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撩个狐仙做夫君》撩个上神做夫君 第四十一章 云小朵,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撩个狐仙做夫君章节列表

《撩个狐仙做夫君》撩个上神做夫君 第四十一章 云小朵,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撩个狐仙做夫君章节列表

发布时间:2019-09-11 08:01:42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不二妄言 状态:已完结

《撩个狐仙做夫君》为不二妄言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外婆……”路陆忧心匆匆地瞧着她外婆,不肯走。 瑶绍拖着她,催促道,“你留在这里只能添乱。做好狐族王后,或许还有一线希望。”路陆

《撩个狐仙做夫君》 免费试读


“外婆……”路陆忧心匆匆地瞧着她外婆,不肯走。

瑶绍拖着她,催促道,“你留在这里只能添乱。做好狐族王后,或许还有一线希望。”路陆不愿走,但她小舅舅说得对,她留下只能添乱,回湘西路上拖累徐默受伤就是个好例子。她含泪给她外婆磕了头,随着瑶绍匆匆进了后院。

临上船时,她还犹豫着问了一句,“舅舅,你说的‘或许还有一线希望’,是有多少希望?”

“有多少希望,都得你说了算。你是狐族王后,狐族和瑶家的命运都在你的手上。”瑶绍将路陆推上小船,将一张字条塞进她手里,“这是‘龙门咒’,外婆说的话,你都记住了。快走吧。”他俯身将船推入江中,自己却不上船,原来他并没打算跟路陆一同离开。路陆一个踉跄,连她小舅舅的一片衣角都没有抓住,险些跌入江中。她跌在船头,望着瑶绍远远立在江边的身影,仿佛觉得自己就是那飘在江心的沧海一粟,左右寻不着归属,又不知道该飘向何处。

瑶绍转身要往堂屋去,江底暗流卷起漩涡拖着路陆的小船往下沉。路陆一声惊呼,江水已漫上船舷。瑶绍回头一看,小船已经没了一半。他赶紧抽了院边的竹竿,撑杆跳进江中。竹竿一头插在石头缝里,他悬在竹竿末端,到江心时捞了一把,将衣裙湿了一半的路陆拎了出来。他拎着路陆,想借着竹竿回弹的力量上岸,哪晓得路陆脚上挂了一串水鬼。他被迫悬空祭出后院檐角貔貅,只见屋檐四角啪的落下,在院中化作金光貔貅呼啸入江吞了水鬼。四头千金重貔貅轰然入水,掀起丈八高的水浪将叔侄二人拍入院中。两人哗的一声被拍在院墙上,又随着退去的水浪落了下来。瑶绍始终护着路陆,落地的那一瞬,噗的喷了路陆一身的血。

“瑶绍……”躲在柱子后面被浪从头到脚淹了一回的路陆的小舅妈,喊着瑶绍的名字奔了过来。她和路陆扶起瑶绍时,他后背已经是血肉模糊的一片。院子里全铺的石板,他顶着重压护着路陆在地上滑了好几米,铜板都要掉皮,别说着血肉之躯了。

“看来是走不了了。”瑶绍抹了一把下巴上的血迹,冲着天边那团黑云喊道,“养鬼道的高手?放马过来,跟瑶家人好好过过招吧。”天边那团鬼气,果然阴森森地朝着瑶家院子来了,不多时便将瑶家院子围得不见了天日,大白天的竟然要点了灯照亮。

瑶绍转身拉起她媳妇儿手拍了拍,嘱咐道,“带陆陆去堂屋避着,我在这里守一会儿。”她媳妇瞅瞅他,又瞅瞅天边那团黑云,眼中泛着愁。他笑着将她腮边滴水的碎发撩到耳后,“养鬼道的人亦正亦邪,捞到好处就走,不会死缠的。带路陆进去,顺便给我拿件衣服来。”他媳妇深深地顿了顿首,眼里满是忧愁。路陆的小眼神在她舅舅、舅***脸上来回瞧了无数遍,扯扯她舅***衣角,低声道,“我们去给小舅舅拿些药膏来。一家人聚在一起,正好商量商量怎么对付这些邪物。就算死,也是一家人死在一处,没什么大不了的。”她舅妈这才肯松了瑶绍的手,领着路陆进了堂屋。

说起养鬼道,路陆心里隐隐作痛地想起了云朵。那次杀人游戏以后,她便再也没有见过云朵。林纾予说他不会跟云朵结婚,路陆更是愁得上心。不晓得那场游戏,到底谁得了便宜,一个个的都伤得心力交碎。云朵,为的又是哪般?

文桃见路陆回来,已经知道怎么回事儿了。她让路陆跟在身旁待着,不要走远。瑶绍媳妇儿拿了药膏和衣服往后院去了。

鬼气盘旋在瑶家院子上空,一点点压下来。文桃提着木炭念着咒语,往院子中央的火盆里添炭。烛龙火燃出四头火狐来,在火盆里呼啸转圈,聚在头顶的鬼气似有畏惧之色,从院子中央淡开,散出一个小圈来。

隐隐听见半空响起摄魂铃的声音,半空散开的鬼气突然聚拢压了下来,烛龙火里咻的窜出十几头火狐,在半空截住了那团鬼气。摄魂铃的声音,越逼越紧。散开又聚拢的鬼气,发了疯似的往下冲,连连几次都被火狐逼退,不远不近地围着瑶家院子不肯散去。

