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撩个狐仙做夫君》撩个妖孽做夫君 第十六章 云影城 撩个狐仙做夫君诱受

《撩个狐仙做夫君》撩个妖孽做夫君 第十六章 云影城 撩个狐仙做夫君诱受

发布时间:2019-09-11 08:01:37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不二妄言 状态:已完结

《撩个狐仙做夫君》由网络作家不二妄言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路陆,奚若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林小抬了凳子在路陆身旁坐下,和蔼地问了一句,“你昨夜没睡?”路陆挑起来的面耽在半空,偷偷瞄了林小一眼,没察觉有啥不一样,照常吃了

《撩个狐仙做夫君》 免费试读


林小抬了凳子在路陆身旁坐下,和蔼地问了一句,“你昨夜没睡?”路陆挑起来的面耽在半空,偷偷瞄了林小一眼,没察觉有啥不一样,照常吃了那口面,阴阳怪气答道,“嫂嫂还不晓得吧。我哥昨晚罚我跪了一夜,天亮才上楼。”

“哦。”林小哦这一声,有腔有调的。路陆心里虚,眈眈一笑,接着吃面。

“没有约个会什么的?”林小扬眉问道。

路陆一口面噎在喉咙里,脑袋里转了半日,才想明白林小说的是啥。“我哪有哥哥那么悠闲,月黑风高的去会男人。”这话不能让路朗晓得,不然不扒了她的皮才怪。“鬼姜来跟我说了,她说哥哥同意我拜他做师父。”顿了顿,给自己倒了杯水,“拜师父这个事儿,怎么着也得问问我的意思吧,悄悄的就定了。感觉,像是被逼了婚。”说着,一脸哀伤,像是真被逼了婚。“哎,妹妹我命苦,嫂嫂你也不管,竟由着哥哥胡来。”

这,怎么还成了林小的错了。林小眯了眯眼睛没有作答。

“那些玄学的东西,哥哥不能教我吗?为什么非要拜了别人做师父?”路陆嘟嘟嘴违心地撒起娇来。

“她叫鬼姜?”林小问道。

“呃……我以为嫂嫂知道的。”路陆一向觉得林小高深莫测,她知道鬼姜的存在,怎么会不知道鬼姜的名字。

“如果是他。我也愿意你拜他做师父。”林小笑得和蔼。路陆不好驳她心意,眼神暗了暗,“哦”了一声埋头面。

“鬼姜得了鬼谷子的嫡传道法。有他做你师父,我倒是很放心。”林小的主张依然鲜明。路陆埋头吃面,默不作声。“他做你师父,也碍不着你对他的思慕之情。没人说不准师徒恋的。”路陆捧着面碗的手一抖,差点泼了自己一身的面汤。林小赶紧扶住碗,正经道,“你哥不准,你跟我说。他再敢罚你跪祖宗,我就罚他跪搓衣板。”

“嫂嫂,你别玩笑我了。我们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长我两千多岁……”小儿女的心思,当面被长辈揪出来,是挺难为情的。路陆放好面碗,正经地揶揄自己,“我们这岁数差得,可以祖孙恋了。我得叫他祖宗……”

林小觑了觑她,对她那点小儿女的心思已了然了几分,不再为难她,转而正经道,“拜他做师父的事情,你哥哥已经定了。玄门的学问深奥得很,不是动点笔墨就能挥斥方遒的。一入玄门,处处都是险境。鬼姜修为在你哥哥之上,有他护着你,你哥哥放心,我也放心。”

林小认定的事情,路陆是掰不动的,默默叹了口气,抹了抹嘴角的面汤,耷拉下脑袋来,不再言语了。林小抬手揉揉她的发顶道,“你是怕自己拜了他做师父,做不到毕恭毕敬?还是说做到了毕恭毕敬,怕失了往日的亲近?”

这,这要怎么答?

他一开始就吻了她,说要送了自己给她做夫君,就算三叩九拜地奉了茶,她也未必能专心听他讲学,忘了当初的情形。

林小从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递给路陆,上面写着两句很拗口的话,连不成句,路陆看了直觉头疼。林小指着纸条说,“这是解除他封印的咒语,你正午时分入睡。在梦里见到伏虎,摁着虎头,默念咒语即可。咒语不可中途错乱,否者会害他灰飞烟灭的,若有不慎你也会走火入魔。”感情拜师父这事儿,哥哥、嫂嫂早就商量好了,在她这里没什么商量的余地,林小来不过是知会她一声,仅此而已。“到了正午时分,你就安心睡觉。你哥哥和几位叔叔,在外面为你护法。”

路陆撅噘嘴,将纸条铺在桌上,垂头瞪着。也不晓得这么瞪着,瞪不瞪得出一朵花来。

路陆过目不忘的好记性,从小就落林小看在眼里。纸条上的咒语统共两句,就算连不成句,此时到正午还有小半天,怎的也记得住了。林小揉揉她的发顶,端了面碗起身走了,出门时,还不忘了帮她把房门带上。

路陆瞄了两眼纸条,趴在桌上翻来覆去地捋着几天的事情,一会儿是朔度山灼灼的三千桃花,一会儿是三生石,一会儿是鬼面具,一会儿是林纾予,一会儿是血符雨,一会儿是鬼姜如画的眉眼……忧思劳心竟然睡着了。梦里封印鬼姜的那一原秋色,忽的笼上了翠绿,远远近近的缀着似锦繁花。天也飘了云,徐徐一阵风过,令人心旷神怡。远远的他一袭白衣仙姿卓绝的冲她笑,明媚得好似天边的云。她噙着笑,踩着绵软的草走过去,欣喜若狂的朝他跑去,也不晓得自己欣喜的是个啥……猛地被草结绊倒,一抬头,哪有他仙姿卓绝的身影?石头做的伏虎,伏在面前一动不动。她愣了愣神,才知道自己是在梦里。

