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农门宠妻:夫君,来种田!》农门弃妇夫君宠妻无度 002 农门宠妻:夫君,来种田!别扭受

《农门宠妻:夫君,来种田!》农门弃妇夫君宠妻无度 002 农门宠妻:夫君,来种田!别扭受

发布时间:2019-09-07 08:01:30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微微一晓 状态:已完结

火爆新书《农门宠妻:夫君,来种田!》是微微一晓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周芸,阿祥,书中主要讲述了: “这两个孩子心善,谁都不想惹麻烦,却肯把你带回家。看姑娘的伤势,莫不是姑娘惹上了什么仇家?” 玉忘苏了然,听郎中说她背上长短不一

《农门宠妻:夫君,来种田!》 免费试读


“这两个孩子心善,谁都不想惹麻烦,却肯把你带回家。看姑娘的伤势,莫不是姑娘惹上了什么仇家?”

玉忘苏了然,听郎中说她背上长短不一的几道刀口,还有一道深可见骨。这样的伤势,可不是让人看着就觉得是个麻烦吗?

谁也不愿意平白被人连累。

“我不记得以前的事了,是不是惹了仇家,也并不清楚。不过我很感激你们救了我。等我能走,我会立即离开。”

郎中便没再说话,留下了一瓶伤药就走了。玉忘苏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就算不照镜子,她也知道这必然不是她自己的身体了。

她是靠手艺吃饭的,一双手自然保养的很好,十指不沾阳春水。而现在这双手,粗糙的很,一看就是总做粗活磨砺的。

这样古怪的事情,她倒是没有太过惊讶。除却生死,又还有什么事无比重要呢?

她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这样的事,很快也就泰然接受了。

等着身上的伤慢慢好起来,玉忘苏也算是清楚了所处的环境了。这是隶属于松江府的一个小村子,名为长西村。

而把她捡回来的一对兄妹姓周,哥哥十三岁,叫周博闻,妹妹九岁,叫周月牙。

父母双亡,本来还有一个姐姐相依为命,前些日子姐姐却失踪了,至今也没找回来。

也正是那个时候,周博闻在河边发现了她,便捡了回来。

“姐姐,你吃果子。”周月牙用衣裳兜着些野果蹦蹦跳跳的跑了进来。

“灰头土脸的,这是到哪里去玩了?”玉忘苏拿着帕子擦着周月牙的小花脸,拿了一个红透了的果子咬了一口。

“甜吗?”周月牙眼巴巴的看着玉忘苏。

“很甜。”玉忘苏笑起来,“月牙能摘到这样甜的果子,真能干。”听到夸奖,周月牙便乐呵呵的笑起来。

开始几天,很陌生,周月牙还有点怕她,总怯生生的。多相处了些日子,倒是变了不少,整个人在她面前都活泼了很多。

周月牙拿了篮子,把果子都放了进去,看着衣裳破了一道口子,却苦了脸,眼里都含了泪,要哭不哭的。

“怎么了?”看到周月牙这样,玉忘苏连忙拉了她的手上下打量着,“在外面摔伤了?”

周月牙摇摇头,手拨弄了几下衣裳破了的地方,“我就这一身好的衣裳了。”

玉忘苏这才反应过来,周家只有两个孩子,十分贫苦。她醒过来就发现了,周家屋子破旧,家徒四壁,两个孩子的衣裳也打满了补丁。

周月牙的以上几乎都不合身,就这一身勉强合身,还没补丁的。

“没事,破了缝好就行了,我保证让人看不出来破了。”玉忘苏让周月牙去拿针线笸箩,再把衣裳脱换下来。

玉忘苏手脚麻利的穿针引线,把破了的地方缝补好,还很快的绣上了几朵盛开的花朵。精美的花朵在麻布衣裳上盛开,很是好看。

周月牙眼睛发亮的看着玉忘苏的动作,看着缝补好的衣裳,摸了又摸,还真看不出来破过,而且更还看了。

玉忘苏却想到,她这门手艺或许还可以挣些银钱。对自己的刺绣手艺,她还是很有自信的。

虽然答应了徐郎中,等伤好的差不多了,她就会离开周家,不给周家惹麻烦。

想着后背的伤,这的确是她的隐忧,不知道这身子是什么家世,又为什么会受那么重的伤。要真有仇家,可就平白连累好人了。

走肯定是要走的,可周家兄妹救了她,还精心照顾了她这些日子,有什么吃的都要先紧着她,这些并不是一句“感谢”就能了的。

周家贫苦,若能改善一点,她也走的安心。

这样想着,这日她便坐在门口等着几个妇人路过。看着两个妇人又说有笑的从周家门口经过,玉忘苏连忙笑着打了招呼:“阿祥嫂,阿芹姐。”

两人都是长西村里人,在村子里刺绣手艺好是出了名的。平常便会到镇上去找些活计回来做,贴补家用。

“阿苏啊!”阿祥嫂笑呵呵的应了一声,“你这是好些了?”

村子就这么大一点,河里飘来一个人,还被周家捡回来的事情,没人不知道。

而玉忘苏平常也会和村子里打招呼,说说话,倒也算是融入了村子一些。

村里人大多朴实,不算排外。

“多亏大家的照顾了,我好多了。”玉忘苏笑着看两人的篮子,里面是各样丝线和一些雪白的帕子。

“嫂子们又到镇上去了?我也想着我闲着也没其他手艺,想找点活计做,嫂子们能不能帮我说说?”玉忘苏看着那些丝线。

“这有什么难的,你先绣个帕子,我明儿去镇上带去给人看看,要是人家满意了,我就帮你领些活计回来。”阿祥嫂热心的拿了块帕子给玉忘苏,还留了几色丝线。

玉忘苏接过来,却见阿芹姐扯了扯阿祥嫂的袖子,欲言又止。玉忘苏连连道谢,又说了会儿话,两人便离开了。

看了一眼远去的两人,头并头的说着话,只言片语被风带来,“不知根底……”那分明是阿芹姐的声音。

玉忘苏倒也没放在心上,村子里对她热情,她很感激,对她防备,她也没觉得怎样。

她莫民奇妙出现在村子里,还说摔坏了头,什么都不记得了。这样不清楚底细的人,防备着些才是正常的。

得了阿祥嫂留下的空白帕子和丝线,玉忘苏便忙活了起来,细细描了精致的花样,赶着绣了出来。

第二天一早,便让周月牙跑腿送到阿祥嫂家去。

怕她的伤口养不好,周家兄妹都不让她随便出门的,最多就是允许她到门口坐着看看风景。

周月牙没多会儿就回来了,说阿祥嫂看了那帕子,说肯定能成的。“阿牛和豆芽他们都说我的衣裳好看。”周月牙挺了挺肚子,让衣裳上的花纹好好显出来。

“等我得了好料子,给你好好做几身衣裳。”玉忘苏怜爱的摸摸周月牙的头。

“真的吗?我会有新衣裳?”周月牙眼睛亮的很,那模样十分可爱。

《农门宠妻:夫君,来种田!》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微微一晓)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周芸,阿祥)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微微一晓)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农门宠妻:夫君,来种田!》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周芸,阿祥),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农门宠妻:夫君,来种田!

作者:微微一晓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微微一晓)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周芸,阿祥)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微微一晓)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农门宠妻:夫君,来种田!》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周芸,阿祥),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