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重生神妃已上任》冷王神妃 131不下来一起洗 重生神妃已上任大叔受

《重生神妃已上任》冷王神妃 131不下来一起洗 重生神妃已上任大叔受

发布时间:2020-09-18 16:10:06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
小说作者:头好疼要吃药 状态:已完结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头好疼要吃药原创小说《重生神妃已上任》,主角是凉洛,蔺蕴施,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凉洛一醒来的时候,龙帝宸已经不在了,她也没当回事;反正那妖孽不在,她落得清闲。 别说,看到那妖孽她真的没什么好心情。 他不在最好

《重生神妃已上任》 免费试读


凉洛一醒来的时候,龙帝宸已经不在了,她也没当回事;反正那妖孽不在,她落得清闲。

别说,看到那妖孽她真的没什么好心情。

他不在最好,最好永远别出现在她面前。

不过,这样的假设只能想想而已,目前实现不了的。

只是瞧着这已然快要黑下去的天色,凉洛一脸色瞬间就难看了;因为夜晚的来临,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她再清楚不过。

既来之则安之,多想无意。

想着睡过去的时候已经天亮了,眼下这天色,她是睡了一整个白日;只是奇异的是,她竟然不觉得身体有任何的不适,甚至可以说是神清气爽。

凉洛一不可置信的动了动自己早上还酸疼的手臂,见毫无不适感;然后又动了动自己酸疼的双腿,只是那腿感觉比平日里还要矫健,别说不适应了,她觉得就是现在让她站起来翻几座大山都是没问题的。

不过身体以这样让她惊奇且惊喜的速度恢复,她可不认为是她睡着了之后,那妖孽对她做了什么;不过,也可以说跟那个妖孽有关,毕竟她体内那不同寻常的内力心法,是那个妖孽教的蛮。

而且她隐约觉得还跟她体内的龙灵珠有关系,虽然那颗珠子被封印了,但是她觉得强身健体,然后快速恢复正常的功效还是有的。

不然,仅凭体内那薄弱的内力支撑,她觉得还是不足够的。

这样想着,凉洛一觉得想要接触体内的封印应该还是有别的办法的。

凉洛一想,她真的要找找办法解除那颗珠子的封印才是,封印解除灵力释放,以她如今观察来看,谁灭了谁,还真不一定呢。

只要一想到能将那妖孽有机会给灭了,凉洛一觉得白日里阴霾的心情,这会瞬间就好转了起来。

瞧了眼这一身的狼狈,还有昨夜打斗时沾染的满身满手的血迹,凉洛一拿了套干净的衣衫就往后院的温泉池走了过去。

只是让凉洛一没想到的是,她后院的温泉池里竟然有人。

几乎不用特意看,凉洛一也知道泡在那池子里的人是谁。

能无形中就散发出那强大的迫人的气场,可不就是龙帝宸那妖孽。

凉洛一咬了咬牙,没好气的瞪着泡在池子里,胳膊搭在壁岸上,头颅搁在胳膊上的绝艳男人,只是一个背影而已,就已然让人瞧的神魂颠倒。

凉洛一忍不住啐了口,真是个货真价实的妖孽。

一个大男人没事长的祸国殃民的,真不是个好事。

只是看他泡着这么安逸,又想到自己昨夜的狼狈跟疲惫,凉洛一眸子微转,里面一闪而过的晶亮与狡黠,等着吧……

身后的动静,龙帝宸岂会察觉不到,其实早在园外有气息传过来的时候,他便知晓是她,不然他以为她会进来的这般顺利;不由得就促狭了句:“不下来一起洗?”

凉洛一往外走的步伐,在听到龙帝宸那么闲悠悠的一句,一个趔趄,差点没将自己摔死;嘴角也抽动的厉害,这还是那个清心寡欲的男人说出来的话么?

恶狠狠的回眸瞪了那个男人一眼,凉洛一没好气的道:“本姑娘嫌脏。”

只是不瞪还好,那不经意的一眼瞪,凉洛一瞬间就屏住了呼吸。

《重生神妃已上任》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头好疼要吃药)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凉洛,蔺蕴施)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头好疼要吃药)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重生神妃已上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凉洛,蔺蕴施),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重生神妃已上任

作者:头好疼要吃药类型:玄幻言情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头好疼要吃药)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凉洛,蔺蕴施)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头好疼要吃药)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重生神妃已上任》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凉洛,蔺蕴施),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