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相思树下相思雨》来相思树下 娘受 相思树下相思雨鬼畜

更新时间:2019-06-05 00:48:49

《相思树下相思雨》来相思树下 娘受 相思树下相思雨鬼畜 连载中

《相思树下相思雨》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昆仑明月 分类:仙侠奇缘 主角:唐茹雪,骆兄

完结小说《相思树下相思雨》是昆仑明月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唐茹雪,骆兄,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慢着!” “小凌子!” “你实在是喝得太醉了!” “看东西是不是都重影了?才会把拳头看成布?你再仔细看看!” 我甚是机灵,欺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慢着!”

“小凌子!”

“你实在是喝得太醉了!”

“看东西是不是都重影了?才会把拳头看成布?你再仔细看看!”

我甚是机灵,欺负老实人也大义凛然、振振有词,悄然地变了招,堂而皇之地在其眼皮子下逆转乾坤!吃定了他已经大醉,连站都站不稳,笃定了他这暂时的些许清明,只是摇脑袋得来的,不能持久,应该是稍纵即逝!否则,那稍清澈的眼神,不会在一刹那之后,再次变得更加迷灵朦胧!

既然是小女子,就要小性子到底!作为小女子,欺负一下直男,是人生一大乐事,何乐而不为呢?

女子,本来就可以胡搅蛮缠!嬗变、迟到、不讲道理是她们的特权!

墟神大人的爱侣幸运女神,也常常做错事,在家里耍小性子,因为,家,本来就不是讲道理的地方!只不过,每一次做错事、耍小性子之后,幸运女神都会祭出杀手锏,说:“我知道错了!师傅,你现在可以来哄哄我了!”没错,和我师祖晴瑶和那一任天虞上仙是师徒一样,他们也是的!

直男小凌子闻听我言,猛得摇了摇脑袋,又揉了揉眼睛,果然,那个布不见了!我出的是个拳头,力克他出的剪刀!只是这家伙太直太耿,不可置信道:“怎么可能?我方才明明看到的是布啊!”

这家伙求助地看向冷眼旁观的潇潇和唐茹雪,想要让这两位做目击证人,给他一点自信,证明自己没有看错,他似是十分笃定方才那一刹那暂时的清明,只是因为自己是个君子,以为别人也是,断然不会耍奸使诈,不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可他做梦也想不到,我不是君子,是小女子!

一直冷眼旁观的唐茹雪冷冷地道:“你的确输了!”

一向正直的潇潇,也很肯定道:“想是你看花眼了!”

我带着几分醉意,用小拳拳锤了他一下,得意地嘻嘻笑道:“我就说嘛,你看花眼了!你早就说过,自己看东西都是重影的!呵呵,小凌子,玩这种小游戏娱情助兴而已,耍赖可不是君子之风!”

直男小凌子闻言,郑重点头,十分痛苦地猛拍了一下额头,站稳之后黯然叹道:“都怪为兄赌艺不精!落了下乘!酒量也不佳,强自撑着,看东西模糊的紧!差点冤枉了贤弟!真是该罚,该罚!”

言毕,自罚一大杯!随即抱拳向我赔了礼,秉承君子之风,坦然爽快地道:“骆兄那一掌不能少!”

我甚是大度地挥了挥袖,笑道:“罢了!游戏而已!助助酒兴,输与嬴又有什么要紧的!小凌子你何必当真!酒场失意,情场必定得意,此谓之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小弟却是万世孤鸾的命!在这酒桌上难得侥幸得意一下而已!既是兄弟,亲如手足,打在你身,痛在我心!我怎会真的打你!”

这番话说出口,不仅令我对自己佩服不已、刮目相看,小凌子闻言,亦十分敬服,向我抱拳,膜拜道:“骆兄当真好见识!你我相见如故!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真是相见恨晚!佩服,佩服!”

我闻言,顿觉脸色发烧,自己都不好意思了!见小凌子逞能还要再喝,囔着“酒逢知己千杯少!”“今日你我一醉方休!”没说完便呕吐不止,只得连忙招呼小二,给了不少的天币,劳烦叫几个人过来打扫,为这家伙熬了醒酒汤,送到后面的客栈里,派人告知其父去与朋友切磋功法去了。

实是因为,小凌子这副猪头模样,又已经大醉,不宜回家!我已命酒楼伙计为其在脸上擦拭了潇潇给的活血化瘀的伤药,待其酒醒之后,便可恢复如初,恐怕,都想不起来曾经被我打成猪头过。

潇潇与唐茹雪自然知道,我将这位直男打成猪头,除了赚便宜,还有原因就是,这家伙太耿直,当着女扮男装的我们,口口声声地贬低女子。还有,潇潇和唐茹雪百般推辞不肯吃酒,被其开玩笑说像是娘们,虽然,潇潇和唐茹雪本就是女子,但用这个词无疑表露了其对女子的轻蔑和鄙夷。

这就叫我不高兴了!决意趁机替潇潇和唐茹雪以及天下女子出口气!也叫他知道女子不是好惹的!

