由,否则誓不破城绝不归。离落族长那时刚与妖女谨莲姬完婚不久,且整夜整日地腻在一起,几乎夜夜都到她的莲笙宫里就寝。见兽族退兵,便想着直接回宫一解他的思想之愁,结果却被暗地下了迷药,还没看清条约上的字,便糊里糊涂地签了名盖了印,以至于年年要给兽族送金送银,何止利益亏损!”

众人哗然,不敢相信原来突然加重的赋税竟有这般隐情,看离唯一的眼神也越发锐利、厌恶。

离唯一淡然,眼神却深邃如漆,“如今的祈天,是离家的天下,就算想要走你们所有人的命,你们,又能奈何?不过乖乖地帮人收尸,然后再等着别人帮自己收尸罢了,总之,结果一样。”少女眉眼依旧清浅,却被一股极为浓重的戾气所包围,虽然声音不大,可话语之毒辣,只可让人含怒屈服,而不能做出任何的抵抗,忽而话锋一转:“这般秘闻我也未曾听离族长提及,不知是你胡乱编造还是却有此事?”

老妇人未有丝毫迟疑:“却有此事,若有半点虚假,老身必不得安生终老!”

“那么,”离唯一看了看老妇人鬓边莫名出现的虚汗,“你,不过一介平民,一个孤穷无依的老妇,此等秘闻,你又是从何而得之?”

老妇人顿了顿,身子微僵,许久才恶狠狠地道:“天地有眼,就算老身所言无凭无据,但事实绝不会永久隐瞒!而神祭大人您,本就是个将死之人,离族长何需与您多言!老身已知太多丑陋之恶,能与您同日逝亦是福!”说罢,便向离唯一踉跄着快步走进,拔出守卫一旁的随行祈使的配刀,狠狠地刺进胸口,鲜血直涌.

人们有些傻眼,不过很快开始了暴动,一股股涌动着杀气的人流冲向离唯一,护驾祈使连忙拦住人群,而离唯一也无心与这般好事者浪费口舌,一脸漠不关心,转身钻进肩舆。

公孙杨没能看到好戏,一副吃了苍蝇的模样,面色阴沉,声音嘶哑,像锯木之音般刺耳。“大家别激动,别,别激动……”说着又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今天大家来此,均是为了给我们祈天一族的神祭大人送行的,而刚才那位老妇人说的呢,也全都是谬论,大家不要迷信,也不要随意跟风模仿。现在神祭大人该去祭祀天坛了,大家让一让啊,莫耽误吉时!”说完这番似在打圆场的话,就挥手让紫卫上前开路。

坐在肩舆中的离唯一听闻如此也只是笑笑,眼中的冷意越发浓郁,呵……还真把他自己当成祈天的族长了呢,势力已被全部剥夺压缩的父亲……是否还有能力抵抗?是否还有能力保住离家的江山?若她……若她能保住自己的性命,是否胜算就能大一些?是否就能保住离家?是否,是否一切都会变好?呵,又想多了,她怎么能怎么敢怎么可以保住自己的性命!若是她不死,父亲怕是更难做下去,而这样……必然会加快离家被公孙杨势力彻底抹杀的速度……离唯一想到这,凉凉地笑着甩了甩头,自从那次和父亲谈心之后……她好像变太多了,变得太陌生,一点都不像她自己了,不过无妨,她本来也不属于自己,将死之人!呵……变成如何又与她何干?不过是个祭品,又何需多想!

公孙杨看到人们乖乖地被紫卫赶到一旁,毫无怨声地让了路,公孙杨虽面有愠怒虽,却并未发作,只是挥了挥手,便向前走去,祈使也连忙抬着肩舆前进……就算未能成功地让民众对离唯一彻底扭转对她的态度,旦至少起了一定作用。离落,迟早被他赶下台!

