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离婚前,我失忆了》离婚前老婆失忆了gl 调教 离婚前,我失忆了㚻

更新时间:2020-09-05 08:01:05

《离婚前,我失忆了》离婚前老婆失忆了gl 调教 离婚前,我失忆了㚻 已完结

《离婚前,我失忆了》

来源:作者:梅飘香分类:总裁主角:程修瑾,叶辞

火爆新书《离婚前,我失忆了》是梅飘香所创作的一本总裁风格的小说,主角程修瑾,叶辞,书中主要讲述了: “程修瑾!”等叶辞远被晾在会议室整整三个小时,终于是按耐不住冲了出来。 被包绕在一群公司高层里的程修瑾抬眼看了他一眼,然后吩咐道...展开

《离婚前,我失忆了》免费试读

“程修瑾!”等叶辞远被晾在会议室整整三个小时,终于是按耐不住冲了出来。

被包绕在一群公司高层里的程修瑾抬眼看了他一眼,然后吩咐道:“那接下来这个案子就按照刚才的商议结果来处理,没事的话就散了吧。”

得到命令后的众人四散而去,程氏三楼空落落的走廊里只留下他二人面面相对。

看着他一脸悠闲自得表情,叶辞远就气不打一处来:“浅妍呢!你把她带到哪里去了?”

“辞远这是什么话?”程修瑾微微弯了弯唇角,似是不经意的抬起手转了转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我的妻子,当然是要陪在我身边。”

叶辞远脸色一白,一把拽住他的领口:“程修瑾!你别太过分!”

见他满脸怒火,程修瑾只觉得心里不是滋味:“辞远放心,我不过是要向她求证当年的一些旧事。”

“什么?”叶辞远一愣,手下的力道一松,就被程修瑾轻而易举推开。

他像是被没有听明白一般,怔怔的看着面前整理衣服的男人:“你要求证当年的事情?”

当年冷酷无情,一心想要苏浅妍一命还一命的程修瑾,如今竟然主动要求证当年的旧事?

叶辞远只觉得自己有些晕乎乎,似乎是没有睡醒的缘故。

“没错。”程修瑾没心思去看他震惊的神色:“我要找出当年杀害我母亲的真凶。”

“那浅妍……”叶辞远有些急了:“你得保证不会伤害她,否则……”

听他一心惦念着苏浅妍,程修瑾扣着走廊栏杆的手就是一紧。

他现在满心只想将面前的人打发离开,于是压下心中异样的情绪:辞远放心,我只是向把真凶绳之以法,自然不会伤害无辜的人。”

见他满脸真诚,叶辞远也不疑有他,再三确认苏浅妍安好无事后便离开。

目送那人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程修瑾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烦躁的扯下脖颈间的领带,恶狠狠的把它扔进垃圾桶,便转身离开了程氏。

而被锁在房间里的苏浅妍,也并没有程修瑾口中那么“安好无忧”。

整夜被程修瑾的味道包裹,她不意外的从噩梦中惊醒。

勉力的撑着伤腿,裹着床单来到卧室里的洗手间,自暴自弃的蜷进浴缸里,让温热的水漫过头顶。

伤口破裂渗出的血液,在流水中旖旎程一朵朵颜色艳丽的花。

浴灯暖黄的灯光投射下来,和着积水漫进鼻腔的感觉,让她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就在她以为自己要这么撒手人寰的时候,一双有力的手将她给提了起来。

看着面前咳嗽不止的女人,程修瑾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被气得生疼:“既然你这么想死,不如我成全你。”

说着按着她的肩膀,将人压回浴缸,三两下拽掉身上繁琐的西装,一步踏了进去。

感受到他身上灼热的温度,苏浅妍脸色一变,像是突然有了活力一样开始拼命挣扎:“你滚!你给我走开!”

程修瑾不为所动,几下擒住她乱挥舞的手臂;“怎么?我们同床共枕那么多年,你如今倒害羞起来了?”

越是听他提起往日里的恩爱,她便越是心痛。

“还是?”见她对自己的靠近如此抗拒,程修瑾冷哼一声俯下身子:“你更喜欢叶辞远这样对你吗?”

苏浅妍挣扎的动作一僵,她不可置信的看向面前勾唇邪笑的人,因为缺水干裂的嘴唇被气的微微颤抖

看着她如炬的目光跟断了线的泪珠,程修瑾些不忍的忽视这个问题,俯身恶狠狠的堵住了她的嘴。

因为叶辞远缘故而窝了一肚子的火,也被她这失神的模样给彻底点燃。

程修瑾站起身,将人一下子抱起,几步走到了床边。

苏浅妍只觉得自己被柔软的床垫弹起,接着就被他稳稳的钳制在面前。

看着因为情动红了脸颊的人,程修瑾毫不留情的用最锋利的话贯穿她的心房:“告诉我,他有没有这样对待过你?”

