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乌龙撩夫记》乌龙撩夫记免费阅读 第六十三章 陈年旧伤的由来 乌龙撩夫记调教

《乌龙撩夫记》乌龙撩夫记免费阅读 第六十三章 陈年旧伤的由来 乌龙撩夫记调教

发布时间:2019-12-01 08:03:24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琴瑟花 状态:已完结

主角叫苏霁阳,全大的小说是《乌龙撩夫记》,它的作者是琴瑟花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虞珠儿喝完最后一口三鲜松茸粥,不怎么文雅的,打了个饱嗝。使劲点头道:“好,好,我也想去看看,他们三个怎么睡的。” 虞珠儿此言一出

乌龙撩夫记

推荐指数:10分

《乌龙撩夫记》在线阅读

《乌龙撩夫记》 免费试读


虞珠儿喝完最后一口三鲜松茸粥,不怎么文雅的,打了个饱嗝。使劲点头道:“好,好,我也想去看看,他们三个怎么睡的。”

虞珠儿此言一出,几乎在场的人,都惊诧的看着她。

她摸摸鼻子,解释道:“他们不是睡一张床啊?”

“武姑娘,松涛院有四间客房,为什么要睡一间床?”惠华县主觉得,虞珠儿像个傻瓜似的。

虞珠儿两眼一瞪,振振有词的说:“我们那院子也有几间屋,可我和思思不也睡一张床?”

苏霁阳不期然想起,昨晚虞珠儿和思怡那销魂的睡姿,如果换成自己和凌轩慕,那简直是一阵恶寒。

等一行人来到松涛院,御医已经为杨磊诊治过了,他低声回话道:“回县主,杨统领的病十分罕见,老夫无能为力。”

“那朱御医请先回去,向母亲回话再说吧。”惠华县主也很担心,万一杨磊要在这院子里,有什么损伤,那可就麻烦了。

虞珠儿推着凌轩慕,走在最后面,轻声附耳问道:“小白,呆会儿你就胡扯一通,我们另外找人来医杨统领,实在不行,苏霁阳那里还有十全大还丹。”

“嗯,我知道。”

凌轩慕看着,对他满心信任的虞珠儿,心中略微有点愧疚。

等凌轩慕进去,为杨磊简单看了一下,然后高深莫测的说:“我要见一下郡主,才能说具体情况。”

惠华县主无奈,只能派人通传了母亲。

锦瑟郡主正在发火:“什么病都查不出来?那他死在这里,锦贵岂不是要找我麻烦?”

“回郡主,鬼医已经为杨统领诊治过了,但他说要在郡主面前,才能回话。”

锦瑟郡主冷哼一声:“请他过来,本郡主倒要见识见识,鬼医的厉害!”

凌轩慕来到锦瑟郡主房间时,只见一个大大的黑檀屏风,上面绣着四大美人,锦瑟郡主就影影绰绰的,坐在屏风后面。

“凌神医,不知杨磊患的是何病?”

“我还是习惯别人叫我鬼医,杨磊没有病,只是中了毒。”凌轩慕的话,让锦瑟郡主吃了一惊。

她微微一惊,细长的柳眉弯弯,诧异道:“他为什么会中毒?咳咳,咳,可有什么大碍?”

“杨磊的毒不难解,倒是郡主的陈年旧伤再不治,怕是会影响寿元。”

锦瑟郡主一个激灵,从床上豁然坐起:“鬼医怎么知道,本郡主有旧伤?”

“刚才郡主咳嗽时,声哑而陈,而且微带破音,嗡嗡作响,显然肺部曾受过旧伤,而且年深已久。”

锦瑟郡主马上吩咐侍女,将屏风移开,这才对凌轩慕说道:“久闻鬼医能肉白骨,断生死,今日一见,果然闻名不如见面。还请鬼医为本郡主,好好诊治一番,必有重谢!”

凌轩慕也不多说,让人在锦瑟郡主手上,覆了一张锦帕,细细把脉后道:“郡主,这伤应该在十多年前,是背部受过掌伤,因而伤了肺经。”

“那鬼医可知,本郡主受得什么掌伤?”锦瑟郡主凤眼微眯,笑看着凌轩慕。

凌轩慕高冷一笑:“是何掌伤,与我何干?”