在黑暗时代,曾有句谚语,叫做“阎王好惹,小鬼难缠!”同理,宁犯君子,也不要惹小女子!因为,后者们很小心眼、喜欢记仇,讨厌“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更加倾向于立时使之遭受惩戒。

而且,比如我,做了这样的好事,回到住处十分淡然。第二日,面对酒醒后,登门前来谢过我的细心安排,同时,表达对我那些言论的敬服,越发将我引以为人生唯一知己的小凌子,处之泰然!

我依旧一身潇洒的公子服,轻击折扇在心里嘻嘻笑道:“你好,猪肉兄!小小惩戒,不成敬意!既然你忘了,咱们就都烂在肚子里吧!”明里,却抱拳谦逊热情地道:“哪里!哪里!拙见而已!”

小凌子愈发折服、相形见绌,收了折扇惭愧地叹息道:“当真越是高人,越是低调谦逊!这让为兄甚是惭愧,忝为兄长!年长你的几岁全都活在猪身上了!与骆兄相处,当真是我人生一大幸事!”

听闻这位直男,分明是我结拜的兄长,不称呼我为小弟,而是一口一个“骆兄”,依旧不伦不类。

我自不必客气,依旧称呼其为“小凌子”,谦逊道:“哪里!哪里!今日晴空万里,清风袭人,正是咱们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好时候!不瞒小凌子你说,小弟是头一次来天界,那些天宫和仙府,做梦都想去游览一下!听说,坐那天帝的宝座,要收五十个天币,小弟已经准备好多时!不知,小凌子你今日可有时间,能否继昨日未尽之雅兴,带小弟游览一下天宫,花钱做一回天帝,指点一下江山、挥斥一下方遒,回头之后,也好常常讽刺、挖苦自己,去天宫做了一回那俗得不能再俗的天帝,也好感知一下,坐那宝座其实没有什么!硬邦邦的,作茧自缚,实在划不来得紧!”

小凌子再次被我精妙的言论折服,听得满脸都绽放出精彩的神情,折扇击掌道:“骆兄真是个妙人啊!为兄怎么就没想过,去做一回俗得不能再俗的天帝呢!幸而雪夜大师那边的拍卖分为三天,每日限量拍卖丹药,听说,叫做饥渴营销什么劳什子!咱们闲来无事,不妨再去游逛上它两天!”

当下,小凌子不由分说,热情洋溢地再尽地主之宜,叫来了两辆镶金嵌玉,分别有八匹龙马拉行的豪华车撵,与我同乘一辆,女扮男装的潇潇、唐茹雪,带着香香、小柠檬、灵兽小饕乘坐一辆。

自我居住的天界最大的,即小凌子家的拍卖场的,贵宾暂住区,拐向天界赫赫有名的朱雀大街,直奔成为了名胜古迹的天宫而去!一路上,直男小凌子,依旧在向我取笑后面潇潇、唐茹雪像是女子,一点都没有男子气概,两个大男人抱着小狗、小精灵,当真是滑稽可笑!与我站在男子的立场上,大言不惭地取笑天下女子的胆小、怯弱,头发长见识短,刁蛮无礼!敢情,苦头没吃够!

我嘻嘻应和着,不由得斜蔑了这个直男!我记得,有种口红,叫做“直男斩”,不过,我与唐茹雪崇尚素服素颜,不用口红。智慧如我,早就知道,任何口红,在直男眼中,都是差不多的红色!

任何口红,都不能够斩获直男的心!因为,在男子看来,女子用任何口红,都不如不用!用了,只会是减分项!爱口红的女子,全部是直女!完全不明白男子的心意,好比直男完全不了解女子。

知彼知己者,方能够无往不利!嘻嘻,我唇角一牵,不妨做一回“直男斩”,“斩”这直男一回!

精彩评论:

转 反套路非攻略非主流虐渣。十章一世界。女主(唐茹雪,骆兄)宁幼薇武力碾压,简单粗暴,脑回路清奇,心性通透,小幽默,苏爽。只前后涉及的原灵异世界也很有意思,女主(唐茹雪,骆兄)智斗人武斗鬼。快穿设定星际直播但没影响,如用恐吓痛苦把渣男继母改造成24孝好家人,符咒控制丧尸清除异能建立和谐基地,驱使女鬼织布。关于cp:原世界医治韩王残腿后回家侍奉父母;中期冒出疑似强男主(唐茹雪,骆兄)九重,前世今生神君轮回什么的,最后九重被送入轮回,很喜欢女主(唐茹雪,骆兄)对所谓前世的态度和处理;即使孩子心性的系统喜欢女主(唐茹雪,骆兄)也应该算无cp。此文略涉及但又神奇地避开我不喜欢的套路雷点,比如直播前世今生什么的,粮草。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