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一曲凤鸣》一曲凤鸣 小说 Twink 一曲凤鸣同人

更新时间:2020-07-30 00:00:16

《一曲凤鸣》一曲凤鸣 小说 Twink 一曲凤鸣同人 已完结

《一曲凤鸣》

来源:作者:午夜分类:宅斗主角:曲清阮,白唏

午夜新书《一曲凤鸣》由午夜所编写的宅斗风格的小说,主角曲清阮,白唏,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辰翊望着她离去的方向,眸中泛起点点无奈,他叫厌帮忙去办事,厌叫曲清阮帮他看家,曲清阮却又吩咐他帮厌看家,兜兜转转,最后回到他这。...展开

《一曲凤鸣》免费试读

辰翊望着她离去的方向,眸中泛起点点无奈,他叫厌帮忙去办事,厌叫曲清阮帮他看家,曲清阮却又吩咐他帮厌看家,兜兜转转,最后回到他这。

辰翊望着夜空,看来,今后的日子不会平静了。反正对他来说没什么,因为他要是想离开这个火坑,随时都可以,所以他不在乎多待会还是现在就离开。

他在乎的,是这次的动静是不是也会像上次那般,若是,那么三大界恐怕就是两大界了,他也要找过地方隐居。毕竟人间禁不起这样的波动第二次。

辰翊双手结印,飞速布置了两道光屏保护这座岛,用以防止别人闯入,便也化作一道流光而去。

曲清阮回到自己的宫殿内,便瞧见一位美人坐于庭院。曲清阮缓缓朝她走去,坐于她的对面,朱唇轻启,如空谷幽兰的声音缓缓响起:“绫月,怎的今日有空来我这?”

绫月站起身来准备行礼,曲清阮道:“无须多礼,坐着。”绫月这才坐下。

绫月道:“公主,听白唏说,您需要神器下落的线索?”

曲清阮执起一个茶杯在手中把玩,她淡淡道:“你有?”

“正是,”绫月顿了顿,接着道:“先前走运,下凡尘时得到了一些消息。公主可要知道?”

曲清阮放下茶杯到了一杯水,又执起茶杯细细品尝茶水,许久,她才缓缓开口,语气淡漠道:“这回,你想要什么?直说。磨磨唧唧的,很碍事。”

此时的曲清阮才像神王继承人,不怒自威,一字一句都透着淡淡的威严。

绫月干笑了几声,道:“公主果然是明白人,是绫月太愚笨,竟在这卖关子。是这样的,绫月想要目睹伏羲琴的风采,不知公主可许?”

曲清阮淡漠地瞥了她一眼,转了转手中精巧的茶杯,她才淡淡道:“你从何得知伏羲琴在我手上?”

绫月压低了声音,有些神神秘秘的:“公主,我并不知伏羲琴在您手上,是有个男子来我这对我说伏羲琴在您手上,然后说了神器的下落,之后就不见了。”

曲清阮微不可觉地蹙了蹙秀眉,她双手结印,一道半圆形光屏出现在庭院中,将她二人笼罩。

曲清阮两手往前一伸,意念一动,一道光芒闪过,一把古朴的琴便出现在她手中,琴表面泛着柔和的白光。

绫月眼中闪过惊奇之色,她道:“果然神器就是不一样。”曲清阮淡淡的瞥了她一眼,道:“看够了?”

绫月连连点头。

曲清阮见此,意念一动,伏羲琴便消失了,然后她双手一挥,光屏也随之消失。

“消息。”曲清阮淡漠道。

绫月点了点头,缓缓道:“东皇钟、轩辕剑皆在凡尘华贵之地,昊天塔位于凡尘清修之地。”

“只有这些?那人长何模样可有看清?”曲清阮蹙了蹙秀眉,问道。

绫月先是点了点头,后又摇了摇头,她道:“公主,那人就只说了这些。对了还有一句话,他说叫我把这个带给公主,公主一看便知。然后那人一直是背对着我,就连玉牌也是扔给我,我真的不知道他长什么模样,不过他一袭墨色衣裳袖子边沿用的事红线。”

语毕,绫月将一块血色玉牌递给曲清阮。

曲清阮伸手接过,待看清上面雕刻的诡异纹路时面色一变,然后对着绫月道:“你回去吧。”

语毕便飞速向自己的房间走去。绫月有些摸不着头脑,但只能听从曲清阮的命令。

曲清阮进入房间后这才放下心来,她的房间外设有结界,在里头的任何气息都不会被外面察觉。

她看着那块玉牌,面色有些沉重,她将灵力输进去,一道魔煞之气瞬间蔓延,然后消失,只见玉牌上现出“已去凡尘”四个鲜红的字。

曲清阮运用灵力微微用力玉牌变化为齑粉。

曲清阮走到窗户边望着夜空,轻轻呢喃:“开始了么……”

接下来,碰见了就是敌人了。

她永远也忘不了,如果不是他,恐怕她现在早已尸骨无存,又如何能回到这神界?

只可惜,立场不同,终究是陌路。

曲清阮缓缓闭上双眸,沉默良久,她突然睁开眼,眸中透着坚定。

曲清阮在脑海里联系起应龙,他们俩之间有契约,要联系起来自是简单。

“应龙,准备吧。”

“主人,终于可以了?”

