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世子快跑,悍妃要上天》神医世子妃 第三十七章 妗月受伤 世子快跑,悍妃要上天全文免费阅读

《世子快跑,悍妃要上天》神医世子妃 第三十七章 妗月受伤 世子快跑,悍妃要上天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9-07 00:01:46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葵葵 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世子快跑,悍妃要上天》由葵葵所编写的婚恋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宗政素,宗政庭,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秀秀在屋子里听着这些话,知道小姐去了危险的地方,着急要跟去,却忽然想到什么,对着窗户外面吹了个口哨,立刻拿起纸笔写下字条,绑在信

《世子快跑,悍妃要上天》 免费试读


秀秀在屋子里听着这些话,知道小姐去了危险的地方,着急要跟去,却忽然想到什么,对着窗户外面吹了个口哨,立刻拿起纸笔写下字条,绑在信鸽腿上道:“快点去知道吗?不然我真把你炖了!”

信鸽扑簌簌的飞出去……

秀秀就立刻出去追赶萧妗月。

萧妗月骑马赶去翠红院,刚刚傍晚,这里才开始营业,纸醉金迷的一切都在缓缓复苏……

萧妗月翻身下马,往里面走着。

出来两个身材壮硕的龟奴拦路。

“不要命了你!看清楚这是靖陵王家的人!”秀秀上前道。

龟奴互视一眼,然后让开路。

里面人多嘈杂,丝竹管弦声音错杂,萧妗月有些不适应这样的环境。

“呦,这是谁家的姑娘?”老鸨笑呵呵的过来。刚刚景家大少爷扛着一个漂亮的小妞过来,这又来一个自己送上门的!

秀秀护住萧妗月,道:“你离我家主子远点!”

萧妗月皱眉,道:“我问你,景文恒在哪?他是不是带来一个姑娘?”

“哎呦,我怎么会知道呢……”老鸨正笑着说话,一个手丝毫不留情的掐住老鸨的脖子。

萧妗月回头,是薛正念。

“我家夫人问你话,最好老实点,不然让你脖子和脑袋分家!”薛正念恶狠狠的瞪着老鸨,手上微微一使劲……

“在,在楼上……”老鸨立刻说。

萧妗月立刻带人上了楼。

薛正念停顿住,对着楼下所有人道:“不想死的都闭嘴赶紧滚……”

登时楼下鸦雀四散开来……

萧妗月挨个房间寻找,忽然听到最里面的房间传来砸东西的声音,还有……

素年的声音!

萧妗月直接跑过去,侍卫们推开门,只见宗政素年手里拿着护身的鞭子,满身戾气,反抗着一个男子。

萧妗月上去就推开这个男子,查看素年。

宗政素年受惊过度,还是那副满身戾气的样子,自我保护的站着,紧紧盯着景文恒,防备的状态。

“素年,素年……没事了!没事了!你怎么了?”萧妗月发现宗政素年完好无损,只是打斗反抗的时候头发乱了……才放心的长舒一口气。

宗政素年看到萧妗月,立刻大哭道:“妗月……你怎么才来啊!大哥怎么不来救我,我好害怕!”

景文恒猛的被人推开,骂道:“哪里来的小泼妇,敢动我?看我不打死你!”

