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惟愿与你到白头》惟愿与你到白头免费 第6章 你越痛苦,我越开心 惟愿与你到白头GC

《惟愿与你到白头》惟愿与你到白头免费 第6章 你越痛苦,我越开心 惟愿与你到白头GC

发布时间:2020-03-26 16:10:42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黎黎 状态: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黎黎原创的短篇小说《惟愿与你到白头》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苏溪,林蕊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就在林蕊将要脱掉内、衣的时候,手机响了,她干净拿出来一看,是医院的电话,忙接通电话。 “你是方小月的家属吗?方小月的病情恶化了,

《惟愿与你到白头》 免费试读


就在林蕊将要脱掉内、衣的时候,手机响了,她干净拿出来一看,是医院的电话,忙接通电话。

“你是方小月的家属吗?方小月的病情恶化了,刚进了急救室,需要家属尽快赶过来签署死亡通知书!”

“不!”林蕊的脸刷的变的惨白:“没有死亡通知书,只是做个手术,却要签个同意书对不对?我的小月儿还那么小,你们不能给她下达死亡通知书的,我……我现在就来医院!”

说完,她猛地捡起地上湿淋淋的羽绒服,随便披上,就光着腿和双脚,转身往外跑去。

那些从羽绒服上落下的水渍一路蔓延出门口,方司恒盯着那水渍愣了好一会儿,忽然跟了上去,任凭苏溪在后面怎么喊都没有答应。

医院。

林蕊拖着一双跑的血淋淋的脚,跌跌撞撞赶到,小月儿已经送到了ICU病房,她只能隔着玻璃看着奄奄一息的月儿。

孩子的那么瘦,一张脸还没有她的巴掌大,一丝血色都没有。

她的泪水滚了满脸,无比的悲痛、自责:“小月儿,是妈妈没有用,没有办法救你,让你受这么大的苦。”

“您是月儿的家属吗?”主治医师问道。

“是,我是月儿的妈妈。”

“您孩子的病情,如果不及时的给他做骨髓移植手术,怕……”医生没有继续的往下说。

“您还是尽快的找她的直系亲属做个配型吧。只有在亲属中配型的几率才是最大的,最好是她的父亲或兄弟姐。”

“我只有她一个孩子,可她的父亲……”林蕊绝望的低下了头。

她的父亲,一直都认为她是别人的孩子,是他的耻辱。怎么会来救她呢。

“她没有父亲。”林蕊只能绝望的说。

就算有,也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没有父亲、没有兄弟姐妹,你的骨髓又无法配型,现在也只有等着,看有没有合适的骨髓了,只能看这个孩子的运气了。”医生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只是,这孩子可能等不了那么久,如果她撑不过去,便是后面奇迹般的找到了配型的骨髓,她的身体也无法撑过骨髓移植的手术。”

“医生!我求求你,你救救她,我就只有这么一个孩子,她就是我的命,我求求你,我给你磕头了。”林蕊跪下来,将头磕的咚咚的响。

她实在想不到别的办法了,只能将医生当作神明,盼着医生真的有滔天的本事,可以留住她的孩子的命!

方司恒过来,就看见林蕊正在卑微的祈求一个男医生,明知道是为了那孩子的病,可他却无比的恼火,冲上去将她一把拉扯起来:“林蕊,你还真是下贱,是不是见了一个男人你就想勾、引?”

他将她的祈求说成了勾、引。

林蕊却像是看到了最后的希望,一把抱住了方司恒:“你是来做配型的是不是?”

没等方司恒回答,她就指着方司恒说:“医生医生,孩子的亲生父亲来了,就是他,你马上带他去做配型,他一定能配型上的。”

《惟愿与你到白头》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黎黎)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苏溪,林蕊)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黎黎)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惟愿与你到白头》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苏溪,林蕊),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惟愿与你到白头

作者:黎黎类型:短篇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黎黎)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苏溪,林蕊)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黎黎)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惟愿与你到白头》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苏溪,林蕊),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