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缠骨柔情,婚姻不是儿戏》缠骨柔情 父子文 缠骨柔情,婚姻不是儿戏免费试读

更新时间:2019-06-11 07:13:57

《缠骨柔情,婚姻不是儿戏》缠骨柔情 父子文 缠骨柔情,婚姻不是儿戏免费试读 连载中

《缠骨柔情,婚姻不是儿戏》

来源: 作者:正月十二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霍妍妍,秦玉明

主角叫霍妍妍,秦玉明的小说是《缠骨柔情,婚姻不是儿戏》,它的作者是正月十二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霍妍妍:…… 看着霍沂源消失在金鼎办公大楼的身影,她在车里狠狠跺脚。 前排司机疑惑地扭头看,见霍妍妍的举动想要阻止,却被霍妍妍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霍妍妍:……

看着霍沂源消失在金鼎办公大楼的身影,她在车里狠狠跺脚。

前排司机疑惑地扭头看,见霍妍妍的举动想要阻止,却被霍妍妍狠狠怒了一眼。司机吓得慌忙转回头,佯装一脸无辜地看正前方。

“你,过来!”

刚刚这司机一转头,霍妍妍发现竟然是个帅哥,更重要的是她这会灵机一动想在司机身上打探一下自己的哥哥的情况,勾勾手指她示意司机过来。

被招换的司机愣了一下,从后视镜里看到霍妍妍伸出来的两根手指头,他怎么觉得那么像唤小狗,闭目,他选择无视。

“喂,喊你呢?”忍耐力达到底限,霍妍妍爆发。

小伙子皱皱眉头转身,一脸无辜道:“小姐,有什么吩咐?”

“我问你,你叫什么名字?”觉得自己“喂喂”地喊人不礼貌,霍妍妍开口问道。

“方集!”

“方集?”霍妍妍挑眉,若有所思重复,想到自己待会想从这个方集嘴里套出自家哥哥的行程,又卖萌甜笑夸道:“呵……这名字挺好听的。”

“好听!”方集眉梢飞扬,暗思还是自己起的名字靠谱,爸妈给的叫“方程”的名字弱爆了。

见前排司机飞扬的眉梢,霍妍妍觉得拍马屁的火候差不多了,转入正题道:“方集,我哥经常加班吗?”

“你是说总裁?”

“嗯!”霍妍妍点头。

“不是经常,是常常。总裁回国这段时间几乎都是在公司度过的,除了新婚那几天。”方集说完,挑眉看后视镜里的霍妍妍。

“什么?那我哥不休息吗?他这样会把身体弄垮的,他……”听到自家哥哥没日没夜的工作,霍妍妍真着急,推开车门她就准备往下走。

“他在找一个叫陆婉芸的女孩,据说这个公司里有个主管知道陆婉芸的去向。”

刚刚无意间好像听到霍妍妍在车里给人打电话叫对方“婉芸姐。”方集没事准备诈诈。

其实他完全是恶作剧,可是没想到他刚刚说完这句话,已经一只脚踩到地面的霍妍妍“嚯”地一下坐回了车里。

“小司机,我告诉你,管好你自己的嘴巴,要是让我知道你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小心我赶你滚蛋。”

瞬间由淑女变成母夜叉,霍妍妍气势汹汹地冲方集威胁。

方集:“女人善变果然如此。”

心底吐糟着,他乖乖冲着后视镜的位置点点头。

“这还差不多。好了,你下班了!现在可以走了!”威胁达到效果,霍妍妍摆摆手示意方集离开,自己拉开车门下车。

“你不是要吃东西吗?”见霍妍妍要离开,方集蹙眉转头提醒,他接到的命令可是带这个女人吃东西后,安全送回别墅。

“不吃了,我要上去找我哥。”

从小霍妍妍和霍沂源的感情很深,这会听说霍沂源天天待在公司加班,她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

“不是已经订好餐厅了吗?”方集蹙眉,话脱口而出。

“你、你偷听我说话,你……管你事吗?”

霍妍妍的小宇宙又爆发了,呆萌小淑女瞬间变成了小辣椒。

看到暴跳如雷的霍妍妍,方集好看的桃花眼蹙蹙,不紧不慢开口:“小姐,总裁是让我带你吃饭,送你回去的。”

“那又怎么样?”霍妍妍狂怒,挑衅问。

“所以……”方集说着挑眉看霍妍妍,发现她不为所动后接着开口道:“其实小姐想让总裁回去也不是没有办法,你只要把那位‘婉芸姐’的消息告诉总裁就可以了,据我说知……”

“你威胁我!”霍妍妍眼神里的怒火更旺了,她没想到自己竟然被威胁了,还是他们家一个司机。美眸瞪着方集那张棱角分明的俊颜,她眼睛里都快喷出火来了。

“不是,我……我只是心疼总裁,他真的找了那位姑娘很久,他很痴情,他……”

“好了,我去吃饭还不行。”自家哥哥钟情陆婉芸,霍妍妍当然知道了,但是……但是爱情是两情相悦的事情,陆婉芸现在有丈夫和儿子,已经有了新的家庭。

如果、如果自家哥哥找到她,陆婉芸不跟霍沂源回来,霍沂源伤心;可是若陆婉芸跟霍沂源回来,那凯宝怎么办?自己的哥哥能够接受一个别人的孩子吗?