萧妗月回头,夺过宗政素年手上的龙骨鞭,对着景文恒就抽了过去。

龙骨鞭乃上古神器,流传至今,是靖陵王送给女儿防身的,轻便的很,轻轻一使劲就能发挥巨大的力量……

纵使萧妗月不会武功,这一鞭子也绝对不轻……

景文恒一把抓住龙骨鞭的另一端,轻轻使劲,萧妗月的鞭子就脱手了……

薛正念赶到的时候,龚亦濂也赶到……

“世子妃!”薛正念看着一鞭龙骨鞭就要对萧妗月落下,立刻过去要护住萧妗月,眼看来不及。

“啊!”萧妗月转身护住宗政素年,一鞭却是顺着萧妗月侧身落下,萧妗月只觉得脸上和背上火辣辣的疼……一下子扑倒在地……

“小姐!”秀秀大惊失色,跑到萧妗月身边。

被护住的宗政素年也愣了……

匆忙赶到的宗政庭眼睁睁看着一鞭落在萧妗月身上的一瞬间,秀秀匆忙扑过去……

萧妗月倒在宗政素年身上,宗政素年抱着萧妗月半坐在地上,此时看到一把剑横在眼前……

宗政素年急红了眼睛,在所有人没有回神时,抽出薛正念腰间的长剑……

一剑戳在景文恒的心口,鲜血飞溅,温热黏腻的鲜血溅在萧妗月背后的衣裳上和宗政素年的脸上。

飞快的一瞬间,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一幕!

景文恒倒地,薛正念赶过去,他已气绝身亡。

宗政庭将萧妗月从宗政素年身上扶起,抱在怀里,轻声喊:“妗月,妗月?”

萧妗月视线被泪水模糊,脸上都是血,身上也都是血。“疼,好疼啊!”白皙的脸上,明显一道血肉模糊的鞭痕,还有后背一条长长的鞭痕,裂开的肉皮向外冒着血。

妗月疼得昏迷过去……

宗政素年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

“哥,哥……我杀了他!”宗政素年有些害怕的说。

宗政庭抬头,眸子清冷的说:“死就死了,正念,请澹台先生。”

宗政素年看着哥哥眼中的怒气和杀气,有些怕。

~~~~~~世子快跑悍妃要上天第二卷:痴情心风云起~~~~~~

遗花苑

澹台春在卧室里为萧妗月处理伤口。

“疼啊,啊!疼……”萧妗月昏迷中,嘴巴里还有反应,可知是痛彻心扉,入骨三分。

宗政庭坐在床上,萧妗月赤裸着上身趴在他的腿上,双手死死抓住宗政庭的腿,疼的要命……

背上火辣辣的,脸上也火辣辣的……

宗政庭两只手摁住萧妗月的肩膀,不让她乱动。

蓉芝和秀秀轮流去换干净的水给澹台先生洗伤口。

药水洒在伤口上时,萧妗月一声惨叫,彻底疼的昏过去,没有任何反应了。

澹台先生掰开萧妗月的嘴,放进去一颗药丸。

处理了背上的伤,澹台先生查看着萧妗月脸上的伤,道:“还好脸上伤的轻,不会留疤,背上的就不敢说,说不定会留下病根,说是病根不如说是心病,一想起这种彻骨的痛,仿佛再挨一鞭一样真实!”

宗政庭轻轻把萧妗月放在床上,看着自己衣服上的血迹,换了一身衣服就出门去了。

秀秀看着宗政庭和没事人一样,气的对着门口骂道:“怎么出去了?这么没良心!我家小姐为了谁啊!白眼狼没良心!”

蓉芝拉住秀秀道:“你呀快照顾少夫人吧!少爷估计是去景家了!景文恒死了,少爷还要去处理这件事!”

秀秀气愤不已,回来照顾萧妗月。

~~~~~~世子快跑悍妃要上天第二卷:痴情心风云起~~~~~~

萧妗月静静地躺在院子里的摇椅,树下乘凉,舒适的很。

脸上蒙着一层雪纱,仔细看仿佛能看到一条粉红色的长疤在右脸脸侧。

“少夫人,这是上等珍珠粉和的药,澹台先生让我给您敷上,说这药每天敷半个时辰,不仅祛疤,还美容养颜,是个特别好的东西!”秀秀端着一个小瓷罐,般着板凳坐在萧妗月旁边。

萧妗月叹口气,坐起来,掀开自己脸上的薄纱,道:“澹台先生有心了,自我嫁入王府以来,不知道麻烦他多少次了!还对我脸上的疤这么关心!”萧妗月轻轻摸着自己脸上的的疤。

秀秀心疼的看着萧妗月,说:“小姐,你已经半个月不肯见姑爷了,奴婢觉得姑爷是真的在意小姐,你受伤昏迷的时候姑爷衣不解带的日夜伺候,可打你清醒以后,就不肯见人,每天奴婢都看到姑爷在遗花苑门口的台阶上坐着……”

萧妗月拿过秀秀手上的小瓷罐,语气都弱了许多,问:“他还在等吗?”