……

终于,在这如潮般涨落的波折中,银白色的肩舆在正午前的最后一点温热中缓缓停下,离唯一自己掀开帘子,挂满水滴石的流苏互相撞击着,发出怪诞的叮当声,待声音渐渐弱下直至消失,才利落地跳下肩舆。

在随行的祈使“押送”下,走进了祈天祭祀殿。镀上一层薄薄的鎏金的素色和黑色瓦片相互交错,在湛蓝苍穹的掩映之下,显得更加耀眼。屋檐四角向内弯曲,墙面挂满了多彩多样的肖像画,左侧挂的是祈天组的历代族长,而右侧则挂上的是历代的神祭和当年征战的名将的肖像画,在壁画的最后,离唯一看到了自己的肖像画。画中的少女身着月色袄裙,衣上、裙面上,绣满了若隐若现的银色的凰。眉间含着若实若幻的哀愁,近乎白色得透明的菱唇微抿,与微皱的眉眼相映显得格外的忧愁而楚楚可怜,眸中也好像隐约充盈着晶莹的泪花。离唯一看到这张肖像画之后十分厌恶地皱了皱眉,一把拿下头上的缠丝变形赤金镶珠凤簪,一头波浪银发倾泻而下,原本端庄整齐的发型变得凌乱。离唯一用力地将凤簪插在肖像画上,狠狠地划着,看到肖像画破烂得看不出原来是何许人也,才微微满意地轻抚这破损的肖像画,这才是她!今天的她!

一旁“押送”离唯一的祈使看到以后,被吓得不轻,慌慌张张地拦住离唯一,把她押着继续前进。穿过祈天祭祀殿的大堂,又是一番极为空阔的天地——祭祀殿的中心,祭祀天坛。

刚走出大堂,离唯一就被来自四面八方的视线包围了,各个长老看到离唯一身上浸满血色的白纱和妖冶的妆容,都被这样的惊吓给吓懵了,有些站不住脚。懵了一阵就赶紧四处拉人询问,原本安静的祭坛天坛瞬间炸开了锅,人们的议论声中,有惊叹,有愤怒,也有害怕的,各种各样的情绪混杂在一起,如石头压在人们的心头。离唯一的情绪却渐渐地淡了下来,好像褪去了刚才会画像的狰狞,变得如画中的那个哀愁似黛玉的娇柔少女,静静地立在一旁,与诡异的祭祀服格格不入,今天的她,一定会成为那群丑陋族人的梦魇!

冷翊岚却完全不管长老们毫无营养的八卦,指挥祈使在祭坛中放上柴草,倒上祈天特制的木色香油,然后悠悠地对离唯一说:“神祭大人,请您过来一下。”

离唯一闻言并未多想,只是径直走过去,继续面无表情:“何事?”

“你想死吗?”冷翊岚戏谑地问道。

“与你何干?”离唯一不想多言,别过脸。

“无妨,反正你死不了……会活得很漂亮……”冷翊岚收起笑脸,认真地看着离唯一的眼睛说道。

“什么?”离唯一一怔,装不下不在意的面具,有些茫然。

“嘘……别多问。吉时已到,去吧。”冷翊岚牵起她的手,把她带到祭坛中央,然后放手,走开。

长老们见祭祀大典即将开始,立马停止八卦,屏息注视着。

冷翊岚结果祭祀祈使的祭祀之火,一把举起高呼:“伟大的森林之神啊,请接受经过祭祀之火淬炼的神祭!佑祈天三十年风调雨顺!佑祈天大国永繁不灭!”音落,一声巨响,祭坛瞬间被火海包围。

仅过了半刻,祭坛便又空无一物,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只有淡淡的香油燃烧之后的味道,弥漫在空中,却隐隐指引着,秘密,更深处。

《神祭神迹》精彩评论:

粮草变仙草,过100万开头前20多章确实很无聊,忍过去之后,脑洞大开,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你若是接受了这个设定,那之后的一切自然就顺理成章了。首先是灵气复苏背景,男主(公孙杨,冷翊岚)先是嘴炮忽悠小精灵,又出去玩了一圈,收获爱脑补的迷妹一只,接下来,神奇的事情发生了,男主(公孙杨,冷翊岚)身世居然是个邪教继承人???好吧,我承认有点意思了,接着往下看去,啧啧,人类爱脑补的个性帮助了男主(公孙杨,冷翊岚)良多啊,堪称戏精民族,看的我欲罢不能,考试前夕也停不下来!甚至在图书馆还发出了猪叫声!羞耻!目前看到323章,地球母亲正和异界玩你咬我一口,我咬你一口的游戏中。强烈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