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撩个狐仙做夫君》狐仙王妃 第二十二章 鬼公主 撩个狐仙做夫君GL

《撩个狐仙做夫君》狐仙王妃 第二十二章 鬼公主 撩个狐仙做夫君GL

发布时间:2019-09-11 08:01:13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不二妄言 状态:已完结

《撩个狐仙做夫君》作者:不二妄言,玄幻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路陆,奚若,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鬼姜说那宫娥知道金子放在何处,要他亲自去取。他让路陆原地等他,他取了金子即刻回来寻她。直到后来出了乱子,她才幡然醒悟,觉得自己半

《撩个狐仙做夫君》 免费试读


鬼姜说那宫娥知道金子放在何处,要他亲自去取。他让路陆原地等他,他取了金子即刻回来寻她。直到后来出了乱子,她才幡然醒悟,觉得自己半点都不适合宫斗。鬼姜说那些话,她竟然信了,独自进了“未央宫”还敢原地等他,果然是不懂得宫里的手段。

路陆等了许久不见鬼姜回来,迎面却来了位衣着华贵女子。那女子过来,挽了路陆的胳膊,便亲亲地喊了声“姐姐”。姐姐?路陆被她那声姐姐麻得不轻,心里默了一句:姑娘,你是我祖宗。我小着你两千多岁呢……

路陆还没开口,那女子已经挽了她往湖心的亭子走了,一边走,一边亲亲地道,“姐姐许久不来,本宫可想死你了。”路陆又想起祭品的事,顿时后悔了要在这里等着鬼姜。想死她了?是想她死了吧?她想抽出被那女子挽住的胳膊,奈何动不了,只能被她挽着往湖心的亭子走。穿过湖面的廊桥,路陆晃眼看到水里的倒影,自己被那女子挽着,穿了一身同样华丽的汉服,心里暗自诧异,却做不了丝毫挣扎。

那女子自称“本宫”,大概是个公主。公主十四五岁的模样,跟这里的人一样没有半点活气。亭中摆着瓜果鲜蔬、琼浆玉露,像是早早就备下了招待她的,这些都是什么鬼?分明不是活人吃得。路陆暗叫不好,却奈何不了,立狱收邪念的口诀了无数遍,鬼门的影影儿都不见。

走到亭中,公主挽着路陆入了座。宫娥们上来斟了酒。

公主挥挥衣袖屏退了众人,“你们都下去吧。今日姐姐来了,我要与姐姐叙叙旧情。”她端了桌上的酒杯递与路陆,“鬼公子是我宫里的常客。今日姐姐也来了,便不要拘礼。”公主款款而言,话语里萦绕的雍容华贵腻得化不开,路陆嗅到的,却是阴冷腐败的味道。此刻,她已在心里骂了鬼姜千万遍了。

动不了。

这回,幽会的八卦没瞧成,却要成了砧板上的鱼肉。

路陆试了试声嗓,还能说话。不如说说话,拖着公主看能不能等到鬼姜回来。她对公主笑了笑,笑得甚是亲切,“公主与鬼公子,怎么相识的?”

公主笑笑将酒杯送到路陆唇边,亲亲地道,“我的好姐姐,你满饮了这杯,我便告诉你。”这么殷勤又急切地劝她喝酒,不用过脑子想都能猜到,这酒有问题。路陆侧开脸看着湖面,悠悠地道,“我与鬼公子相识太久,早已忘了初次见面是甚情景了。”说到此处,她瞥见公主的眼眸里暗暗烧起一团妒火,想必是情敌。“不过,我能想到公主与鬼公子初次见面的情形。让我猜猜怎样?”路陆这话说得动情,眼睛却依然看着湖面,“是猜谜点灯的元宵夜?公主偷偷出了宫,正巧撞见那双暗藏春日丽景的眼。你摘了他的面具,点燃一见倾心的灵魂。这样的爱情,圣上都为之着迷,于是一道圣旨封了他做你的驸马。”她把小说里的情节搬了一段出来。又突然想起,驸马为帝婿专职始于三国,不晓得这汉代公主听不听得懂她说的驸马是指何意。

公主仍不肯撤了她唇边的酒杯。路陆恍惚在杯中看到了公主生前的过往。鬼姜初入太学,深夜与圣上秉烛筹谋指点江山,日深月久便得了圣上喜欢。圣上赐他与公主完婚,并赏了两千两黄金。鬼姜早有了意中人,是封印他那姑娘,他打着云游的幌子出了长安,一去不复返。可怜了公主小小年纪的思慕,心心念念的要等他回来。两年未了,公主已相思成疾,正当出嫁的年纪却病死在寒冬里。公主母亲没有阶品,连带着这位公主也寒碜的下了葬,送葬的侍女都寥寥无几。

看到了公主的过往,路陆心软了几分。不想公主却凑到她耳边,亲亲地劝酒,“姐姐猜得不对,饮了这杯,我便告诉你。”说着硬将杯子往她唇上凑。路陆僵着的手动不了,否则非掀了面前这张桌子不可,欺人太甚了!