秀秀点点头。

萧妗月叹口气,无所谓的说那就让他等吧!然后便躺在摇椅上,闭上了眼睛。

秀秀摇摇头,将小瓷罐里的膏状物取出一点,均匀的抹在萧妗月的脸上,说:“但愿小姐的伤疤快点下去!这样奴婢就不用看着姑爷那么可怜了……难为人家是世子爷,天天像只小哈巴狗的陪着绣球守在遗花苑门口。”

萧妗月没良心的笑了,说秀秀才是哈巴狗。

秀秀才不理她,只说道:“晚上了奴婢再给小姐抹后背的伤疤!”

萧妗月想起那一鞭,背后就一瞬间隐隐作痛,仿佛刚刚受了一遍。

看到萧妗月心惊的头上都是虚汗,秀秀便立刻说别的话题。

“小姐,素年郡主马上就要出嫁了,到时候估计你的伤就好的差不多了!澹台先生说你的身体太虚弱了,本来生小质子的时候就元气大伤,需要养几年,最近整日操劳,又挨了一鞭子……那龙骨鞭可是神器,差点没把小姐你……”秀秀说着说着就掉泪了。

萧妗月闭着眼睛道:“没死就行了,你家小姐我命硬着呢!景家这事怎么说的?”

“景家十天前抬着景文恒的尸体在靖陵王府门口讨要说法,王爷只每日走后门故意躲着景家的人,王妃又什么事都不管的,素年郡主这几日也在休养,世子爷……”秀秀犹豫了。

“世子怎么了?”萧妗月随意的问。

秀秀如实道来:“世子爷拿着龙骨鞭在王府门口对着景家的人说,只要谁能让他抽一鞭,把小姐的这一鞭给还了,就可以考虑给景家一个说法。”

萧妗月睁开眼,道:“龙骨鞭在景文恒那样的废物手里都能伤人这么狠,别说宗政庭这个一品御前侍卫了,一鞭子下去就是一头壮硕的牛也要断气了……”

“可不是!景家的人看着世子怒发冲冠的样子,吓得大气都不敢出,生怕世子爷恼怒之下抽他们几鞭子,抬着景文恒就赶紧走了……不过,景妃娘娘那里,惊动了皇上,皇贵妃当众训斥景妃娘娘恶人先告状,就连太子都被皇上给罚了!”

萧妗月看着头上空的梨树,快要开花了,秋天要来了……

“哇!——”

孩子忽然的啼哭声,让萧妗月心烦不已,萧妗月坐起来,对着奶娘喊道:“怎么了?”

奶娘抱着宗政似尧出来,说:“质子好像闹人呢!”

“闹人就哄哄!”萧妗月不悦的对着奶娘说,抱过儿子在怀里哄着,可是怎么也哄不好。

“怎么回事!”萧妗月站起来,抱着儿子在庭院里来来回回的走着。“尧儿乖,不哭不哭,娘抱着呢!”

哄了半天不见好转,萧妗月也不耐烦了,把儿子交给奶娘,自己先去把脸洗了再回来哄他。

萧妗月进了屋子,秀秀已经准备好了温水和帕子。

将脸上的

《世子快跑,悍妃要上天》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葵葵)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宗政素,宗政庭)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葵葵)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世子快跑,悍妃要上天》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宗政素,宗政庭),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世子快跑,悍妃要上天

作者:葵葵类型:婚恋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葵葵)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宗政素,宗政庭)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葵葵)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世子快跑,悍妃要上天》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宗政素,宗政庭),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