“嗯,提前了点时间,现在有点赶时间,明天我便去你那,现在好好休息吧。”

“是,主人!”

曲清阮感觉得到应龙那份激动,但是她现在只有平静,她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辰翊会赌她是个洒脱人。

一夜无话。

公主曲清阮在黑水潭与应龙激战并成功收服其的消息瞬间传遍整个神界,据说一神一兽经过一个时辰的激战后,最终曲清阮险胜,成功收服应龙。

对于公主身边以后将会再多一大助力,神界各派都各怀心思。

“主人。”白媱望着坐在庭院品茶的曲清阮道。曲清阮点了点头,示意她坐下来,然后道:“怎的?”

白媱将手放在桌上,用掌心托着下巴,缓缓道:“主人,我不喜欢你在别人面前那副模样,感觉好无情,对待什么事物都只有一种感情。”

曲清阮勾了勾唇,笑道:“傻丫头,我不那样又如何有威严?有时候光有实力和头脑是不够的。而且我又没那样对你。”

白媱沉思了会,这才咧开嘴笑道:“也对。那些人,一辈子也别想看见我家主人的笑容。”

“你这丫头。今日我与应龙那场打斗下手有点重,他好像受了点伤,你不去看看?”曲清阮眸子微垂,飞速掠过戏谑。

白媱先是惊呼了一声,然后又飞快捂住了自己的嘴,接着看见自家主人貌似在品茶并未注意到她,她才松口气,然后道:“谁要去看他!”

“伤的应该还挺重的,那时候一打起来有点忘我,忘记把握分寸了。”曲清阮才说完,就觉得一阵风拂过,对面那张石凳上的人早已不见踪影。

曲清阮嘴角微勾明显心情愉悦。

曲清阮放下茶杯,缓缓的朝着白唏的屋子走去,殷红的眸子尽是淡漠,待得进屋后,淡漠的目光在触及白唏那一刻也染上几分暖意。

白唏知道有人进来了,却不知是何人,只听得那人如空谷幽兰的声音缓缓响起,唤得正是她的名字。她嘴角微勾:“主子。”

曲清阮随意坐下,望向她,低叹道:“对不起。”

白唏一愣,问道:“怎的?为何突然道歉?”

“当初若不是我来迟了,你这双腿加这双眼睛,便会好好的了。”曲清阮道。

白唏笑了一声,道:“主子,若不是你,我现在已经和黄土融为一体了,你又有什么需要道歉的呢?”

曲清阮轻轻摇头,这是她心里的一个结,一个永远无法解开的结,她道:“若是我当日按时到你家,你便不会这样。”

“你真是死脑筋,又不是你动的手,你怪自己做甚?且事后你不是把他们都杀了给我报仇了吗?都多少年了,还说些这些有的没的。”白唏对于曲清阮突如其来的伤感颇为无奈。

曲清阮收起伤感的情绪,望着她道:“白唏,我不在这的这段时间又要麻烦你了。”

白唏微微颌首,道:“主子,这些我都明白的。但是,你答应我件事好吗?”

曲清阮道:“说说看。”

“从今天开始,无论你去哪,去做什么,一定要活着回来。”白唏知道,这次她回来代表着什么,意味着什么。

曲清阮轻轻点了点头,她轻声道:“我答应你。”

白唏这才心里的那块石头这才落下。

“我去找三青了。”曲清阮道。

白唏微微颌首,道:“嗯。”

曲清阮走出白唏的房间,正走在去三青房间的路上,却不想碰见准备外出的他。

曲清阮望着面带欣喜之色的三青,问道:“你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好事了?”

三青见到她,先是唤了声“主人”,然后道:“今天对我来说是个重要的日子,不知主人有何事?”

曲清阮也没多问,只是道:“我昨日和你说的你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只待主人说开始,那三青便会开始这项任务。”三青道。

曲清阮微微颌首,眸中掠过赞赏,她道:“不错,挺有能力的,待我去凡尘后你便开始这项任务吧。要注意的地方都清楚了没?”

“主人你又要去凡尘?”三青眼中闪过惊诧,问道。

“对,所以这项任务只能你孤身一人完成,记住,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你是最重要的。”曲清阮面色带着凝重。

三青亦是如此,他郑重的点了点头,然后道:“主人,待你回来后,必然能看到成果。”

曲清阮沉默了会,笑道:“那还是慢点,我回来的时候还想休息休息在打这场硬仗。”

三青见她开玩笑便也跟着笑了笑。曲清阮拍了拍他的肩:“你去吧。小心点,记得我的嘱咐。”

“主人,这是我第一次想说你。”三青面带严肃道,曲清阮来了兴趣:“哦?说我什么?”

“好啰嗦。”三青毫不犹豫的吐出三个字。曲清阮勾了勾唇,淡淡吐出一个字:“滚。”

三青笑了笑,明显心情很很好,化作一道流光飞去。

而曲清阮也没多过问他的事,这是她的原则。

(求赞求评论求收藏QAQ嘤嘤嘤亲们别光看给评论可好?如果觉得午夜写得好的话不妨推荐给亲朋好友~有能力的亲们阔不阔以打赏点捏~~)

《一曲凤鸣》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午夜)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曲清阮,白唏)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午夜)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一曲凤鸣》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曲清阮,白唏),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