苏浅妍如同脱水的鱼一般急促的喘着气,闻言也不过是弯唇一笑,毫不示弱抬眼看向他,满是讥讽的说道:“原来程总喜欢在床上讨论别的男人。”

被她这么一刺激,程修瑾勉力压制的怒火顷刻爆发,他大力的将她的手禁锢在两边,眼睛微微泛红的低声说道:“苏浅妍,你这辈子注定跟我纠缠不休。”

而这厢,俞初晴特意打扮的花枝招展准备去程氏宣示所有权。

哪知道她正对着化妆镜补妆,司机却陡然间一个急刹车,害她生生把口红涂出了界外。

碍于这司机是程家老宅的人,她只能压下自己扭曲的表情,一派天真的问道:“黎叔怎么突然停车了?”

被唤做“黎叔”的司机身子一顿,指着不远处路口正等红绿灯的黑色迈巴赫说道:“那不就是少爷的车吗?”

俞初晴脸色一白,几分钟她同程修瑾通电话,对方表示今晚会在公司加班,可现在却被她抓抓了个正着。

是谁?是哪个狐狸精竟然敢跟我抢?她眼神微微一凛,却还是保持着嘴角无辜的微笑说道:“哎呀,是我忘记他今天有约了,那就麻烦黎叔在这里稍等我一下。”

见她拿起雨伞跟手包,黎叔有些担心的问道:“这么大的雨,俞小姐您这是要去哪里?”

俞初晴开门的手一顿,做出一派少女心事被发现的娇羞模样:“阿瑾最近这么忙,我想去卖场一趟,晚上给他炖点补品。”

“那我就在这附近等您好了。”记起程修瑾的吩咐,黎叔自是不敢让俞初晴一个人出门。

担心再继续拖下去,自己会跟丢程修瑾,俞初晴点了点头,让对方在附近停车场等自己。

眼看那辆车消失得不见踪影,俞初晴嘴角的笑容一下子就垮了下来,伸手拦下一辆的士就向程修瑾消失的方向追去。

“哟,小姐您这是要去捉奸啊!”见她紧盯着前面那辆车满脸紧张,司机忍不住打趣,却换来对方一个冷冰冰的眼神,只好闭嘴认真开车。

不多时,出租车在离迈巴赫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俞初晴付过车钱几步跟了上去。

待程修瑾进了别墅后三十多分钟,仍不见他出来的身影,俞初晴按耐不住扫了指纹,便推门进去。

一楼的客厅没有开灯,六七点的光景,隐约有些不能分辨方向。

她摸索着往二楼走去,以为只是自己多心,哪知道走到那间被锁起来的卧室门前,只听见程修瑾冷冷的声音传来:“苏浅妍,你这辈子注定跟我纠缠不休。”

她脚步一顿,身上的血液像是被凝固了一般,大气都不敢出。

隔着厚重的木门,肉体相撞的声音,和着起伏不稳的呼吸声,一下接着一下,撞得她再也站不住,转身冲出了别墅。

直到跑出去好远,她终于力竭的扶着一旁的墙壁停了下来。

她不是没有想过那还吃那个宴会后,苏浅妍跟程修瑾会再有交集。

只是按照她当初的筹谋,在亲眼目睹了苏浅妍对自己施暴后,程修瑾分明应该对她恨之入骨。

可刚才……想起他说的那句话,她只觉得后背发凉,阵阵寒意将她紧紧的包围。

难道是苏浅妍真的找到了当年的真相?她有些害怕的抱紧了双臂。

不,我不能输!为了得到程氏女主人的位置,我付出了那么多,怎么能够在这个时候放弃?

她猛地一脚踢飞眼前的石子,眼里是化不开的黑暗:苏浅妍,想要扳倒我,你还太嫩了点。

她利落的掏出手机给俞景辰发去了短信,得到对方回复后满意的勾了勾唇。

接着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拦下车子回到卖场,认真的挑选了几种补品,挂着天真的面具,跟黎叔汇合。

傍晚时分

就在苏浅妍因为连日来的惊疑跟体力透支以后,程修瑾叫来家庭医生替她重新包扎好了伤口。

并且特意找来了程宅的老人,吩咐她们照顾并且看好苏浅妍。

等他处理好这一切,已经是华灯初上。

苏婶熬了鱼汤,正欲询问他今晚是否要在这里留宿,却只见他接起一个电话神色大变,紧接着抓起钥匙就推门离开。

看着二楼楼道处一闪而过的白色身影,熟知当年旧事的她忍不住叹了口气,是在不知道他们为何要这么折磨彼此。

可作为佣人,她也实在做不了什么,只能悠悠的叹口气,端起鱼汤向二楼走去。

《离婚前,我失忆了》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梅飘香)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程修瑾,叶辞)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梅飘香)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离婚前,我失忆了》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程修瑾,叶辞),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