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一曲凤鸣》一曲凤鸾小说最新章节 第一章三青 一曲凤鸣健全文

《一曲凤鸣》一曲凤鸾小说最新章节 第一章三青 一曲凤鸣健全文

发布时间:2020-07-30 00:00:49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午夜 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一曲凤鸣》的小说,是作者午夜创作的宅斗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话说在洪荒时代,天地不分,整个宇宙像个大鸡蛋,里面混沌一团,漆黑一片,分不清上下左右,东南西北,而其中孕育着万物始祖盘古,以及

一曲凤鸣

推荐指数:10分

《一曲凤鸣》在线阅读

《一曲凤鸣》 免费试读


“话说在洪荒时代,天地不分,整个宇宙像个大鸡蛋,里面混沌一团,漆黑一片,分不清上下左右,东南西北,而其中孕育着万物始祖盘古,以及他用来开天辟地的神器盘古斧,还有三千混沌魔神,只不过这三千混沌魔神在盘古开天辟地时遭受波及,只余四人,就连这四人也是数万年后才现身。”

“之后什么女娲造人,百草神农各位听客怕也是听腻了,今日,我就给大家来说个不一样的。”说书先生清了清嗓子,不紧不慢道:“这故事啊,还得从最初的六界说起。”

“天地最先有神,神不足者为仙,失坠者为魔,神入凡间造人,万物神化为妖,五界生灵寂灭为鬼,神与魔对立,人与妖对立,人可修成仙,而仙要由神界使者记入封神榜才能成神。”

“神界创始者乃盘古以及女娲大神,后有伏羲神等数十位上神,而仙界创始者为三清元始天尊、灵宝天尊、道德天尊,后有五老天君。至于那活下来的四位混沌魔神,其一便是东皇太一,为妖界始祖。其二便是魔星后卿,乃魔界始祖,其三便是冥神神荼,而最后一人便是兵神蚩尤。”

说书先生笑了笑,“唰”的一声展开了手中的扇子,扇面用草书写着“说书人”三字,他接着道:“人界起初各个部落零零散散,后被黄帝统一。六界起初倒还算是安宁,但到了远古时期,各势力不甘寂寞,这五界大战就此开始,伤亡惨重,人界更是被波及,一块完整的大地,四分五裂,从此六大界改称为三大界,分别为天界,其中容纳神仙二界;邪界,其中容纳魔妖鬼三界。最后便是我们人界,也因那次大战被改称凡尘。”

“也因那场战争,十大神器中有六大神器至今下落不明,而六界元气大伤,至今都呈现一派和平的景象。”语毕,说书先生收起扇子敲了敲手掌心,示意故事结束。而不少听客留下几个铜钱便离去。说书先生面上带着笑,不紧不慢的将数十个铜钱收入囊中,正准备离开,却瞥见一身着白裳、头戴幕篱的女子依旧坐于板凳上。

女子见他望来,白纱内的嘴角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如空谷幽兰的嗓音缓缓响起:“不知这位说书先生,怎的如此了解这六界?”说书先生笑笑,道:“不过是随口乱说,满口胡言,姑娘切莫当真。”

“哦?既是胡言乱语又为何对我说实话?不怕我说出去砸了你的招牌?”女子说话依旧不紧不慢,婉转动听的声音让人不禁想掀开白纱瞧瞧她的模样。

说书先生也不慌,只听他道:“姑娘应当不是这种人吧?再说就是因为满口胡言所以才在面对姑娘的问题时答不上话,在下还不如直说了。”

女子哼了一声,语气带着不屑:“三青,你莫要再装了。”说书先生一怔,笑道:“不知是哪位高人?三青一直以来在这凡尘中做默默无闻之辈,也未曾伤人,不知……”“废话真多。”女子毫不犹豫的打断他,然后道:“我知道你虽曾是昆仑山西王母座下的神鸟,但因数亿年前犯了事堕落为妖,从此流落凡尘,”

女子顿了顿,语气带着些许不解:“但我瞧你也是个安分人,从未伤过凡人,为何会甘愿堕落为妖呢?”三青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看了看身边不少路过的行人用怪异的眼神望着面前这不知来历的女子,道:“姑娘,大街上的和我谈论这个怕是不好,不如去我歇脚的地方?”

女子明显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微微点头,淡漠地吐出二字:“带路。”

三青的家住的不远,不过一盏茶时间便到了。

女子走进屋,便问道:“可以说了?”“姑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姑娘你为何对在下的事穷追不舍呢?”三青对于她的执着颇为无奈。女子透过面前的白纱认真道:“我想帮你。”

三青一愣,旋即笑道:“姑娘无缘无故为何帮在下?”

“也不算是无缘无故,我也有地方想请你帮忙,我知你在仙界交际甚广,恐怕至今都还有信服你的仙人,并且在那场五界大战之前,昆仑镜是在西王母手上,西王母又如此信任你,你接触昆仑镜最多,你又是极有灵性的神兽,自然是有些预知能力的。”女子淡淡道。

“姑娘倒是个直爽人。”三青笑道。女子微微点头:“是啊,既然如此你是不是该脱下伪装?”三青面色一变:“姑娘本事倒不小。”语毕,他体表发出耀眼的光芒,光芒不过顷刻便褪去,现出一位翩翩公子。

女子打量他一番,又是点了点头:“长相还算过得去。跟我走吧?”三青皱了皱眉:“姑娘一没透露身份,二未说出理由,我为何要和你走?”

