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阴气撩人:鬼夫,别心急》阴气撩人鬼夫夜来 txt 第7章 白衣女人 阴气撩人:鬼夫,别心急傲娇受

《阴气撩人:鬼夫,别心急》阴气撩人鬼夫夜来 txt 第7章 白衣女人 阴气撩人:鬼夫,别心急傲娇受

发布时间:2019-08-15 00:15:25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晨曦 状态:已完结

火爆新书《阴气撩人:鬼夫,别心急》是晨曦所创作的一本玄幻修真风格的小说,主角小新,小念,书中主要讲述了: “啪!” 我一个哆嗦竟然一下子打碎了桌子上福尔马林泡着的珍贵标本,顿时忙碌的大家全部抬头看向了我。 我惊恐的盯着地上碎掉的玻璃瓶

《阴气撩人:鬼夫,别心急》 免费试读


“啪!”

我一个哆嗦竟然一下子打碎了桌子上福尔马林泡着的珍贵标本,顿时忙碌的大家全部抬头看向了我。

我惊恐的盯着地上碎掉的玻璃瓶,紧张的拽住了衣角,这……

苏安老师朝我走过来。

“刘念念同学,生物学,首先要有耐心和细心,你这么毛手毛脚的样子,恐怕不太适合这一行的研究。”

他皱了皱眉头看着我,一句话把我心底的那点希冀打得粉碎,瞬间,我的心就凉了。

空气安静了,谁都知道苏安老师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心里自责的要命,想要到道歉可是他根本不想听,也是,本就是考验,大家看的都是结果,谁能为我的出错买单?最后我都不知道是怎么走出实验室回到住处的。好像是小新扶我回去的。

“念念,别伤心,除了苏安老师还有很多导师可以选啊。”小新安慰我,可是我却根本听不进去。

我的情况大概很多人不清楚,我并没有表面那么浮夸有钱,那些奢侈品都是我妈傍大款骗来的,我要想有个好的未来我妈根本指望不上,我不像别人一样有一个温暖的家,就只能靠自己打拼,而我又是个天生不服输的,天生想的多,想出头,可是,我却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这样的事情。

我不断的思索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口红我已经扔了,怎么会又回到我的口袋?

身旁的小新倒是向来大大咧咧的性格,安慰了我一阵子见我闷闷不乐不爱搭理她,又宽慰了我几句便去学习了。

毕竟,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也没办法。

她一走,卧室里只剩下我一个,我有些更加孤独和难受,似乎从搬进这里倒霉事就没断过,我到底得罪了哪路神仙?

要说真的有鬼,可我除了出现了那两次幻觉在没见过什么别的,除了……口红的事情实在难以解释!

可能是今天的事情对我打击太大,我的思想竟然有些扭曲了吧,我竟然开始疑神疑鬼的怀疑起小新来。

是啊,我出了事,马楠出了事,最大的受益人是谁,是小新,和周紫蓝!

而我的那管口红,周紫蓝和我不住在一起,没机会接触,可小新就不一样了,她跟我住在一起,完全有可能拿走我的口红,也正好符合后来把口红拿回来的作案时间!

是她,是小新!这么一想,好像之前所有的一切都对的上了!

结合小新刚刚的态度和表现,虽然还是不愿意相信,可是我还是有一种强烈的想要冲出去质问小新的冲动。

肯定是她!

可是时间大概有点晚了,我出门的时候小新竟然已经睡下了,外面客厅里光线昏暗,我皱了皱眉头上前敲门。

“小新?”

没有回音。

我直接上前扭动门把手,竟然没锁,我把门推开,看向里面刚想说话,可是心里猛然一紧。

床边有人!不是小新!

确切的说床边有个女人!

穿着一身白色衣,衣服上沾满血,长发都及腰了。她背对着我,一直站在小新床边,不知之前站了多久。

而小新,就那么静静的躺在那里,呼吸均匀,浑然不觉得睡着。

我感觉我的呼吸都静止了。

这时,那个女人突然回过头,沾满血的脸上嘴一咧,给了我一个极为诡异的笑。

《阴气撩人:鬼夫,别心急》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晨曦)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小新,小念)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晨曦)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阴气撩人:鬼夫,别心急》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小新,小念),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阴气撩人:鬼夫,别心急

作者:晨曦类型:玄幻修真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晨曦)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小新,小念)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晨曦)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阴气撩人:鬼夫,别心急》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小新,小念),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