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七年相思终是伤》七年相思终是伤小说 第十九章 溺水 七年相思终是伤大叔受

《七年相思终是伤》七年相思终是伤小说 第十九章 溺水 七年相思终是伤大叔受

发布时间:2020-09-01 00:00:31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猫雪儿 状态:已完结

《七年相思终是伤》是猫雪儿写的一本短篇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七年相思终是伤》精彩章节节选: 俞伯良迷迷糊糊之间,在海边的私家车内睡着了。 夜色如墨,隐约之间他看到一个女人站在海边,朝着他招手。 他努力的想睁眼看清那个女人

《七年相思终是伤》 免费试读


俞伯良迷迷糊糊之间,在海边的私家车内睡着了。

夜色如墨,隐约之间他看到一个女人站在海边,朝着他招手。

他努力的想睁眼看清那个女人,眼前却被一片白色的雾气所笼罩,他张了张干渴起皮的嘴唇,不确定的叫了一声:“莎莎?”

女人没有任何回应,她身上穿着一套白色的连衣裙,被海风吹得飘起来。

俞伯良记得,他们结婚的时候,谷莎莎穿了一套一摸一样的裙子。

她赤着脚,一步一步的走向大海,海水漫过她的脚裸,浸湿她的白裙子,她却丝毫不在意。

“不,莎莎快回来!”俞伯良焦急的在后面嘶声竭力的喊着,可走在前面的女人依然没有回头。

天边渐渐染上血红的颜色,女人背对着他,一直往前走。

等到海水攀上她的腰肢时,她回过头,脸上露出清澈的笑意,一如俞伯良初见谷莎莎时的清纯模样。

“良哥,你说我像乞丐,你说得对,这些年我像个乞丐一样,乞讨你的怜爱!”

“可惜五年的婚姻,你对我只有厌恶,我终究是高估了自己!”

“我现在放你自由,也放过我自己!”

俞伯良觉得喉咙深处卡了一根鱼刺,他怔怔的望着谷莎莎的脸。

穿着白裙子的谷莎莎闭上眼,向后倒去,任由海水将她浸湿,脸上还挂着释怀的笑容。

“不!”

俞伯良拼了命似的冲向海中,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抱起瘦弱的她,仿佛抱起了自己的全世界。

在他怀里的谷莎莎,虚弱的半睁着眼,她瞧见俞伯良为自己担忧的模样,费力的伸出手摸了摸俞伯良的脸颊。

“再也不见!”

说完这句话,谷莎莎就变成一片一片的碎片,随着海风飘散。

俞伯良惊慌失措的像个孩子,他慌乱的去抓那些星星点点的碎片,它们却朝着更远的地方飘去,

他失望的低下头,看到倒映在海水中一张早已满是泪痕的脸,俞伯良脚一滑,整个人倒在了海水里。

今天凌晨的海水真凉,似乎要凉到人的心里去。

“莎莎,海里太孤独了,我这就去陪你!”

俞伯良闭上眼,没有丝毫挣扎,海水灌入他的鼻腔,进入他的肺部,在他浑身的血液似乎都要冻结之时,他看到了谷莎莎笑靥如花的脸。

“对不起,让你等久了!”

初冬的阳光照在海面上,似乎为海面勾勒出一个金色的边。

岸边似乎有人不断的尖叫着什么。

海中的俞伯良什么也听不清,他想,若是生命终结在这里也好,至少他终于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了!

莎莎,你承诺的生生世世,一定要等我!

《七年相思终是伤》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猫雪儿)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莎莎,温子)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猫雪儿)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七年相思终是伤》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莎莎,温子),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七年相思终是伤

作者:猫雪儿类型:短篇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猫雪儿)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莎莎,温子)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猫雪儿)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七年相思终是伤》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莎莎,温子),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