“是本郡主短浅了,还请鬼医为我医治。”

凌轩慕蹙眉道:“这霹雳掌威力巨大,如果击中要害,郡主怕早就死了。现在才治,已经很难断根。”

“鬼医一定有办法,需要什么,本郡主一定照办。”锦瑟这些年,每逢换季时节,就咳嗽不已,如能根治自是欢喜。

凌轩慕淡淡一笑:“郡主不如先把杨磊中毒的凶手,交出来吧!”

“鬼医是何意?莫不是怀疑杨磊的毒,是本郡主下的?”锦瑟郡主没有下过毒,自然理直气壮。

凌轩慕淡笑着环顾房间,冷冷的说:“杨磊中的清腹散,不是大周朝廷的不传秘药吗?”

“清腹散的确是秘药,但杨磊的毒,绝不是本郡主下的,本郡主也没有此药。”

“那是谁下的药?杨磊和我们住在一起,我不清楚下药之人,目标何在?”凌轩慕表现得很是强硬,如果锦瑟郡主交不出凶手,他就袖手不理。

锦瑟郡主在心里盘算了一下,自己的人绝对不会下毒,那就只有多情公子,思怡和那个杏花楼的花娘。

“不知道鬼医和杏花楼的花娘,可是故交?”

凌轩慕俊眉一挑,似笑非笑的说:“郡主的意思,是媚娘下的毒?”

锦瑟郡主听出维护之意,马上改口道:“本郡主不是这意思,而是本郡主的人,我都可以担保,杨磊和思怡,又都是我看着长大的,只有那位媚娘和多情公子不了解。”

“郡主见过媚娘吗?”

“那倒没有,只是能得鬼医和多情公子青眼,媚娘姑娘一定有过人之处。”锦瑟郡主脑海里,已经勾勒出一个祸水的模样。

凌轩慕突然很想笑,珠儿的确有过人之处,他呡了呡嘴角的笑意,开口道:“媚娘一直很想见识下,郡主的风采,不如让她过来,郡主亲自看看?”

“来人,去请媚娘小姐过来。”

这时候,虞珠儿正在和思怡研究杨磊。

“姐姐,你看他睡得那么香,是真的病了吗?”思怡郡主很好奇,实在看不出杨磊病情危急。

虞珠儿则好奇的,打量杨磊的络腮胡,然后托着腮帮子问思怡:“思思,你见过这石头没胡子的样子吗?”

“小时候见过吧?记得很秀气的,只是现在胡子长了,就忘了他原来的样子。”思怡老实的回答道。

虞珠儿点点头:“这是个好办法,在没有DNA可查的年代,剃了胡子就相当于换了个人。苏霁阳,你有刀吗?我们把这石头的胡子剃了吧?”

“你不怕石头起来发飙?”苏霁阳可是知道,杨磊为什么蓄胡须。

虞珠儿吊儿郎当的笑,不以为然:“不就剃个胡子?我还没收他的剃须费呢!”

苏霁阳坚决不做帮凶,摆摆手:“我没有刀子,你自己想办法。”

“来人,拿把小刀和剪刀来,再拿点香胰子和盆热水!”虞珠儿吩咐侍女道。

《乌龙撩夫记》 精彩点评

还是那句话,看书看评分和评论数,而不是看评论,这《乌龙撩夫记》把那种秩序崩塌,民不聊生,国之将亡,妖孽四起的感觉已经写出来了。从其他角度来说,这是一个好故事,对于网文而言已经够了,金庸的大侠不需要考虑钱财,古龙的小说杀人比杀鸡还容易,茶花女是妓女,了不起的盖茨比是婚外恋。那么追求正能量和经济的逻辑性,你看什么网文,看新闻联播和公开课啊。还是王小波说的有道理:不知道为什么,傻逼总是对道德有格外高的敏感性。一帮傻逼

乌龙撩夫记

作者:琴瑟花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还是那句话,看书看评分和评论数,而不是看评论,这《乌龙撩夫记》把那种秩序崩塌,民不聊生,国之将亡,妖孽四起的感觉已经写出来了。从其他角度来说,这是一个好故事,对于网文而言已经够了,金庸的大侠不需要考虑钱财,古龙的小说杀人比杀鸡还容易,茶花女是妓女,了不起的盖茨比是婚外恋。那么追求正能量和经济的逻辑性,你看什么网文,看新闻联播和公开课啊。还是王小波说的有道理:不知道为什么,傻逼总是对道德有格外高的敏感性。一帮傻逼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