路陆心里发了发横,侧脸回来瞧着公主,冷声道,“公主,交杯酒才是这等喝法。我将着你的手喝了这酒。日后,你与鬼公子又要怎么喝呢。”她的意思是说,你施个法术让我自个儿动手喝。公主却妖作了,瞧着她眯了眯眼睛,收手要撤回酒杯,撤到一半,她端杯子的手一倾,满满一杯酒洒在路陆身上。

“哎呀,这......”公主取出手绢与路陆擦拭衣裙上的酒渍。路陆想拦却拦不住。公主的手绢在她身上抹了几下,停住了。公主抱歉的瞅着她,道,“鬼公子带了姐姐进宫,却在本宫这里弄脏了衣裙。算起来,是本宫不够周到。要不,姐姐去我宫里换身衣服吧。”路陆直想求求这公主,别喊她姐姐,肉麻得很。

两个宫娥上来,就要搀了陆路去换衣裳,她赶紧拿话拦了一拦,“衣服不打紧。我与鬼姜进宫还有要事要办,他让我原地等他,不能走远了。公主的好意我心领了……

“姐姐这是一刻都离不得他么?不过换件衣服而已。”公主不依,对身旁的宫娥使了个眼色,几个宫娥簇拥上来,半拖半推地将路陆挪走了。路陆心里警铃大作,要放声喊时却说不了话。

这是要把她剥了皮,蒸了,煮了,还是怎的?

硕大的未央宫,等会儿鬼姜回来,要去哪里找她?说不了话,也动不了,只能奋力蹭掉两只鞋子,勉强做个标记。好歹能指望他来收个尸吧?悔当初没听三叔的劝,那块锈绿了的秦半两没能戴在身边,还浪费了一箱子辟邪的黄符。

路陆被带进了一间宫室,帷幔轻纱摇曳着烛火,估摸着是公主的寝宫。宫娥们将她扔在床榻上便出去了。公主绕过屏风进来,那摇曳的死亡的气息袅娜得像朵彼岸花。

公主冲她盈盈一笑,笑得甚是诡异。她凑到路陆耳边,低声道,“你也喜欢鬼公子?”路陆不敢答。公主顿了顿道,“我看你这副身子极好。你我姐妹共用了如何?”她话音未落,路陆已经感觉到了一只冰凉的手挑开了她的衣襟。这这这,这是要哪样?路陆第一次被吓懵了。只听到耳边阴啧啧的声音说,“有了这副身子,也不妄我当初爱慕他一场。”

路陆的脑子里轰的炸开了锅,鬼公主占据着她的身体与鬼姜一处的各种暧昧,都在她脑子里过了一遍。她瞬间被自己恶心到了。她眼睁睁看着鬼公主剥开她的衣服,却无能为力。此时,耳边却响起了鬼姜的声音,“答应她。”

答应她?路陆顿时火冒三。心里骂了鬼姜千万遍:他么的,自己来泡公主就算了,还要骗她来做祭品。一股血气用上心头,她只觉得全身上下的火气都翻腾了。面前那张死人脸却笑得妖娆,她没咬碎了牙啐她一脸,算她还想留几分淑女的仪态。

冰凉的手指划过她前天才刺了青的伤口。只听到公主阴啧啧的鬼话说,“他把心都给了你......”她的眼底似有几分凄凉,“我等他,等了两千年了。这具身体,恰是我的机缘。我原本想与你共享的,现在却不想了。”

“嗯......”路陆听到自己的一声闷哼,鬼公主的指甲已经插进了她的胸口。她全身血液聚在心口,烈火在心头翻了几番,翻出了一声野兽的咆哮。她看见自己胸前腾出一头白虎,眼都直了。白虎猛挥虎掌,直冲公主面门而去。公主踉跄几步,尖叫着化了一道青烟逃走。不晓得哪里飞来的几枚铜钱,打上了那道青烟,一串清脆的骨头落地的声音,地板上堆了许多零碎的白骨。眼前的帷幔轻纱变成了裹尸布,床也变了棺材盖板。路陆额上几滴冷汗凝做了线,划过微凉的肌肤没在发际里。

进来一个矫健的身影,召了铜钱在手里,喊了声“陆陆”,就急步走到她身旁。他半蹲下身子,在她额上摸了一把,伸手便要解她腰带。路陆瞪大了眼镜,看清了面前那张脸,不是前几日与她相亲的徐默,还能是谁?这,色胆了包天了,什么地方,敢来非礼她……

路陆想大喊几声非礼,奈何出不了声。

紧要关头,门外传来了熟悉的身音,“徐默!你做什么?!”瞧着鬼姜急匆匆赶来步伐,路陆心里禁不住冷笑几声,这是来给鬼公主寻仇的吧?

徐默起身与鬼姜怒目相对,低声怒斥:“这是什么地方,你能让她独自呆着?要不是我寻着那双鞋子及时找来,你今晚怕是要抱个死人回去了……”

呃,原来他们认识!看这剑拔弩张的样子,难道又是情敌?

鬼姜眯了眯眼,没有与他对骂,淡淡地说了声,“知道了”。幽暗的白蜡烛,晃得他脸色苍白,嘴唇都淡淡的没有血色,路陆的眸光却撞上了他依然明媚的眼神。

徐默咬了牙,眯了眯眼,恨了鬼姜一回,又侧脸去瞅路陆,回头对鬼姜冷声道,“她穿的都是死人衣服,赶紧脱了。”说完,踱到门外去了。

《撩个狐仙做夫君》 精彩点评

这个作者(不二妄言)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撩个狐仙做夫君》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撩个狐仙做夫君

作者:不二妄言类型:玄幻言情状态:连载中

这个作者(不二妄言)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撩个狐仙做夫君》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