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从前有个问剑人》从前有个问剑人txt 总攻 从前有个问剑人straight(直人文)

更新时间:2020-08-06 08:00:06

《从前有个问剑人》从前有个问剑人txt 总攻 从前有个问剑人straight(直人文) 连载中

《从前有个问剑人》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秦二风分类:武侠主角:巫清,唐戈

《从前有个问剑人》是秦二风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从前有个问剑人》精彩章节节选: 北山上的风更冷了。 那日在朱雀将府前发生的事情早就已经在黎山院中传开,所以当唐戈说出那三个字的时候,所以人都愣住了,原来他真的打...展开

《从前有个问剑人》免费试读

北山上的风更冷了。

那日在朱雀将府前发生的事情早就已经在黎山院中传开,所以当唐戈说出那三个字的时候,所以人都愣住了,原来他真的打算不留面子的啊。

“你不要太过分!”

此事参与的不仅有云剑宗,还有大悲门,不过唐戈的目光并不在剑司徒身上,或者说根本不重视他道不道歉,他的目的是云剑宗何念。

布天言微嘲道:“你闭嘴,难道就不知道为你大悲门的那些弟子考虑考虑?”

剑司徒脸色一僵,回头看了一眼衣衫破碎、一身狼狈的三名弟子,他们看似无碍,但是体内却被唐戈种下了随时可能爆发的剑气。

何念看了一眼身后被云剑宗弟子搀扶着却依旧昏迷不醒的尤季辰,脸色阴晴不定,体内有一股浑厚的气息若有若无的释放出来。

唐戈坐在大椅上,安静的等待着。

其他宗门的人现在也不着急走了,以一种看戏的心态笑而不语。

甚至就连贪狼殿的黑袍男子此时似乎也不想为何念说一句话,只是有淡淡的黑气在他的眼中氤氲。

何念盯着唐戈,寒意与杀意几乎难以掩饰,他的视线掠过布天言,又是心头一凛。

布天言是在场的最强者,就算是贪狼殿的黑袍男子和池靖也难以胜他。

何念又看到了唐戈手边的天律剑,基本上已经放弃了继续争辩。

巫清走了出来,面色平静沉稳,冲着唐戈微微抱拳,道:“前辈,那日是尤师弟冒失了,我愿意代替他向您道歉,还请不要为难何师叔。”

数道视线落在巫清的身上,有些人甚至面露欣赏之意,他不愧是云剑宗宗主的亲传弟子,此等心性与城府也不怕云剑宗后继无人了。

唐戈平静的看着他,说道:“你配吗?”

场间一片哗然,这昆仑山小师叔也太不给云剑宗面子了。

巫清脸色一僵,旋即笑着道:“不知前辈觉得怎样才算配?”

唐戈说道:“等你当上云剑宗宗主还可以。”

巫清的眼底悄无声息的闪过一抹寒意,唐戈所言有一些道理,云剑宗宗主与他从某种方面来说算是平辈。

唐戈看着他,又道:“不要当面揣测我的心思,这样的感觉很不好。”

巫清看到了唐戈眼中极为明显的杀意,而且没有丝毫想要掩饰的样子。

何念心头一震,说道:“巫清,退下。”

唐戈看向古之月,示意她走出来。

巫清退了下去,何念走上前来,面对着古之月,目光闪烁,犹豫了片刻,然后直接双手抱拳,身体前倾,说道:“古小友,那日的事情,我代尤季辰道歉了。”

谁都能看出来,也能听出来,何念是有一百万个不愿意,但是又能怎么办?只要他道歉了,不管是不是真心实意,这便是唐戈要的效果。

古之月美目微凝,静静的看着低下头的何念,没有任何言语。

剑司徒带着不甘与愤怒走了过来,何念都道歉了,他还能怎么办?他看着古之月刚欲说话,却听到了冰冷的清喝声。

“你的道歉有用吗?”

古之月直接回到了唐戈身后,留下了羞恼难堪的剑司徒。

一些弟子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昆仑山的人还真是一个比一个霸道。

剑司徒的道歉没用,便是说大悲门不配给昆仑山道歉,连道歉的资格都没有,你又有什么资格跟昆仑山大呼小叫?