“麻烦。”女子淡漠地吐出二字,望着他淡淡道:“听好了。我姓曲名清阮。至于理由,”曲清阮顿了顿,嘴角缓缓勾起一抹笑:“想报仇么?”

三青听罢青色的眸中带着冷意:“曲清阮?神界公主?呵,姑娘,我早就听闻神界公主下落不明你莫要骗人。还有你是如何得知我和仙界有仇?”

“居然猜中了。”三青正用带着冷意的眸子盯着她,却不想面前这个女子说出了一句惊人的话。

三青眸中褪去冷意,有些许无奈,看来他还是不打自招了。

曲清阮清了清嗓子,道:“至于我究竟是不是神界公主这你就别管了,管太多不好,你不也说每个人都有秘密吗?你只要知道我能帮你就是了。”

“那我为什么要相信你有能力呢?”三青问道。曲清阮没有说话,而是双手往前伸,一道光芒闪过,一把琴便出现在她手中,琴表面泛着柔和的白光。

“可认识?”曲清阮淡漠的问道。三青瞳孔一缩:“这,是伏羲琴?你从哪弄来的?”“这你就别管,这下可以相信我有能力了?”曲清阮淡淡道。

三青摇了摇头,有些迟疑:“虽不得不说你手中有一把神器令我很惊讶,但我还是无法相信你有这个能力抗衡整个仙界。”“果然神鸟都是骄傲的。”曲清阮道。

她意念一动,伏羲琴又消失不见,重新出现在她手上的是一个玉瓶,她道:“这瓶子里的东西可以遮住你的妖气。试试?”三青挑了挑眉,笑道:“我怎知不是毒药?”

“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曲清阮淡淡道。三青有些犹豫,但是还接过瓶子:“挺轻的。”曲清阮听后道:“当然,就一个。”

三青拿开了塞住瓶口的红布,只见一道红光飞速冲出,他还未反应过来,这红光便撞在他额头上,他只觉得眉心仿佛被针狠狠扎了一下,眉心处便闪过一抹印记然后迅速消失,看起来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他却感觉到体内的变化,他的灵力瞬间被封印!

“呵,姑娘好手段!”三青眸中带着怒火望着眼前的曲清阮。曲清阮淡淡道:“不敢当,是你太笨了,活了数亿年了竟不知人心险恶,况且我也没有说错,如今你的妖气已被遮去,怎样,可愿做我的随从?”

“呵,不仅妖气被遮去,我体内的灵力也被封印了,我现在可就是一个普通人,不知姑娘要我何用?”三青冷笑道。

曲清阮也不在意他态度不好,毕竟是自己惹毛的:“那个只是方便控制你,你若是愿意我便解除了,不过你可别以为我解除了就不能再封印了,那东西我要是不想让它离开,它就不会走,直到你羽化,它才会消失。”

“你现在告诉我不怕我自裁?”三青嘲讽道。曲清阮轻笑道:“你试试?”婉转动听的声音带着点点嘲讽的语气,反而显得妩丨媚。

三青面色一沉:“你竟如此厉害?一道印记还可以控制人的生死。”曲清阮淡淡道:“这可不是普通的印记。怎样,这下可以乖乖做我的随从了吧?”

三青纵使再不愿意,但现如今生死掌控在她的手里也只好答应:“除了答应还有别的路?”“没有,走吧。那我们去神界。”曲清阮道。

三青问道:“为什么去神界?”曲清阮蹙了蹙秀眉,道:“一,以后我做什么你无须过问,二,你要唤我主人。虽然我不是拘于这些的人,但是万一露出马脚,那我也有点麻烦。”

“知道了,主人。”三青别扭的唤出这个称呼。曲清阮点了点头,旋即摘下自己的幕篱,露出一张祸水级别的脸,一双殷红色的眸子格外吸引人,眉心还有一个诡异的印记,一头墨色的秀发如瀑布般随意披散于身后。

三青见此不由得呆了呆:“怎么觉得你不像神反而像妖?尤其是眉心处的印记。”曲清阮淡漠的瞥了他一眼:“这眉心处的印记若是没有,那便不是曲清阮了。”

“听着,在神界千万不能评论邪界,尤其是你这种随从级别。然后有几个人你在单独遇见他们时必须躲,他们分别是辰翊将军,苏凛、墨彻两位上神,其中有没有未曾见过的?若有我便幻化虚影让你瞧瞧。”曲清阮面带严肃道。

三青眼中闪过诧异:“你说的这三人我都知道,实力很强,不过他们不认识我,我为何要躲?”

《一曲凤鸣》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午夜)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曲清阮,白唏)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午夜)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一曲凤鸣》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曲清阮,白唏),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一曲凤鸣

作者:午夜类型:宅斗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午夜)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曲清阮,白唏)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午夜)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一曲凤鸣》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曲清阮,白唏),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