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一曲凤鸣》一曲凤鸾txt下载 第十九章长安(三) 一曲凤鸣罗御

《一曲凤鸣》一曲凤鸾txt下载 第十九章长安(三) 一曲凤鸣罗御

发布时间:2020-07-30 00:00:37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午夜 状态: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午夜原创的宅斗小说《一曲凤鸣》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曲清阮,白唏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给大家道个歉,真的不好意思,我昨晚脑子有点晕忘记定时了) “主子。”恭敬的男声响起。 一名身着墨色衣裳的男子回过头望向他。 这

一曲凤鸣

推荐指数:10分

《一曲凤鸣》在线阅读

《一曲凤鸣》 免费试读


(给大家道个歉,真的不好意思,我昨晚脑子有点晕忘记定时了)

“主子。”恭敬的男声响起。

一名身着墨色衣裳的男子回过头望向他。

这是一间屋子,看摆设,很明显是客栈里的。

“何事?”淡漠的声音响起,说话的正是那名墨色衣裳的男子。

来人恭敬道:“主子,前不久有消息传来,冥界出动了大半个冥界,其中有冥界继承人,妖皇亲自出马,仙界继承人也已到达多日。”

男子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然后问道:“习凛,神界可有消息?”

习凛摇了摇头,道:“属下办事无力,听闻神界已派人到达凡尘,只是不知是何方神圣。”

男子并没有责备他,淡漠的声音再度响起:“与你无关。神界怎么说也曾是六界之首,自然有法子不让外人探查。”

习凛并未接过男子的话头,而是道:“请主子给属下点时间,属下必定能查到。”

“别那么肯定。”男子淡漠道,“这次神界,派来了一个了不起的人物。”

习凛微微迟疑,问道:“主子的意思是,神界只派了一人前来?”

男子瞥了他一眼,道:“神界还没这本事。”

语毕,他见习凛还是不明白便道:“是两人。”

习凛微微一怔,道:“属下这就去查。”

“不用查了。”男子淡漠道。

“是。”习凛应了一声,并没有过多询问缘由,因为他面前的人是他们的主子,他们从被训练起,就记着一件事:绝对服从命令。尤其是他们这种身处暗处的人,对这一条规矩更是贯彻的透底。

男子重新望向窗外,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他眉头微皱,看着那两人,一名身着白裳头戴幕篱的女子,一名身着白裳的男子。

他的目光在那女子身上停留了片刻,然后在转向男子时淡漠的神色微微动容。

男子立马转身,关上窗户。

而被他瞧见的,正是曲清阮和辰翊。

曲清阮感觉到有一道目光打量了自己一会,而辰翊同样也是感觉到有人在瞧他。两人便下意识往相同方向看去,却只看见了紧闭的窗户。

两人对视一眼,曲清阮看到了辰翊眼中的平静,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辰翊则看到了曲清阮眸中的疑惑。

辰翊笑了笑,问道:“阮阮,怎么了?”

“你没感觉到什么吗?”曲清阮微微挑眉问道。她可是瞧见辰翊也是往那个方向望去了。

“兴许是觉得我两服饰奇怪,便多瞧了一眼。”辰翊面上带着笑,笑意却不明。

的确,这街上除了他二人,没有任何人一身衣裳都是一个色,还是不吉利的白色。但却莫名的,让人觉得有些相配。

曲清阮虽心中有些疑虑,但却说不清,也只得附和了一声:“也许如此。”

话说客栈里男子迅速关了窗后,面色微沉,对着门唤了一声:“习冽。”

一名男子迅速进来,想必便是习冽。

习冽恭敬道:“主子,有何事吩咐?”习冽说完,还胆大地瞧了一眼他家主子的脸色,暗道不好,想必是有什么苦差事了。

男子冷声道:“带话给我们的人,说是目标到了,准备诱饵。”

习冽苦笑了一声,道:“主子,你还真打算做这个好人啊?”

“废话怎么这么多。”男子淡漠道。

习冽倒是个胆大的,他道:“主子,我知道你的心思,但是毕竟两家是对立的,您手中已拿到了四分之三了,您却要送出四分之一,若是魔尊知道了,那,您可是要受罚的。”

男子似是早就知道了他会这般劝说,他道:“习冽,你和你兄长差太远了。”

习冽顿时语塞,他无奈道:“主子,您听属下一声劝行吗?”

“只要最后神器在我手上,他便不会多说什么。快去。”男子道。

习冽无奈地叹口气,转身便要走,男子却叫住了他:“等等。”

习冽并不认为他家这位主子叫住他是改变了主意,便恭敬的问道:“主子还有何事要吩咐?”

男子面色微微凝重,他道:“小心些。她身边的那个人,很厉害。”

习冽一惊,能让他主子说厉害的人不多,一旦得了他家主子这两个字的评价,那他们是绝对打不过的,甚至有可能输得很惨。他如此想着,眸中的神色也变为了认真,道:“属下明白了。”

男子微微点头,挥了挥手示意他去。习冽便转身离去。

曲清阮瞧了眼辰翊,问道:“东旭国的皇宫在哪?”

辰翊想了想,道:“应当在这座城里。”

曲清阮略带好奇的声音响起,她问道:“那皇宫是什么样子的。”

“这个我还真没见过。”辰翊笑着回答。

曲清阮有些失望,不过她又接着问道:“你觉得轩辕剑有没有可能出现在皇宫里?”

