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撩夫成瘾:裴少宠妻力爆棚!》重生之军嫂撩夫成瘾 第23章 怎么变得罪魁祸首好像是她一样? 撩夫成瘾:裴少宠妻力爆棚!清水文

《撩夫成瘾:裴少宠妻力爆棚!》重生之军嫂撩夫成瘾 第23章 怎么变得罪魁祸首好像是她一样? 撩夫成瘾:裴少宠妻力爆棚!清水文

发布时间:2019-08-22 00:12:40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月兆溪 状态:已完结

火爆新书《撩夫成瘾:裴少宠妻力爆棚!》是月兆溪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裴尚浅,裴知琛,书中主要讲述了: 付沁慢悠悠开口,可是却字字珠玑,一下打到了裴沫沫的软肋。 她的脸刷白,讪笑着,“你说的很有道理,我是应该继续下去,允儿我没事。”

《撩夫成瘾:裴少宠妻力爆棚!》 免费试读


付沁慢悠悠开口,可是却字字珠玑,一下打到了裴沫沫的软肋。

她的脸刷白,讪笑着,“你说的很有道理,我是应该继续下去,允儿我没事。”

??

付沁一脸懵逼,明明是她自己说的没事,怎么现在反倒弄的好像罪魁祸首是她一样?

周围的窃窃私语声越来越响,全都在说付沁咄咄逼人,不知道怜香惜玉。

说的付沁的倔脾气也上来了,今天她裴沫沫不演完,她倒还真不让她走了。

裴尚浅站在一旁,看着付沁为自己出头,心里很是感激。

“浅浅。”

裴尚浅回过头,刚好看见不知什么时候走到她身边的莫染尘,“怎么了,尘?”

看着他一脸焦急,满脸又带着些许歉意的样子,她就明白他要说什么了。

心一下凉到了谷底。

“浅浅,那是你的经纪人吧,能不能让她不要为难沫沫了?”

“尘,是姐姐自己说的可以演。”怎么就变成为难了?

后一句话裴尚浅没有说出口。

“沫沫向来要强你也知道,可是现在她的身体状况实在不允许。”

呵,原来是这样。

裴尚浅只感觉莫染尘的一句话就像是一记拳头直接打到了她的心脏,让她疼的喘不过气来。

“尘,你真以为,这几十次的泼水,是演员的必修课?”

莫染尘一下愣了,他看着浑身都湿了的裴尚浅,眼里闪过一阵懊恼以及悔恨。

该死,他怎么没有发现她到现在还全身湿漉漉的。

“浅浅,我带你去换……”

“不必了,尘,你快带姐姐去医院吧。记得,别被那些无良媒体拍到些什么。”

句句带刺,甚至是带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醋意”,让莫染尘的瞳孔放大,这还是原来那个不争不抢的裴尚浅吗?

“浅浅你别多想,我和你姐姐是清白的,我一直喜欢的是……”

“尘,快点带姐姐去医院吧。而且,我已经有家室了,有些话不适宜说了。”

说罢,她阻止,开口叫住了还在那边不依不饶的付沁,“付沁,别胡闹。让姐姐去医院吧。”

付沁果真乖乖停了下来,只不过眼神里还是有些许的不尽兴。

“莫先生,快点去吧。”

“浅浅……我这是为了你好。”

裴尚浅转过身,不想再看莫染尘。

身后一片惊呼,“这个男人真的是男友力max!”

“真羡慕裴大小姐有这样的福气!”

裴尚浅没有再回头看一眼,她向前走了几步,只不过呼吸却越来越急促,眼前的视线越来越朦胧,“砰!”

她一下跌倒在了地上,整个世界天旋地转。

“浅浅!”付沁大叫一声。

本来已经走远的莫染尘脚步一顿,回眸便看见了倒在地上的裴尚浅,整个人犹豫了。

“尘,我的腿好疼。”

怀里的裴沫沫声音嗲嗲的,眼里甚至是笼起了一阵的水雾。

他看了怀里的裴沫沫,终究是一咬牙,狠狠心,抱着裴沫沫上车。

而裴尚浅虽然跌倒在了地上,可是意识却还是清晰的,她看着两人,突然笑了。

《撩夫成瘾:裴少宠妻力爆棚!》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月兆溪)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裴尚浅,裴知琛)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月兆溪)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撩夫成瘾:裴少宠妻力爆棚!》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裴尚浅,裴知琛),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撩夫成瘾:裴少宠妻力爆棚!

作者:月兆溪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月兆溪)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裴尚浅,裴知琛)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月兆溪)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撩夫成瘾:裴少宠妻力爆棚!》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裴尚浅,裴知琛),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