霍妍妍知道陆婉芸是自己哥哥的初恋,也是这辈子唯一的恋人,她……反正现在她还没有想到好的解决方法,所以她不想这件事情夸夸戳穿。拉开副驾驶座的门,她恼火地坐了进去,把门“砰”地一声关上。

“那个女人对你很重要,比总裁都重要吗?”霍妍妍这个举动,倒让方集愣了,原本他真的打算把这个消息告诉霍沂源的。

“对,很重要。所以你必须闭嘴,我哥问你什么都别说。”

凯宝刚刚手术,要是自己哥哥知道凯宝是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生的孩子,霍妍妍真怕自己哥哥中止对陆婉芸的所有援助。对于凯宝,霍妍妍喜欢坏了,她坚决不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

霍妍妍认真的态度,让方集一愣,一秒钟后他郑重点头。这些事情本来就跟自己没关系,方集没打算插手,况且刚刚他隐隐约约还听到里面牵扯到一个孩子。做好自己的工作,开好自己的车,别的他不打算多管,发动车子,奢华的越野车消失在夜色中。

金鼎集团公关部主管办公室里,秦玉明正站在办公桌前着急地解释着什么?办公桌后坐着神色严肃的霍沂源,侧旁俯首站着安林。

此刻办公室里的景象像极了古代的县官审判。秦玉明是罪犯,霍沂源是县令,另一侧安林是衙役或师爷。

“霍总,我真的想不起了,帝都的电话,我手机里怎么可能有帝都的电话,我……霍总,我真的不知道。”秦玉明快哭了。

上了一天班,原本以为可以早早回家休息,却没想到被安林堵到了办公室里,安林堵自己就行了,这突然霍沂源也来了,还莫名其妙地问自己手机上那个帝都的来电是谁的,秦玉明头大,他是真不知道是谁的了,好不好!

这两天被安林二十四小时监视,被霍沂源不定时地逼供,他处于崩溃边缘,所以真的真的不知道,更何况安林看着他也让电话打过去了,那边无人接听,这、这真不是他的错。

“霍总,你放我回家吧!我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这号码你刚也拨了,那边不是没人接吗?那说不定是一个公用电话那……更或许……”

“叮铃铃……”秦玉明的话刚刚说到这里,放在办公桌上的秦玉明的手机响起了清脆的铃声。

“总裁,是刚那个电话打过来的。”快速敏捷的安林拿到手机看后,欣喜说道。

“给秦主管接。”霍沂源浓眉紧蹙,神色冷然了几分。

“我、我、我接就接。”被逼急了,秦玉明也有些火了,恼怒地夺过手机,放到耳边接通。接通后原本带着要骂人的暴躁,却在听到里面干净纯真的一句“爸爸”后,彻底歇菜了。

“凯、凯、凯宝!”听着手机里传来的稚嫩声音,秦玉明才想起前一天凯宝给自己打电话的事情,他脑门上的汗开始一层层地冒。

“爸爸,我是凯宝。我好想你呀!我刚刚做完手术,妈妈说我的病已经完全好了,再过一段时间就可以去上幼儿园了。凯宝好开心呀!”

“真的,凯宝!真乖!爸爸还忙着,你先好好休息啊!等爸爸请假去看你。”

“嗯嗯,爸爸,你要快点来呀!”听到秦玉明说去看他,电话里的凯宝异常兴奋。

“我,啊、啊……”可是听到电话里再度传来“爸爸”的称呼,秦玉明却为难了,他不是凯宝的爸爸呀!就算真的请假去看凯宝,凯宝见到的也只能是叔叔,想到这个他有些愧疚。不过也因为这个他刚刚还有惊慌失措的心突然淡定了。

电话中他和凯宝一直是以父子相称的,简单说他就是冒充的另一个人,所以……挂断电话,秦玉明赔笑着迎上霍沂源幽深的目光。

“怎么解释?”隔着大大的办公桌,霍沂源附身逼近秦玉明逼问。

“对不起总裁,我忘了这个小家伙,他是昨天给我打过电话,我……一时没想起来。”秦玉明说着心虚地低下了头。

“你儿子?”刚刚隔着电话扩音,霍沂源清清楚楚听到那小孩叫秦玉明儿子,他蹙眉疑惑问,据他所知秦玉明未婚,也正因为这个他盯秦玉明盯的特别紧。

“不、不、不,不是我儿子,我还未婚。”

听到霍沂源说凯宝是他儿子,秦玉明慌忙摆手。

“那他……”

“这孩子是单亲家庭,一直向她妈妈问他爸爸,所以我就冒充一下。”秦玉明说到这里,发现霍沂源突然深蹙了眉头来看自己,慌忙接着解释道:“其实人家有爸爸的,他爸爸在国外。”

“那为什么他自己不打?”

“这个、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无聊地霍沂源接口问了一句,问完却觉得自己有些八卦,抬步从秦玉明的办公桌后起身跨步离开了。

一个小孩打来的电话,那么这个人肯定不是陆婉芸了,对于这一点,霍沂源丝毫都没有怀疑。从秦玉明办公室里走出来,霍沂源的心情非常差,刚刚以为有希望了,却不想线索又一次断了。

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正月十二)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霍妍妍,秦玉明)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正月十二)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缠骨柔情,婚姻不是儿戏》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霍妍妍,秦玉明),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