只有唐戈知道古之月为什么这么做,他想到那天在天海楼的一二事,轻轻摇了摇头。

但是他感觉到古之月有些不一样了,是因为经历了登云窟吗?

此间事已了,没人再去在乎何念如何愤怒,也没人关心剑司徒如何屈辱,只知道那天晚上在所有人都走了之后,剑司徒一个人在北山之顶驻足了良久。

……

……

登云窟的第一阶段已经结束,有人欢喜有人忧,但所有人都知道,第二天的登云窟武战才是重头戏。

各宗门年轻一辈一决高下,甚至可以看到多年后武道界的地位,谁的天赋高且实力强,只要不中途陨落,日后极有可能成为武道界的大人物。

邬沧雨、闻卓和澹台漓留在了黎山院,古之月则跟着唐戈回到了问剑阁,布天言在下山之后便是没了去向。

朝天城的夜空比北山上的夜空要高很多,但是一样美丽。

古之月躺在竹椅上。

唐戈在她身边负手而立,望着夜空。

“那团白光是什么?”

“幻境。”

“你看到了什么?”

“过去。”

“古月洞天?”

“嗯。”

一问一答,很流畅,也很平静,没有任何情绪的起伏,但是唐戈知道,古之月和之前有了变化。

“唉……”

唐戈望月兴叹,许久之后,他转过身在古之月身边蹲下,轻轻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说道:“无碍,别怕。”

“嗯。”

古之月用力点了点头,小脸上终于露出了笑颜。

……

……

黑夜,能让人清醒,也让人迷醉。

各大宗门的弟子在修行之后都进入了梦乡,以休养生息准备迎接明天的武战。

黎山院后的大湖漆黑幽深,就算是星月之光也难以照亮其中的黑暗阴霾,湖面偶尔荡起涟漪,但转瞬即逝。

两道身影在湖畔并肩而立,二人已经沉默了很久,身着云剑蓝衫的少年举头望月,另一个黑袍少年眼帘微垂。

许久之后,巫清叹了口气,收回了目光,说道:“今天是有些憋屈了。”

离恹说道:“不过他很对我胃口,不像那些老家伙,迂腐懦弱,一味地委曲求全,固步自封,动辄自夸却毫无建树。”

巫清看了他一眼,说道:“没想到你的怨气还挺深的。”

离恹目光微微抬起,说道:“我说的是事实。”

巫清知道他说的是何念和贪狼殿的黑袍老者等这样的宗门长老,他们的思想和性格自然是和这些少年人不同。

少年就是少年,虽莽撞欠智、自命不凡,却依旧有胸有城府、志向远大之辈,比如巫清和离恹便是这般人。

而那些修行了无数年的修行者,大多数都是固守山门,甚至为了一时安定不惜一让再让。

这也是离恹厌恶那些人的原因。

巫清说道:“唐戈带着天律剑,身边又有布天言那等高手,在场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离恹寒声道:“想打败他自然有的是办法,就算那位无相境高手真的来了,流云神将也不会置之不理。”

巫清苦笑着摇了摇头,天边的那轮明月似乎更亮了一些。

他说道:“各宗门的年轻高手皆是境界极深,明日的武战你可有打算?”

离恹直视前方,平静说道:“我希望最后遇见的是你。”

巫清说道:“罗刹海的鱼三夜、听潮灵谷的白鱼、古月洞天的羽阳等人都不是泛泛之辈,想取胜很难。”

离恹说道:“你把昆仑山忘了?”

巫清一滞,昆仑山封山十年,没人知道他们年轻一辈的实力究竟如何?在之前他们暴露的修为并不能看出真实水平。

但邬沧雨、古之月等人皆是神秘且不凡。

巫清说道:“倒是把他们给忘了,他们应该也是进入了幻境,能够从里面出来也足见实力了。”

离恹背负着双手,说道:“但是都没用。”

巫清点头说道:“希望如你所愿。”

又是一阵安静之后,巫清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道:“你找到天外之物了吗?”

离恹平静说道:“没有。”

夜空中有乌云飘过,巫清的目光冷了一瞬。

《从前有个问剑人》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秦二风)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巫清,唐戈)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秦二风)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从前有个问剑人》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巫清,唐戈),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从前有个问剑人》 免费阅读章节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