不是说要入梦解除鬼姜的封印吗?这不正好。路陆将纸条上的咒语默一遍,起身摸着伏虎的额头,念起咒语来。不愧有副过目不忘的好记性,略略看了两遍,就一字不落的记了下来。然鹅,最后那个字,竟是读音最多的汉字“敦”,统共八个读音,上下文没联系,要怎么念。嫂嫂那翻言语咻的翻上灵台,“咒语不可中途错乱,否者会害他灰飞烟灭的”。手下的伏虎震了震,难不成前面的咒语都灵验了?可是最后一个字……为何起先不留意一些?至少问问嫂嫂,该读那个音吧?犹豫着,伏虎在她手下已震出了一道裂痕,想必封印是要开了。情急之下,路陆捡了最常用的读音(dun),一声为敦厚之意,四声为古代青铜食器,她念了一声。

“轰~~”伴着天塌地陷的巨响,伏虎沉了半副身子在土里,他身下涌出滚滚黑烟拖着它使劲往下沉。地底万鬼噬魂的声音,惊涛骇浪般掀涌而过。伏虎额间一点白烟一位姿态翩跹的女子立在伏虎肩上,红裙白衫的汉服,仿佛雪地里绽开的漫天红梅,冷凄凄的带着几分苦修的伤。她又想起那个梦,雪地里漫天的红梅和他肩上绽开血色,两相辉映,映出许多凄凉。

女子轻声念了一句咒语,捏着剑诀的指尖化出一柄长剑。路陆略略定了定神,女子已经提剑朝她刺来。在书库里,下血符雨的时候,那个裹在黑雾里的女子也是这样化出两柄长剑来的。这就是鬼姜说得指剑?眼看不能坐以待毙,路陆学着女子的样子,捏了剑诀,念了她念的咒语,指尖忽的晃出一柄长剑,跟女子手中的长剑一样。女子已经挥剑过来。嫂嫂那句话在她脑海里放得无限巨大,“咒语不可中途错乱,否者会害他灰飞烟灭”,可她却忘了后面半句“若有不慎你也会走火入魔”。千钧一发的时刻,她竟然挥剑劈了伏虎。咒语乱了,或许劈了伏虎也能救他。脑海里嫂嫂那句被无限放大的话,重复着,隐没了天边鬼姜近似狂暴的声音,“陆陆,别动。不能劈。”

“啪”的一道电光闪过,伏虎从头到尾齐齐的裂做两片,卷着它的浓烟逃似的缩回了底下。地底万鬼逃窜的身影仿佛历历在目。她劈开伏虎的一瞬间,她感觉那道电光从后背将她结结实实地劈作了两半。胸前还刺着一柄长剑,血红的裙,雪白的袖,在她面前立了立,渐渐隐没了。她只记得,她们四目相对时,那双美得不可方物的眼睛,那双似曾相识却记不起在哪里见过的眼睛,那双眼睛里掠过一抹轻笑。

肩上绽开一朵血色,映着她眼眸里的红裙美得冷艳。又是前日旧伤。

一阵风过,她晃悠悠的随风飘散了。飘到天边竟是缈缈一座灵城,轻轻烟云中,石头砌的城。她跨上台阶追上他。她喊他良绪,他回眸对上她的眼,没有她期待的盈盈一笑,琥珀色的眼眸里隐忍着伤。“我跟你说的,没有一句玩笑。你若受不了,我找阎君要碗孟婆汤。你好好的忘了那些前尘旧事,回海玡做你的城主。”

她凝神望着高高站在台阶上的他,他是她高高站在天上的神,“不了。辗转轮回中,谁是谁的过客,谁是谁的往生,都是天定的命。忘记的,忘不记的,都是躲不过的天命。我喊你一声师父,没习到你的淡泊洒脱,却要怕了所谓的‘生死劫’,喝了孟婆汤去忘了刻骨铭心的前尘旧事,连同你教我的那些一并忘了?既然要忘,当初我又何必要拜了你做师父,白白枉费两万年时光。”

他抿着唇,抿着她从未见过的隐忍。

她顿了顿,知道等不来他的挽留,久久的终于垂头轻声叹过一回,嘤嘤地道出一句自己都听不清的话,“我今日要回海玡,特地来与师父道别。”她隐约记得,她来找他,是想邀他去看她新练的化水为兵的法术。湖边还摆着矮几,泡了他常喝的新茶。她来见他,空晾了一壶新茶,等来的是她的跪地拜别。

三叩首,每一拜,额角都磕在石阶,渗着血。额角带着血迹,伏着隐隐的痛,多少偿了心底凄凉。她带着伤勉强站起来,总以为能背对着他,坦然离去,临到出城却忍不住回眸。

云影城,纂在城门上那三个斗大的字,是她身后最荒唐的景……

《撩个狐仙做夫君》 精彩点评

这个作者(不二妄言)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撩个狐仙做夫君》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撩个狐仙做夫君

作者:不二妄言类型:玄幻言情状态:连载中

这个作者(不二妄言)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撩个狐仙做夫君》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