辰翊墨色的眸子飞速掠过几分欣赏,他道:“轩辕剑是经过黄帝之手的,当时有断裂,后被黄帝和天女重铸过,所以委屈点轩辕剑便称得上是天子剑。皇宫自然是极有可能出现的。”

曲清阮微微颌首,道:“那到时我们顺路跑一趟皇宫便是了。”

辰翊笑着道:“你说东皇钟和轩辕剑皆在华贵之地,那么东皇钟其实也是有可能在皇宫的,不过,有一点我觉得也是有可能性的。”

“哦?”曲清阮发出了一声疑问,道:“哪一点?你且说说。”

辰翊道:“阮阮,你有没有想过,或许只是寻找东皇钟和轩辕剑的线索在华贵之地,并不是这两件神器在这。”

“线索?”曲清阮笑了笑,道:“我觉得可能性不大,毕竟当初神器是散落在各地,未曾听说是有人故意藏起来。”

“的确未曾听到有这种说法,但不代表没有这种可能性。阮阮你不就是个最好的例子?”辰翊笑道。

曲清阮疑惑的抬头望着他,问道:“我怎么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了?”

辰翊笑了笑,眸中的温和配上嘴角适当的笑容,让人有种嫡仙般的感觉,他道:“神界人人都道你失踪了数万年,可我很清楚,白唏姑娘他们也很清楚,你并没有失踪,你甚至有时带着一身伤回来避难。”

“……”曲清阮竟觉得无言以对,她想她先前是否不应该信任这人,不然她哪会有像此时这种时刻。

辰翊见她不语,墨色的眸子染上了几分笑意,他道:“不如我们来打赌吧。”

曲清阮道:“你很喜欢玩这个?”

“只是喜欢和你玩这个。”辰翊回道。

曲清阮很明智的选择了转移话题,她道:“赌注?”

辰翊笑了笑,道:“依旧是一个要求。”

曲清阮微微颌首,道:“好。”

“阮阮,若是只是线索,那可能会比较麻烦。”辰翊道。

曲清阮微微挑眉,问道:“为何?”

辰翊分析道:“我们应当算是来迟了,若只是找着了线索,那可能别人手里的比我们多,他们便会捷足先登。”

曲清阮微微颌首,道:“有道理,那你是怎么想的?”

辰翊道:“可以考虑考虑跟踪他们。”

曲清阮沉默了会儿,才道:“虽然很不甘心,但我不得不承认,以我的实力,会被发现的。”

辰翊似是早料到她会这么说,笑道:“有我呢。”

曲清阮莫名一怔,心里一暖,笑道:“那以后出来可得带你了,简直万能,实力又强。”

“你的确可以考虑。”辰翊认真道,“你还可以考虑考虑你和神王在计划些什么若有难处找我帮忙。”

曲清阮勾了勾唇,道:“那敢情好,若是请你,自然是要少了不少麻烦的,但是将军,你毕竟不是神界的。”

辰翊笑了笑,道:“你还是第一个跟我说‘你不是神界的’这种话。”

“哦?那么,你是神界的?”曲清阮笑着问道。

辰翊垂头瞧了她一眼,笑道:“别想着法子套话,你只要知道我不会害你就是了。”

曲清阮一怔,有些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什么叫不会害她?她有何德何能能让辰翊说出这种话?

辰翊见她沉默,便转移话题,问道:“应龙的实力应当在你之上,你是怎么做到收服他的?”

曲清阮勾了勾唇,道:“我自是有些手段的,如若不然,母亲又怎会允许我只带你来这和一群人抢东西?”

辰翊瞧了她一眼,道:“其实你应该算是辅助的。”

“……”曲清阮莫名有些不爽,她知道自己实力不怎样,但天赋确是有的,不过辰翊说的没错,她应当是辅助,因为伏羲琴在她手上算得上是将伏羲琴的实力展现出来了,可偏偏,她硬被逼着远离辅助这条路。

“我能怎样?我也知道我辅助好,但你也不是不知道,我是神女族这亿年来最纯的血脉,是神界的希望。”曲清阮苦笑了一声。

如果可以的话,她还真不想做这些,她不喜欢打打杀杀的,但是她知道,有时候用言语、用气势是镇不住有野心的人,她只能逼自己。

辰翊微微点头,道:“的确,你的命并不是你自己能决定的,但是也请你爱惜。”

曲清阮微微一怔,她以为辰翊察觉出来了她要不顾一切的封印神器,但是待得她抬头去瞧辰翊的神色时,却发现辰翊只是在平静的阐述一个事实。

她心里松了一口气,但却又莫名的有些失落。

(求赞求评论求收藏QAQ嘤嘤嘤亲们别光看给评论可好?如果觉得午夜写得好的话不妨推荐给亲朋好友~有能力的亲们阔不阔以打赏点捏~~)

《一曲凤鸣》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午夜)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曲清阮,白唏)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午夜)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一曲凤鸣》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曲清阮,白唏),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一曲凤鸣

作者:午夜类型:宅斗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午夜)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曲清阮,白唏)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午夜)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一曲凤鸣》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曲清阮,白唏),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