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错身成婚:腹黑冷帝诱娇妻》错爱成婚拒嫁冷清首席 第六章 危险的男人 错身成婚:腹黑冷帝诱娇妻全文章节

《错身成婚:腹黑冷帝诱娇妻》错爱成婚拒嫁冷清首席 第六章 危险的男人 错身成婚:腹黑冷帝诱娇妻全文章节

发布时间:2020-05-09 16:03:49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残月 状态: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错身成婚:腹黑冷帝诱娇妻》是残月最新写的一本架空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康季森,苏阮在康,书中主要讲述了: 即使隔着一段距离,苏阮都能感觉到康季森锐利的眸光锁定在自己的身上,深呼吸,苏阮转身走过去。 “我以为你会在他的病房门前站成门神!

《错身成婚:腹黑冷帝诱娇妻》 免费试读


即使隔着一段距离,苏阮都能感觉到康季森锐利的眸光锁定在自己的身上,深呼吸,苏阮转身走过去。

“我以为你会在他的病房门前站成门神!”

康季森淡淡的话语,透着苏阮琢磨不透的深意,她只迅疾的看了他一眼,立即移开,率先走向电梯,她的身后传来沉稳的脚步声。

电梯门打开,苏阮率先进去,刚一站稳,身边就多了康季森的身影。

他一米八几的个字,足足比她高了近一头,之前不觉得,此时挨得近了,越发觉得压迫感十足,连呼吸里都是他侵略性十足的气息。

苏阮的脑海里一下就浮现之前的暧昧画面,让她又羞又痛苦,她急急后退,想拉开和他的距离,不想身后就是电梯壁,一个收势不住她的后脑勺撞向电梯壁。

预想中的疼痛没有传来,倒是撞到了一个略有些温度的东西上,苏阮急忙迈步斜刺里避开,随后看见康季森面部表情的将手从电梯壁移开。

“别误会,我只是不想你有晕倒的借口,我们谈谈。”

是的,他们需要谈谈,苏阮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这个男人即使什么都不说,身上透出来的杀伐之气都让她呼吸困难,只要想到她必须还要和他发生最亲密的关系,苏阮就双腿发软。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电梯,男人修长的腿走的沉稳,迅疾,苏阮几乎是要小跑才能跟上,几次差点踉跄着摔倒,她咬牙跟着,不肯开口让他慢点。

走出大厅时,他的脚步慢下来,和她保持着不远不近的两米距离。

医院台阶前停着一辆霸气的悍马,他走过去将副驾驶位的车门拉开,随后绕到另一端拉开车门坐进驾驶位。

苏阮的脚步停在后车门前,她不想和他坐一起,手在即将伸到车门时,一道刺耳的车鸣响起,苏阮吓了一跳,下意识的看向车子后视镜,她的目光和康季森冷漠的视线相撞,苏阮骇的后退了几步。

她怕他,尤其是在经过今晚的事儿后,她根本做不到和他待在一起待在车厢里那么狭小的空间里,距离他那么近,光想想她就呼吸困难。

悍马突然向前冲去,眨眼就驶离了苏阮的眼前。

她的手还保持着去开车门的动作,眼前只剩下清冷的空气。

苏阮双手抱着自己,努力的汲取温暖,她知道自己太过于矫情,只是她过不了心里那关,忍着眼泪,她抬脚一步一步的走出医院大门。

漆黑的夜色里,她不知道该去往哪个方向。

有计程车司机凑过来,搭讪的问她想去哪里。

苏阮刚要开口,一辆车子风驰电掣的驶来,嘶的一声停在她面前,车轱辘堪堪压过她脚尖前,苏阮的冷汗瞬间就流了下来。

砰的一声,副驾驶位车门被踹开,康季森一双凛冽的眸子扫了一眼那计程车司机。

那眼神太森寒,司机身体一个哆嗦,感觉自己已经被死神给锁定住了。

直到那辆悍马驶出去很远,司机才哆嗦着两条腿,抬手擦了下额头上的汗,他真的有种死里逃生的庆幸感。

呼啸的悍马在夜风里一路疾驰,苏阮努力靠近车门,屁股也只坐了车座的三分之一,她努力忍着跳下车的冲动,微微侧头小心的看向开车的男人。

《错身成婚:腹黑冷帝诱娇妻》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残月)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康季森,苏阮在康)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残月)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错身成婚:腹黑冷帝诱娇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康季森,苏阮在康),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错身成婚:腹黑冷帝诱娇妻

作者:残月类型:架空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残月)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康季森,苏阮在康)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残月)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错身成婚:腹黑冷帝诱娇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康季森,苏阮在康),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