文桃端了茶坐在堂屋门口的椅子上,正声道,“进来吧,姑娘。等了一夜都没找着机会下手,来了又躲在暗处,是因为不敢跟瑶家正面交锋吗?”她话音刚落,大门吱嘎一声开了,进来一混血美女,重工刺绣的及踝纱裙搭着玛丽珍鞋,都是时下流行的西洋款。那混血美女,不是云朵是谁?她这身华丽丽的衣服笼着阴森森的鬼气,在这湘西院子里,半点都不应景。

“云朵!”路陆着实心痛她现在的模样。曾经清爽高冷的混血美女,如今却是一身戾气。她身上丝毫不加掩饰的鬼气证实了她就是养鬼道的人,这么直白地坦白了身份,是要来宣战的么?她在朔度山设下杀人游戏的局时,还不是这般狠厉。短短小半年,她就能驾驭万鬼之术了,连瑶绍都不能与她抗衡?她是在哪里学了这些邪术?还是说,她从来都没清她是怎样的云朵?

见了云朵,路陆早忘了自己身处险境,还跑过去迎她。还好瑶璋在烛龙火前拉住了她。对云朵,她从来没有毫无戒备。如果朔度山的杀人游戏,只是因为那些纠缠不清的过往,如今她已经让了林纾予给她,她又来做什么?有必要杀得你死我活的吗?她心里的云朵,不是那样的姑娘。

“云朵,你现在的样子一点都不好看。”她是真心想她好。这恨铁不成钢的训斥,在对峙的“仇敌”面前,并没有占到什么好处。

“你的模样倒是好看。肯不肯跟我换一换?”云朵似笑非笑的锐利眼光,像是要把路陆当众剥脱干净似的。

路陆咬了咬唇,厉声道,“云小朵,你能不能好好说话?你跟林纾予在三生石前许了三生约定,你不好好珍惜,跑到这里来闹什么?”

“他心里惦记的始终是你。你既然成全了我们,就不该成全到底么?我不过是想跟你换张脸而已。你那张脸,我都喜欢。不晓得换在我身上,他还会不会那么痴迷?”云朵信手拈来的话说得轻飘飘的,不晓得当真没当真。路陆却被她气了个半死,一咬牙义正言辞地海吹了一通,“云朵,我已经领证结婚了,我们夫妻感情很好。我跟林纾予不会再有任何羁绊……”

云朵的目光掠过路陆的肩膀,落在她身后堂屋里的棺材上,“阴阳两隔,要怎么个好法?”路陆微微侧脸,余光瞥见鬼姜的棺材,心里咯噔一下落了个空。“瑶家人以尊客之礼待他,想必是没有认这外孙女婿的。”听着云朵的风凉话,路陆脚底一袭寒凉冲上天灵盖,冲得她脑袋发晕。

她稳了稳身形,厉声问道:“云朵,你想要什么?能给的我都给你。不能给的,你自己靠本事来拿。说风凉话唠嗑,恕我不能奉陪。”

云朵垂眸浅浅一笑,“我想要你,跟,我,走。”

路陆冷了脸,冰凉了声音,“这个,我办不到。”换作往日,她或许真要跟她去了,就算跟她换脸也无所谓,反正云朵也是美女一枚。可如今,这势不两立的对峙,别说换脸了,走过去跟她喝茶都不容易。

“要么你跟我走,要么我带了你身后的紫御棺走。”云朵又是这招,在朔度山时她就让路陆选,是带她,走还是带了林纾予走。若不是林纾予及时醒了,她可能真要带了路陆去三生石前许下什么誓愿。路陆始终没搞明白,她跟云朵有什么誓愿好许的,还要去三生石前许愿?今日,又祭了这招出来,路陆想想就生气,冷声道,“要带我走,自己来拿。”瑶璋就在她身后,好歹能护她一护,她不觉得云朵能这么轻易的带了她走。

云朵闻声俊脸一沉,手上飞出两个石子打在路陆膝盖下方。瑶璋还没来得及出手,路陆膝盖一软,往火盆里跪了下去。

面前一盆炭火,红彤彤的烧得耀眼,路陆没有防备自然也来不及躲闪。瑶璋伸手去拉,“嗞~~啦~~”一声,扯了片衣料下来。路陆双手按在火盆边缘,一盆火炭掀翻了朝她脸上扣过来。她慌得双眼一闭,准备英勇就义死,一个身影将她护在怀里,只听见“嗞啦”一声,烤肉的味道已经窜入了鼻息。路陆以为是瑶璋替她挡了火炭,心痛舅舅被烫伤的手背,抬头一瞧,面前那张脸竟是林纾予。

烛龙火覆灭,聚在半空的鬼气冲进了院子里来。一群张牙舞爪的厉鬼朝堂屋扑去,文桃和瑶璋立了阵旗,才勉强挡住冲向堂屋的鬼气。瑶期和林小联手推动阵法,厉鬼才一步步被逼到云朵身后。

林纾予将路陆扶起来,护在身后,隔着凭空竖起的隔阂,与云朵对面立成了山。

《撩个狐仙做夫君》 精彩点评

这个作者(不二妄言)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撩个狐仙做夫君》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撩个狐仙做夫君

作者:不二妄言类型:玄幻言情状态:连载中

这个作者(不二妄言)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撩个狐仙做夫君》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